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 像

  那年冬天,我去看望一位身患绝症的远房亲戚李大伯。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他是个老实人,当过兵,参加过解放战争,后来转业到一家工厂,一直干到退休。

  大伯家住在一排低矮的工棚房里,据说那还是建厂时留下来的。

  阳光柔和明亮,大伯正闭着眼,坐在门口晒太阳。这里还是几年前的样子,唯有眼前这位老人,原先硬朗的身子,已被癌症折磨得不成样子。大伯看到我,微微点头说,“你来看我,好啊,我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说罢,就闭上眼睛不作声了。

  我陪坐一旁,看大伯这个样子,竟不知如何是好。伯母看到我的窘境,就将我让进屋里。她一边倒茶一边诉说着大伯的种种倔强古板,说着就啜泣起来:“这老头呀,只会认死理,做了一辈子人,自己没享过清福我们娘儿俩也跟着遭罪。”

  我们正说着话,大伯在外面叫着,问我会不会照相。我点点头。大伯说,“那就照一张吧,给他们留着。”

  当我拿来相机,大伯已换了装,是一套洗得发白并缀满补丁的军装。大伯很精神地站着,看上去俨然是位老军人。他稍一站,又转身进屋。待他出来,真令我吃惊不小。只见他的左胸前,整整齐齐地挂着三枚军功章!我快步上前,托起那奖章细看,这是三枚铜质奖章,形状不一,其中一枚是解放军奖章,上面虽有点点斑迹,但那放射着光芒的五角星和光焰下的天安门,却依然清晰明亮,光彩夺目。此时,大伯脸上呈现出幸福自豪的神情,双眼流露出异样的光彩。他手抚奖章,像一位刚从战场上胜利归来的英雄。“功臣!功臣啊!”我不禁叹道。

  “啥功臣?”伯母说,“这老头病糊涂了,这些烂铜烂铁哪儿翻出来的?挂它做啥呀?”“这是军功章,是大伯在部队立功的奖章!”“立功?”伯母不解。“老头不是说在部队干伙夫吗,这也立功?”

  “照相吧!”大伯不耐烦了。我赶忙端起相机,面对镜头中的老人,心情很激动,手也有些发抖。我暗暗嘱咐自己,一定要照好这张相,让大伯的光辉形象永留人间。

  照完相,伯母又讲开了,“这老头呀,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几十年来,连我也不哼一声呀!”

  “我的老爸呀!”大伯那刚回家的儿子也又气又急地说:“你若将奖章朝上级领导面前一扔,你还会烧锅炉看浴室?还会住这房子?你看看,如今,它不是一堆废铁吗?”

  “你说什么?”大伯拉下了脸。“这都是我自己的事,你瞎吵什么。你们记着,我死了,别忘了让这些奖章陪着我,我是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

  不久,大伯离开了人世,面对他的遗像,我常常会产生许多联想,许多感慨。李大伯身为国家的有功之臣,他从不居功自傲,向党要官,要享受,要待遇。他的精神境界是多么的崇高。对比某些共产党员,入党是为了获取往上爬的敲门砖。为了一己私利,他们损公肥私,贪赃枉法,生活奢侈,最后从人民的公仆堕落成人民的罪人,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我们希望每个共产党都能像李大伯那样,不图名,不为利,自甘寂寞,无私奉献。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