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带父亲去北京

    对于五十年代出生的父亲来说,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天安门看毛主席,见一眼周总理。他说,两位伟人在的时候没能见到他们,他们不在了,到北京、到天津瞻仰一下他们的遗容,看看他们的蜡像也好。这个愿望我一定要帮他实现,于是我决定带着父亲去北京。

那一年到了北京,我们首先参观了军事博物馆。父亲神情复杂而凝重。他摸着那些简陋笨重粗糙的武器对我说,当时我们的国家很贫穷,这些粗糙笨重的武器是共产党毛主席用智慧获得的。我看见父亲在看“军民一家亲”那座高大塑像的时候,在看毛主席和朱总司令那简单的“坐骑”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我可能无法理解父亲那一代人对共产党的感情,对毛主席的感情。父亲说,中国共产党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解放了中国,没有他们的流血牺牲,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你能理解小米加步枪的厉害吗?你们现在随便开的轿车都比毛主席的车强多了,他老人家现在要是活着该多好啊。
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们就去看望了敬爱的毛主席。
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排着队,看见很多人,各种年龄层次,身着不同服装,最后都以一种队形有序地走进毛主席纪念堂。这些和我们一样早起的人不约而同地来到天安门广场,来到毛主席纪念堂,都是为了一睹伟人真容。父亲手捧鲜花走了过来,递给我一束,我真佩服这样的父亲,理解父亲的心情,在我还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能想到买一束花过来。我看见父亲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跟在我的后面,有秩序地挪动着脚步,走进纪念堂。
所有的人,不管文化程度如何,不管曾经有多么顽劣,不管是干什么工作的,不管属于哪个民族,走进纪念堂的那一刻,都怀着一颗激动的心,一颗敬仰的心,一颗真诚的心,大家都属于中华这个大民族,都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最崇高的敬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献上鲜花,深深地鞠躬,然后徐徐走过毛主席的身旁。偌大的纪念堂每天不知道要进来出去多少人,但是里面保持着洁净,保持着肃静,保持着大敬。看见毛主席伟岸的身躯平静地躺在那里,毛主席,我们爱您!全国人民爱您!我平生第一次在心里这么真诚地说,此时父亲的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短短不到1分钟的时间,我们就不舍地离开了毛主席。只听见父亲说,太短了,时间太短了,我想多待一会儿,再多给我一些时间多好,遗憾啊!我安慰着父亲说,知足吧,全国13亿人,每人给1分钟,你算算得多少年啊,够奢侈的了,来到北京,为这一分钟很值得的,这比黄金还贵重的1分钟呢,一辈子最幸福的1分钟呢。听着我叨叨叨说个不停,父亲才罢了念想。
天津与北京临近,为了圆父亲的另一个梦,我便带父亲去看望了周总理。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是园林式“工”字形建筑,外檐镶嵌花岗石,这种色彩朴素淡雅的外形不由使人想到他们的一生。他们一直把天津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是因为他俩的青少年时期都是在天津度过,并且在那里相知相爱,在那里播撒了革命的种子,清贫、无私、奉献、无畏、睿智、果断、博爱,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了。
进馆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周总理的蜡像合影,我真佩服蜡像的塑造者,只需一口气,他老人家就能说话了。有那么一位细心的大夫把周总理在医院掉了的头发一根根收起来,塑蜡像的时候用上了,所以蜡像的头发有三分之一是周总理的真发,身上的中山装也是他生前所穿,周总理的眉眼、血管、手臂和脸面的老人斑真实清晰,虽带着久病后的面色暗淡,但不乏智慧的神情和棱角分明的脸庞。大家纷纷按照次序与周总理合影,我和父亲一起跟周总理合了影,站在总理的身后,真的用心潮澎湃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我看见父亲也是满脸的严肃。
照完相我们就上了二楼,听管理人员讲解周总理的事迹。父亲突然问,我们这个相片能不能分成我和他分别和周总理照的。我只顾了听管理人员悲怆的声音,听伟人不断创造革命奇迹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满脑子都是对周总理的深情和爱戴;只顾了感受周总理超越常人甚至超越精神的伟大人格,只顾了从心里流出热泪。当感觉有人递给我纸巾的时候,我才看见是父亲,他手里已经拿着一张他本人和总理的合影了,他是乘我们观展的空子自己下去又和周总理照了一张相,我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因为我分明看见,父亲眼里全是泪花。
不到一小时的时间,我们就从馆里出来了,心却一下子出不来,情绪也出不来。谁要是不珍惜现在的生活,谁要是不热爱我们的国家,谁就不配做中国人,在车上,有人这么讲,所有人都默默地点头。父亲一直手捧着和周总理的相片,抚摸着,沉思着。一车的人都安静地坐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说不上为什么,之前不认识的每一个人却意外地有了一种亲切感。
现在,父亲常常拿出他和周总理的合影对他的朋友和村里的人讲起北京,讲起毛主席,讲起天安门。父亲说,我这次去北京、天津最大的收获,就是看见了毛主席,跟周总理合了影,这辈子就知足了。我说,我最大的幸福,就是这辈子能带您去北京去天津,我也知足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