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之妻

    那天我在飞机上看了一部非常惊悚的电影《Mother》,看得我揪心揪肺。

故事发生在乡间的一所大宅中,哈维尔·巴登饰演的诗人和詹妮弗·劳伦斯饰演的妻子在这间宅子里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个身患绝症却异常神秘的医生带着他对诗人的崇拜闯入这间大屋,从此陌生人的入侵正式开始,并且络绎不绝,从未间断,诗人和妻子的生活连表面上的平静也无法维持了……
电影本身就是一出寓言,隐喻与象征的集合,但是我脆弱的神经还是被惊骇到了,被本体喻体的叠加而吓到了。
影片的观赏过程是极其痛苦不堪的历程。堂而皇之的入侵者与女人的无助,撩拨着我忍耐的底线;男人的自私与骄傲、虚荣与狂热,助力着暴力的发展乃至最后的混乱与失控,这些都是本体。而喻体可以看作一种狂热的宗教信仰,一种侵略,一种被强奸的民意,一种精神控制……总之是一种足以荼毒人性的东西。
我不想从大处着眼,从丰富的喻体着眼来评价这部戏,反而想从很微薄的我的观感下的人物本体开始体会人性。
这部电影没有一个情节是无效的,无时无刻不给观众带来一种危机感,你永远预测不到下一个情节会是什么,每一幕都是探险,从没有安全感,提心吊胆,为女主人紧紧捏着一把汗,一直就是这种状态。那如血眼般渗血的地毯上的破洞,那下水道的一团血肉,还有男主人手里的结晶体,都是一种寓言体。可以说,这部戏折磨到了我。
这部戏令我心中大骇,心情久久难以平复的同时,也令我想起来另一个可怜的女人——谢烨。
那是另一场毁灭。
被诗人顾城杀害的妻子谢烨,她用生命书写了这样一句凄惨的诗——我对你的爱,都变成了那把锋利的斧头。最后,你用它杀死了我。
无论是电影里面那个诗人的妻子,还是现实版的诗人顾城的妻子谢烨,无一不向世人昭告这样盲目地崇拜与爱的弊端。爱不能没有自我,不能失去自我,否则就是陷入沼泽,越挣扎,越沦陷。作为女主人的詹妮弗·劳伦斯在电影里的角色更多的是女人的生殖属性,而无论是感情还是家庭她都无法掌控。地板下的漏洞暗示二人关系中不为人知的秘密,开始只是一个伤口,为了感情的安稳谁也没有深究,甚至女主人用一块地毯盖住那个渗血的破洞,可是那仿佛是一只洞晓一切的血眼,横在两人中间,泣血。女主人每次想到心里都是一阵惊疑不定。直到有一天,深挖进去才发现内有乾坤。
原来,你以为你深刻了解的人,其实根本不是那个样子;原来,你以为你握在手心里的生活,其实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电影非常荒诞和魔幻,很难用好看或不好看来形容这部电影,只是我被惊到了。
转回头再看顾城,他有首诗这样写过: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窗,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而谢烨写给母亲的信这样说:
我是真心想让人都快活的,我从来让人愉快。
我毫无怨言,给他们(顾城和情人李英)洗衣做饭。
我们在小岛上开启了三人其乐融融的生活。
……
这样的顾城,写诗的顾城,挥舞斧头的顾城。
这样的谢烨,死于诗人之斧。
被自己的爱或者说信仰杀死,该是怎样的沉痛与血腥!
这绝对是人类社会里面最悲剧的死法。一如这电影最后,女主人之死。
我从来不认为这是个体的偏执,我以为这是异曲同工,是无底线的善良与忍耐妥协的劫难。
人一旦对人对事产生类似宗教信仰一般的狂热与牺牲的时候,兴许是很可怕的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