沉默是爱

    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

                   ——冰心
自我记事起,父亲很少有笑容,很少言语。农闲时,蹲在门口的大柳树下,望着远方,一支又一支地吸着旱烟。
母亲去世后,父亲更冷若冰霜,沉默寡言,我开始埋怨父亲,和他越来越疏远。
那一年,当我拿到高校录取通知书,兴奋地冲进大门,“爸爸,我被录取了。”正在用红柳编箩筐的父亲迟钝地抬起头,嘴角向上翘了一下,又低下头专心地干他的活。好似一盆凉水当头泼来,为了这一天,我奋力拼搏,多少不眠之夜,多少心酸,父亲你懂吗?我寻思着准备质问父亲,忽然,看见他用黝黑的粗手拭去古铜色脸上的两行泪,“学费多少?”“一千”,父亲点点头继续干活。那一夜,我听见父亲长吁短叹,愧疚一直困扰着我。
父亲为我的学费发愁,母亲看病借了一屁股债,最后人财两空,生活更加拮据。初三刚毕业的妹妹自动辍学,用她幼小的肩帮父亲撑着这个家,成全我的梦。那时我自以为是,认为这一切是应该的。
第二天,父亲一大早就骑着自行车走了,太阳快落山才进门,吃饭时自言自语:“还差五百”。“爸,你借钱去了?”我问。“对,爸昨晚愁得一夜没睡,给你凑学费!”妹补了一句。“霞,明天早起,跟爸卖西红柿去。”父亲终于对我说了一句。
启明星刚刚升起,父亲领我们摘西红柿。当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父亲安顿好妹妹弟弟,拉着一架子车西红柿去其他村子卖。
路上,父亲告诉我,集市行情不好,卖不上价,不如走乡串户,即卖钱又换粮食。
每到一个村子,父亲扯着嗓子喊:“卖西红柿,一斤两毛”。男女老少从各自家门出来同父亲讨价还价,父亲很执拗,不降一分钱,还说:“我家种的大红西红柿,品种好,味甜,再降我连本都收不回!”相互争执半天,还是依了父亲,但卖得很慢!这也是我听见父亲一生中说的最多的话。
中午时分,七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放一个鸡蛋都能蒸熟!没有一丝风,看家狗趴在树下吐着红舌头,喘着气,懒得睁眼。我们在一棵大树下乘凉,汗水从父亲黝黑的脸上滚落,湿透散发汗渍味的衣衫。
父亲从背包里掏出干粮,取出水壶递给口干舌燥的我,“吃完眯一会,下午去另一个村子。”
父亲咬几口干馍,喝几口水靠着架子车,拉着如雷的鼾声!
下午又转了几个村子,直至月上树梢才卖完,虽然很累很困很饿,但父亲摸着鼓起来的钱袋子和多半麻袋粮食,嘴角又上翘了一下,还哼了两句不着调的秦腔。看着月光下疲惫不堪的父亲,我的眼眶湿润了。
转眼开学,一大早父亲将我的行李包重新整理,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凑的学费塞进包中间,拉上链子,满意地点点头。
当我坐上车远行时,父亲忽然追着车跑,好像要说什么。看见我招手,又停了下来,呆呆地目送着远去的班车。父亲那双粗糙的让人心疼的手不停地抹着泪,我的心酸痛。渐渐的父亲模糊的身影像个路标,慢慢远去了。
为了不让父亲太辛苦,大学里我勤工俭学,发奋读书挣奖学金,总梦想着让父亲过上好日子。
大四那年,父亲因车祸永远离开了我们,那天满天飞雪覆盖茫茫群山,覆盖了父亲的新冢,也封冻了我的心。
父亲走了,永远沉默不语,我才读懂沉默背后却是厚重深沉的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