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百年易俗社的魅力

    7月6日—7月11日,西安秦腔剧院易俗社应邀来白银演出。这是白银区委区政府举办的“白银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及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文艺展演月活动中的重头戏。百年易俗社再次携经典来到白银,在全民健身广场演绎经典秦腔剧目,让广大戏迷一睹百年老社的风采,过足了戏瘾。这家著名的秦腔社团有着怎样的前尘往事,它的发展现状如何?就让我们和本报记者一起走近易俗社,领略它的魅力。

《双锦衣》上演大结局

1

戏迷: 表演相当精彩,易俗社果然名不虚传

    7月8日晚7点20左右,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且越下越大,记者不由得担心,原定于今晚易俗社的表演会不会因为下雨而观众寥寥呢?当记者来到白银区全民健身广场,远远就被一阵秦腔特有的鼓乐声吸引,只见西面的凉亭下站着不少引颈观望的人们,北面的戏台前,各式雨伞把眼前围了个密密匝匝,看来这场雨丝毫没有影响戏迷看戏。市民刘大妈没打伞,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只纸箱子拆开来顶在头上,无奈纸箱子在雨水的浸泡下很快软塌塌的,她嘴里念叨:“这雨越下越大,我还是回吧!”不一会儿,刘大妈又返回来了,她的朋友笑:“怎么,舍不得这好戏?来,咱俩挤一把伞吧,一会儿还有《看女》《梁红玉》等折子戏呢!”两个好朋友挤在同一把伞下,又津津有味地看起戏来。


  家住平川区的李月是个戏迷,听说易俗社要来白银演出,今天又恰逢周日,于是开车来白银看戏,“今天演出的《三娘教子》,我可喜欢了。无论是演员的唱腔、动作,还是舞美、配乐,都堪称完美,易俗社果然名不虚传。美中不足的是这次观众席的设立离舞台太远,看不清演员的面部表情,把我急得呀……”

  7月9日晚,从景泰县赶来看戏的老王告诉记者,“我刚刚听说西安的名角在白银唱大戏,就赶紧来了,以前从没在现场看过这么高规格的戏。今晚的《双锦衣》是前场戏,相当精彩,尼姑庵里《数罗汉》这段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演员娓娓道来,边歌边舞,把二小姐遁入空门的无奈、哀婉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他表示,明晚要早早地来占个好位子,后场是大结局,一定更精彩。

 

化妆师为惠敏莉装扮


2

幕后: 忙忙碌碌只为了把戏演好

    演员们台前光鲜亮丽的一面,观众们有目共睹。然而,幕后鲜为人知的一面,却很少有人能看得到。当记者来到幕后,只见一只只印有“西安秦腔剧院有限责任公司”的大箱子、高柜子一字摆在墙边,里面装着演员们表演所需的一切家当。舞台的后面,比我们想象的稍显拥挤、杂乱:化妆间、服装间、道具间都容纳在50多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若是在乡村,舞台条件更为简陋,演员们只能在昏暗狭窄的幕后将就了。


  剧团的专业演员,除了主演外,化妆都是自己动手。

  戏剧化妆,分外打底、铺红、描眉等步骤。净角化妆比较简单,花脸化妆复杂的需要一个多小时。旦角的化妆更为复杂,分为拍底色、拍腮红、定妆、涂胭脂、画眼圈、画眉毛、画嘴唇、勒头、贴片子、梳扎、插戴头面等程序,需要两三个小时。有时候演出紧张,饿饭是常有的事,演员尹小莲告诉记者,今晚,她在折子戏《看女》中扮演儿媳,没来得及吃晚饭,演出结束后将随便对付一口。当记者问她,辛苦不辛苦,她笑称:“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已经让自己习惯了,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辛苦,秦腔演员也是一样的。”记者了解到,由于旦角演员的勒头、贴片子、梳扎、插戴头面比较复杂,这些化妆步骤都是在化妆师郝婷婷的帮助下完成的,每次演出前,化妆师是后台最忙碌的人之一,她根据演员的上场次序、演员扮演的角色,帮助每个演员化好妆。道具老师赵小亮根据演出剧目的需要,有条不紊地为演员们准备各类道具,帽巾、盔头、翎子,整整齐齐地摆在柜子上。

  演员们根据戏的进展,在幕后忙碌着,有的化妆,有的穿上戏服、戴好一切行头从容上场,有的在候场时热热嗓子、轻声地唱唱戏词,比划比划动作……一切都为了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出来,把戏唱好。

演员韩利霞在带头饰


3

惠敏莉: 谈一谈易俗社的看家戏

  9日中午1点20分,彩排刚刚结束,西安秦腔剧院副总经理、易俗社社长、国家一级演员惠敏莉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惠敏莉告诉记者,9日、10日为白银观众献上的《双锦衣》是易俗社的看家戏,曾多次复排。全剧分上下两本,演出共5个多小时。剧作者吕南仲是易俗社创始人之一。该剧以《宋史纪事本末》所载的张邦昌僭逆而编写,1920年9月首演。1924年7月文学巨匠鲁迅先生在西北大学讲学期间观看了易俗社《双锦衣》等戏,欣然提笔写下了“古调独弹”四个大字,并与十多位教授学者联名制匾相送。这是一台注重高台教化、寓教于乐的标准戏曲范本。剧中饱含浓郁的中国传统思想,传递了惩恶扬善、正义战胜邪恶的主题,热情讴歌吴给、王善及宗泽等人赤胆忠心、一心报国的家国情怀,有力地鞭挞了蒋氏父子等人见利忘义、残害无辜的丑恶行径。从表演上看,这部剧行当齐全,仅有名有姓的角色就超过了四十人,加上龙套、配角,演员总数相当庞大。不仅如此,剧目角色设置体现了双线条艺术:双小生、双小旦、双丑角、双须生,有文有武,囊括了宋代社会的众生相,让观众过足戏瘾。
  惠社长说,除了《双锦衣》以外,易俗社还有《三滴血》《软玉屏》《龙凤呈祥》等多个上下本大戏,这些都是本社的镇社之宝,这些戏均为海纳百川的社会戏,故事丰富、阵容强大,很好地表现了戏剧雅俗共赏的特点,具有春风化物、润物无声的教化作用,深受老百姓的认可。她表示:“希望我们社每次来白银都能够把优秀的、各种各样的戏奉献给懂戏、爱戏的白银观众。”
  在谈到对白银戏迷的感受时,惠社长说,白银的戏迷特别会看戏,经过长期的秦腔艺术的熏陶,他们有着较高的艺术鉴赏水平和良好的风尚,能够很好地感受秦腔之美,他们在台下时而安静,时而掌声四起。观众的认可就是演员最大的动力。
  惠社长还告诉记者,易俗社除了平常的演出活动外,还开展业务培训、排演符合新时代要求的现代戏、复排经典老戏。其中新戏《柳河湾的新娘》《易俗社》《白鹿原》等深受观众朋友们的喜爱。现在已有五六十本本戏,五十多个折子戏。
  惠社长还透露,目前,易俗社的新戏《李白长安行》正在精雕细琢之中,将为大家展示诗仙李白的长安往事和盛唐气象。

描眉画眼


4

陈超武: 易俗社是世界艺坛三大古老剧社之一

    易俗社业务副社长、国家一级演员陈超武介绍说,易俗社有着百年的悠久历史,它与莫斯科大剧院、英国皇家剧院并称为世界艺坛三大古老剧社。1912年,同盟会会员李桐轩、孙仁玉等以“改良社会、启迪民智”为己任,以戏曲为手段,在“移风易俗”的宗旨下,创办了易俗社。易俗社契合了那个时代的国情,积极发挥了秦腔的教化功能,易俗社的先贤作为文化人自觉发挥了他们的责任和担当,引领了秦腔的发展。在当时,就自编、自导、自演了80多个剧目,其中有不少与时政紧密结合的现实主义作品,如《新女子顶嘴》,反对妇女缠足,反映出当时新妇女反对封建礼教、争取自身解放的进取精神,比如《山河破碎》《还我河山》等宣扬爱国主义,还有反对虐待奴婢的《软玉屏》等。自此,秦腔不再是一门单纯的艺术,而是起到了辅助社会教育的作用,在历史的岁月中闪亮着它的光芒。

  易俗社的百年历史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不同时期的易俗社均创造了针砭时弊、移风易俗、引导民众的好作品。
  陈社长说,如今,易俗社作为西安秦腔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的演出分公司,凭借曲江文化旅游的大舞台,优势凸显,活力大增。目前,易俗社的演出和排练主要是定向的公益演出、小剧场的惠民演出和商业演出。易俗社整个团队有100多人,分为:演员队、乐队、舞美队、资料展陈馆四个部门。

候场的演员们


5

韩利霞: 努力做好秦腔的传承

    易俗社国家一级演员韩利霞告诉记者,作为秦腔人,她甘愿为秦腔的发展、传承,发挥自己的绵薄之力。经过自己30多年的不懈追求,她得到了上至专家,下至戏迷的认可和喜欢,深感欣慰,但始终觉得,秦腔要学的东西很多,在“秦腔”这所大学里,她永远是个“小学生”。对秦腔,她是骨子里热爱,认为,演员要静下心来搞艺术,一门心思研究角色。在她看来,哪个戏都好,再小的角色都应当用心做好每个动作,唱好每句唱词,越是配角,越需要用心去演,因为配角的语言少、戏少,更要用心把人物演出来,把戏贯穿起来,这对演员的功力是一个挑战。在谈到传承时,她说,她没有专门收徒弟,但只要有人愿意学,她就认真教。不管是专业剧团,还是秦腔自乐班,甚至是戏迷,谁来学戏都欢迎。她表示自己一边学习,一边传承,在秦腔这门艺术之路上不断努力,把这门传统技艺发展好,传承好。

6

田博:困难和机遇并存

    易俗社分公司行政副社长、国家二级演员田博在谈到秦腔艺术的不足之处时说,武戏近年来的发展并不景气。地方戏对武戏不重视,对武戏演员的保护和重视也不够,加之剧目少、演出少,不少武戏演员已改行。当初和自己一起分到易俗社的10位武戏演员,到目前还从事武戏的只剩一两个。在秦腔里面,武戏少不了,过去社里有两个演出团队参加送戏下乡活动,身为武戏演员的他由于练功扎实、能力过硬,成了香饽饽,两个演出队抢着要。现在武戏演员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首先,武戏演员常常面临受伤的困扰,可以说唱武戏的浑身都是伤。就拿自己来说吧,他当学员的时候就因练功把胳膊、腿摔折过,2006年排大型武戏《雁荡山》的时候,又把左腿上的大筋摔断了。武戏演员太难、太辛苦,没人愿意干;其次,在相关政策保障方面,武戏演员受伤后没有什么保险,职称评定难度也很大。这导致年轻武戏演员缺少练功的积极性,还有些演员因为怕练功时受伤而减少练功,这些对武戏的发展非常不利。田社长认为,把秦腔推向市场,让演员通过唱戏养活自己是不可能的,要让秦腔等戏曲茁壮起来、蓬勃起来,就要靠国家养。他表示,令人高兴的是,近年来,在国家一系列相关政策的引领和保障下,秦腔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据悉,有关专家指出,戏曲是我们的文化符号,它的繁盛与否关系到捍卫文化主权的问题,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养戏于国家”不是说全靠政府拨款来养戏,而是政府要担起首要责任。振兴秦腔等戏曲艺术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制定切实有效的措施,激励民众自觉参与,建立合作共赢的互动机制,经过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一定能取得显著成效,我国特有的这一艺术瑰宝也一定能长久地流传下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