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麦香

  白云深处,有我热恋的故乡。当微曛的风吹过,丰收的田野里,涌动着金色的麦浪。太阳的口红擦过麦芒,稔熟的麦香,在天地间弥散着诱人的芬芳。
大地,袒露着她宽阔的胸膛,任骄阳炙烤得滚烫。谁?焦灼地站在田塍上,手搭凉篷瞭望?
故乡的麦客,披着风雨的衣裳,可还在城市的边缘流浪?是都市的霓虹灯太亮,迷离了你回家的方向?还是要把发酵的乡音,在他乡慢慢酝酿?
异乡的米粒几度穿肠,怎么也比不上故里麦面的清香。柏油混凝土的马路如此宽敞,总不如瓜垄菜畦间,青叶嫩芽醉人的芬芳。
光阴的梭子穿过大街小巷,密密匝匝,斜织着乡愁的网。灯火阑珊处,谁?给你奢下三分明月的温良,茫茫人海中,谁?不把粒粒皆辛苦的情愫深藏。
风吹麦浪,吹过那些老去的时光。三五成群的麦客子,一路奔忙。汗珠虽在金色的草帽沿下流淌,欢快的小唱,却在黄土高原上久久飘荡。白羊肚手巾搭在肩上,让锋利的镰刀,去收获着心中的期望。
一垅一行,三亩一垧。讲好了价钱,提上茶水,背上干粮,咱们大战麦场。
“羊将军搬动了石将军,打破了罐州城,逃跑了汤元帅,活捉了饭大人。”
稀奇古怪的轶闻趣事互相喧讲,爽朗的笑声在时空里回荡。
不经意的几个雨点,落在光脊梁上,粗犷的信天游又开始起唱:
“天上的毛雨子下大了,谁家的女娃娃她想嫁了。”
又一阵笑声穿过山梁。“老汉给咱来一段秦腔。”大家嚷嚷。
“叫我唱来我呀就给你唱,唱一个尕老汉。”
“一天里么到晚,总把那个旱烟卷……”老汉竟高兴地唱了起来……
喧哗的麦穗在热烈鼓掌,古朴的民风在这片厚土上传扬。浓郁的乡情穿过岁月的苍茫,传诵着一辈辈庄稼人质朴的梦想。
六月,微曛的风吹过故乡,丰收的田野里,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风吹麦浪,吹来我的忧伤。我怅然立在田埂上,手搭凉篷远望。割麦的汉子,如今在何方?古老的歌谣,谁还能吟唱?
六月,割一茬失魂落魄的诗行,总有些泪水储蓄在眼眶。金色的草帽沿下,谁?留意你麦粒般的汗珠纷纷滚淌,故乡的麦田地里,谁?能在镰刀卷刃前窥见天光!
春种,夏锄,秋收,冬藏。生命来来往往,本来就是平凡烟火的交响。请珍惜当下的幸福时光,披星戴月心坦荡,栉风沐雨不言伤。用微笑面对生活,让阳光洒满心房。
人生如梦一场,须活得坦荡荡。别让所念人,隔在远远乡,别让所想事,结在深深肠。人世间,只有播下金色的希望,才能收获满仓的芬芳!
六月,微曛的风吹过故乡,丰收的田野里,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