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老屋

  夜深人静,忽然想起了老屋。思念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至,老屋,你寂寞吗?你静静地为我们守着春花秋月,而我们却远在天涯,你的寂寞谁来陪?

  白天,有太阳照着你,温暖着你。有街坊邻居急匆匆或慢悠悠的脚步从门前走过。也有贪玩的小孩,踮起脚,隔着墙,往院子里扔块石头或者树枝,惊动惊动你。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呼啸而过,你也许不寂寞。

  有月亮的晚上,月亮沉默,你也沉默,月亮懂你,温柔的清辉安慰着你。可是,月有阴晴圆缺,无月的夜晚你又怎样过?四周漆黑,没有声音,太寂静了,你的恐惧谁来抚慰?

  让人魂牵梦绕的老屋,锁着父母曾经辛劳的身影,锁着我的童真,锁着我们的欢乐时光,也锁着难泯的亲情。多年里老屋与我们融在一起,分享着我们生活的乐趣,记录着我们的以往。

  炎炎的夏日里,在明亮窗前,在你的腹地、老屋的院落里,我们姊妹坐在方桌前,有时仰望着飘逸在蓝天上的白云,有时读着我们喜爱的课文,爸爸斜靠在椅子上,抽着旱烟,短暂的休息,虽然疲惫,但满脸慈爱地看着我们。

  院落里生机盎然,墙边的花圃里大丽花盛开,争奇斗艳,月季娇艳,姹紫嫣红,蜂儿蝶儿舞动着,点缀着老屋的夏天。妈妈的篮子里早已盛满了鲜嫩的菜蔬,那紫皮的茄子,顶花带刺的黄瓜,还有长长的豇豆,这可是老屋院落里纯绿色的农产品啊。

  那只芦花大公鸡在“咕咕”地召唤着她的太太和孩子们。当学习累了,姊妹们在院落里撒欢戏耍,在果实累累的菜田里捉着虫儿。甚至调皮的小弟弟把一只小虫放在大弟弟的脖子里,惊得他原地跳了三尺高。

  冬天里我们围着火炉烤洋芋,或者把生的黄豆,花生放在炉盘周围烤熟了吃。火炉上的水壶吱吱地冒着热气。街坊邻居和父母坐在大炕上,谈论着家长里短。满屋子除了笑声还是笑声。夏天的傍晚,小孩们在大院子里尽情地玩着抓石子、老鹰抓小鸡、藏猫猫、丢沙包、踢毽子……大门关着,满院子的快乐。打开大门,快乐传播得很远很远。

  白雪皑皑的寒冬,玻璃上结满了霜花,那是个童话世界,让我痴迷地分辨不出那是高山还是深林,有没有王子和灰姑娘。是冬日的太阳透过窗棂融化了我的梦,是老屋里的温暖抚慰着偶尔失望的我。年夜里两盏大红灯笼高高地挂在屋檐下,照得满院通红喜庆,鞭炮声声响彻云天。厨房里爸妈忙碌着,做着一年里的盛宴,老屋里至今是否遗留着年夜饭的余香?

  那是我们姊妹相继考入大学的那段日子,只有寒暑假方能回家,长途客车还奔跑在公路上,矗立在高处的老屋早已耐不住性子,那两扇对开的绿色大门不失气派地吸引着我们的目光,屋后的几棵老槐树在风中更是飘逸招摇。爸妈盼望的思绪早已化做袅袅炊烟,老屋张开热情的双臂,等待拥抱着回家的学子。

  曾经,我们在你的怀抱里自由地成长,你为我们收藏着快乐,释放着痛苦,给了我们勇气和力量。如今的我们为了梦想来到钢筋水泥筑成的城市中,与你,渐行渐远。在各自的城市里鼓足了劲拼搏着,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虽然享受着夏有凉风,冬有暖气的舒适,做饭不用抱柴生火,按钮一转,天然气的火苗飕飕往上窜,一顿饭,很快就能做好;可是少了那种围炉而坐,或者坐在院子里边吃饭边看蓝天白云的惬意,还有鸡们狗儿来凑热闹的情趣,还有好多好多难忘的事。

  年轻时是多么向往都市里的生活,大学毕业后,我们姊妹都在城里安了家,后来也将爸妈接进城里。我们一面追求现代化的舒适,另一面却排斥冰冷的钢筋混凝土的建筑,将伴随我们多年的老屋遗弃在那里,却又时常怀恋老屋的和谐、自然、温情、质朴。多想还回到那老屋啊,打开老屋绿色的院门,走进从前的光阴,老屋陪伴着我们,把一切温馨回味。

  如今你独处那里,心无旁笃为我们坚守着家园。老屋,莫要孤独,我早已约了明月清风在夜深人静时来陪伴你,让月的清辉夜夜洒满院落,让风的柔情轻轻地抚摸你的肌肤。怕你寂寞,我约了喧嚣、包括孩子们的顽皮,天天去叨扰你,让你总会闻到喧闹的气息。还有我,还有我的牵挂在日夜伴随着你……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