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幸福关山的大峡谷

      关山是幸福的,关山人民是幸福的。红艳艳的百合花被摄影家拍成大片让很多人千万遍地欣赏,洁白的百合也在著名作家马步升先生的文字里闪现留存,所以说关山的百合也是幸福的,如同甘南的羊一样在阿信老师等人的作品中被世界所知。

  美意与美气的百合,让关山变得浪漫。还有乡上举办的广场舞大赛及百合花香艺术节,让关山及关山的百合美名远扬。
  关山美名远扬的极多,百合之外还有红蒜和玫瑰,还有家家户户都种植百合的传统和特色,使得关山的所有里,百合是名片是标签!
  抱龙山、神树岘、凤凰岭滑雪场之外,还有关山大峡谷,让关山成为名副其实的避暑天堂。
  对于六月的关山大峡谷,对于在阴雨天里去探寻关山大峡谷的,记忆与惊喜,初见与欢喜,失去与寻找的行走里,美好在延续。
  因为夫君的心在关山乡,我心的三分之一也在关山,所以格外关注关山,所以理所应当地参加关山乡在7月13日至15日举办的为期三天的黄河三峡首届百合花香艺术节。
  关山大峡谷在红楼村,行进在路上,风送来隐隐的玫瑰花香。穿过村庄,穿过麦田,路过散发着蒜香的地头,向着峡谷行进。
  红山白土头的独特,在天蓝云白草绿里愈加静美,鸟儿的啁啁掠过风的指尖。信步而行,一些没过膝盖的草间,蚱蜢腾跃,惊喜闪现的恰到好处。
  “蚂蚱”!同行女孩的惊叫,催生出行走的美感。
  “野兔,野兔”!摄影家因为捕捉到野兔也惊呼。
  “哪里?哪里”?疑问让遗憾衍生,动如脱兔在瞬间上演,哪里还有野兔的踪影,一步三跃入了草丛或是苞谷地。
  蝶舞蜂闹,嘤嘤嗡嗡出的恬淡,让一簇簇花草尽兴生长。顺着河滩而行,水流清浅,石子或散淡或簇拥,如繁星满天的星河,流痕洇出条条曲线,婀娜自在其间。青石为基调的泼墨画里,或是祖母绿或是暗绿,或是浅橙夹杂着墨色的流水石,皆在终结凡是路过的灵魂……
  泥沙松软,踩出的步履印痕,镌刻分分秒秒地穿过。流水多日不曾眷顾的方寸之地,干涸难免,片片层起的片泥,竟如精雕的工艺品,大小不一,多边形与椭圆形相互渗透的分割,远观似油画。
  有些隐隐的心疼,是否这些片泥如那关山山坡坡的百合,静静地生默默地长,娇艳衍生淡淡惆怅?
  在信步里,有些丝丝的忧伤,大地的隐痛在分秒之间蔓延,流水的青睐会阻止一些心伤,至少不会有不间断的片泥层起。难道美好总是会伴随一些心疼吗?不管是大地的心疼还是路人的忧伤,或是村庄与河床习惯的忧伤,都是伤,就是芝麻粒大的疼,那也是伤。
  一侧绛红色风蚀的砂石层层叠加,浅浅出岁月的刻痕。凹凸不一的形体,独立出独立,风尖酸刻薄出的印记,彰显的纯粹与原始,一览无遗。
  摄影家王思源、胡兆萱、蒲正芳如饥似渴,边拍边行。我的同事张姝,让惊呼与惊叹在河滩地漫出一幅幅剪影。汗流浃背,面红耳赤,气喘吁吁,所有疲惫折射出的必须有的动态,又成一幅动态画,印在近乎荒芜的河滩地。
  或许,抵达峡谷之前,热身运动是前奏,是为了让峡谷恰如其分地闯入视线。
  在河滩地约走走停停半小时后,目光被峡谷所锁定。层峦的山体,密密麻麻的层叠出鬼斧神工的唯美。
  块石不规则地在峡谷信马由缰,在细流中静默。风或是山水刀削斧砍的浩荡之气,铺展出空旷。不似被开发或是打造的峡谷,关山大峡谷是未出阁的女子,没有栈道,前行的路是羊倌和他的山羊踩出的,当然还有被峡谷所迷恋的行者,背着摄影器材,在山羊走过的山路上涂鸦关于峡谷的美景。一颗心被原生的美所俘获,按下快门的瞬间,咔嚓咔嚓的响声愉悦的快乐,或许是峡谷的快乐。
  天然之美在随着前行点点滴落,无丁点雕饰的美渲染着好看。是的,就是好看……
  山雨过后的峡谷,流水泛红,清浅处,云儿和山头在生长,极为安静。若不是被风儿轻轻吹皱清浅,白云一直翻卷在水中央。
  赤脚,沾水,在石块上拓出脚印的歪斜,留下永恒的瞬间。
  不熟悉的精致就是在熟悉中精致的,二十天前微雨中的崖壁,被毛毛雨洗的水嫩,似乎能在千层万叠中掐出水,诗意的浪漫,浪漫的诗意,在更替。我异想天开,若有咖啡若有音乐,又是何等的幸福?在石上静坐,看喜欢的文字,听心仪的歌曲,若再浪漫一下,带着二胡来一曲《我是关山的百合》,抿一口咖啡,继而沉浸,由着性子拉喜欢的喜欢,不受所有的纷扰,惬意与唯美的美妙,尽在不舍间。
  我在流水处静坐的想象被打断,入了峡谷,与外界自是断了联系,手机是安静的,心也是安静,灵魂也在安静与震撼中一次次地让我感动和心疼。
  落日在峡谷中随意涂鸦,山顶上的巨石落在面立的峡谷腰间,左看是梳着发髻迎风托腮而坐的女子,右看又是大鼻子的老头驾着老爷车在慢吞吞地行驶……
  欢呼声里,相机与手机轮流上阵,专业与非专业,都在光影的奇妙中留驻瞬间。
  峡谷虽无百转,但一个又一个舒缓的拐弯处,一个又一个不可复制的美景在延展。那层层的山壁和片石,追逐的美,如那一瓣瓣的百合,一层一层,层层瓣瓣,都在关山。
  流水过处,石块依稀的光亮,还有岁月的花朵,盛开在石头的骨血里。
  山羊追着细流的潺潺,也追着峡谷里草色的晶莹,留下粒粒粪蛋蛋,与草沫和浅露的草根,被一丛草挡住去路,留下干瘪。
  峡谷里的水痕,静静跟着山水的过往。暴雨或是阵雨过后,水是浑浊的,吻合着峡谷的心情。峡谷里的花草,虽与饱满无关,即使细瘦也年年守望着峡谷,戏说各自的生命。
  生活的印记总是在留存,峡谷山坡上片石所砌之上的三堵土墙,虽残缺但依旧稳稳站立,两盘石磨斜在土墙围成的空地上,磨眼完好无损。两盘石磨,相互依偎着,一天天对着天地行着注目礼。墙基之下,石砌的约三米左右深处,横着的石墙上有一人可自由出入的拱形,算是石门吧。水渠犹在,水汪着。土墙,石墙,石磨,组成的该是曾经的水磨坊。磨坊不管是榨油或是磨面或是其他,都是有迹可循的!
  忽然觉得关山人民是幸福的,契合关山乡打造“幸福关山·避暑天堂”的美好愿景。事实也证明如此。去大峡谷的路上,一截又一截的水管在焊接中,问了村民得知,是从红光村引水到红楼村做灌溉的,全长约3公里左右,是苏木沟流域的一个小型水利工程。
  西流的水,东流的水,水让关山的一切灵动和活泛了。
  听说过峡谷10公里左右,落日余晖下的峡谷别有一番美气。天色将晚,大概走了三分之一左右急急返回,怕天黑不好走走岔。
  每次的出行都留有遗憾,两次穿行关山大峡谷也是。然而,目睹关山人民在精神文化生活的富足,除了羡慕还是羡慕。摄影与歌词大赛、徒步嘉年华、露天电影、广场舞大赛、篝火晚会,还有在露天的直播的比利时与英格兰的世界杯足球赛,使得百合花香艺术节美轮美奂!
  生活如此美妙,关山如此多彩,沉稳与美好在衍生,奔小康的关山人民在关山精神中延续幸福天堂和天堂的幸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