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外公 棱角峥嵘的模样

    “老夫大发狂,针砭土霸王;纵遭满门祸,党性理应当”。在纪念建党97周年之际,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外公熊尔纯的一首小诗《无题》,正是这首诗引导我打小就向往共产党,坚信共产党,在大学时加入共产党。

记忆中的外公很模糊了,只记得他很消瘦、一副棱角峥嵘的模样。外公是1925年参加革命的,曾任武汉武昌区团委书记、重庆市团委书记,与熊复、熊寿祺等人共事过。因病,1932年返乡参加地下活动,任职邻水县九龙小学校长;1939年,约请熊复作词、贺绿汀谱曲的《校歌》,至今仍在传唱。新中国成立后,曾在粮食科、民政科、县人大、县政协任职。
说句实话,小时候的我很惧怕外公。他对儿孙辈要求极高,经常检查我们的学业,他很严肃,很少看到他笑。记得有一年,他生病了,还催促我去读书的情景:他用拐杖击打着地面,喊我们去读书;拐杖声很响,我很害怕打到我的身上。当朗朗读书声响起,外公就安静了下来。外公还说,人要走正道,要跟着党走。
由于外公古板、党性强,在工作中得罪过不少人,曾下放五七干校劳动,《无题》就撰写于那个时段。母亲说过,外公做财会工作时,每一分钱都不允许出错;家里人也从来没有因外公的原因得到照顾;要求舅舅、姨妈认真工作;帮助过很多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家风严谨,使得儿子辈、孙子辈都很有出息,舅舅、表哥表姐们都纷纷考上了大学,成长为教授、老师、公务员……没有一人走歪门邪道。
那时的我还很不懂事,也很虚荣,认为外公是个大官,常常向别人介绍自己时说:“我叫许兵,是熊尔纯的外孙。”外公是1989年走的,当时的我才13岁。在整理外公遗物的时候,我读到了《无题》……或许,入党的种子就是那时在我心头萌芽。
转眼间,我已经入党20年了。20年来,我无时无刻不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个人连续7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当然在工作中,也曾有过懈怠和迷茫……每当我懈怠迷茫时,我脑海里就出现了消瘦、棱角峥嵘的外公,他在看着我,他激励着我。
记忆中外公棱角峥嵘的模样,是我学习的楷模和标杆,是我前行的导航灯。新时代、新征程,外公,在您的家风指引下,重孙辈们也努力学习,勤奋工作,积极申请入党——相信现在的您会更开心地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