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逝的沙枣花

  哦,那一抹沙枣花……

  当我的思念再一次回到山乡的那一片沙枣林,仿佛有缕缕馨香飘进了心田,清新宜人,芬芳甜美。那浓浓的沙枣花香就从山乡飘来,从我遥远的记忆里飘过来。

  一条临着沙河的水渠蜿蜒蛇行,水渠沿上长满了沙枣树。沙枣树随性生长,无行无矩,恣意飘洒,这是方圆数十里也难得见到的一线生命之色、希望之色。环顾四野,群峰叠嶂,山秃水瘦,这是在北方大地上司空见惯的景象,惟有这一抹沙枣树的景致,似绿色的带子,飘逸在干山枯岭的环绕里,格外得突兀显现,不管何时你只要看见了她,心情总是欣豫不已。上初中的两年,我一直走在这条渠上,来来回回,无数次地走过沙枣树下。看着沙枣树发绿到枯萎,看着沙枣花盛开到凋谢,等着沙枣由绿变红由涩变甜。每一次只要望见了那一渠蜿蜿蜒蜒的沙枣树,精神就会为之一振,我时常被感动,因她的葱茏葳蕤而亲切,因她的倔强顽强而亢奋。水渠从西向东逶迤延伸,南面是沙河,北面是大片的麦田。大渠是专门流洪水的,只有发洪水时才淌水。沙枣树长在渠的两沿土埂上,虽有些疏朗,但沙枣树高大粗壮,枝杈芜杂,密密实实,无论远望还是近观这一渠的沙枣树总是茂盛繁荣。

  沙枣花盛开在农历的四五月,年年的端午节,我们就去折沙枣花,沙枣花浮香绵长,醇厚醉人,香飘十里,远远地就闻到了空气里洋溢着浓郁的香气。门楣上插上飘香的沙枣花枝,整个院落这时候都是香的。盛一瓶水插上一束沙枣花,满屋子里顿时香气缭绕。隔天换上水,瓶中的沙枣花会开上好些天不败,那香气氤氲也就一直濡染不散,就连完全枯萎了的沙枣花枝闻起来也是留香缠绵,在春芳皆尽的初夏,沙枣花愈发的透骨生香,独占着胜日的美好。

  沙枣树最早是翠绿的,浑身枝叶都是毛茸茸的,发着亮光,渐渐地就成了黑沉沉的黛绿色,这时候枝叶稠密,遮天蔽日。开花时节的沙枣花是一嘟噜一嘟噜的,闻起来有一种特殊的芳香味,鼻子还没有凑近,香气就已经沁入肺腑。花茎细细嫩嫩,一旦折断里面翠绿的汁液会流出来。沙枣花的花茎和花朵都是能吃的,小时候我们都喜欢吃,尤其是花茎又脆又嫩,花骨朵细细碎碎,吃在嘴里有一种沙沙的清香。沙枣花开了金黄金黄的,一簇簇的小花朵,十分可爱,金灿灿的像是满天的小星星在闪烁。沙枣树的皮厚墩墩的,选一段粗细匀称的枝,用手一拧,就褪下来一截树皮筒筒,我们吹着响声互相追逐着玩。到了秋天,沙枣就熟了,黄的金黄,红的火红,有的一半儿黄一半儿红,一团团一串串,沉甸甸地垂着,把枝条都压弯了。别看北方的沙枣个儿小,吃起来又甜又沙,吃得多了有些涩,但不会伤人。沙枣从一结下就能吃了,没有成熟的沙枣翠绿翠绿,沙沙涩涩,吃多了就把嗓子眼塞住了,赶紧喝一口水就好了。那时候家里没有多的吃头,能有一捧绿沙枣也是稀罕的。尽管是涩的,还是馋人得很。沙枣结下后,是有人看管的。我们拔猪草割青草,乘着看管的老汉不在赶紧偷偷摘上一把就跑了,有时候被发现了就被追着满山遍洼的跑没地钻去,魂魄都丢了。等到地里的庄稼全都收完了,先是大麦小麦黄了,再是秋田熟了,糜子谷子收了,还有不多的油菜籽、荞麦、胡麻,都是些小秋作物,最后连洋芋、甜菜、胡萝卜一起都挖了,田里只剩下收割后的麦秆茬茬,牲口也都打开,开始放夜牲口,沙枣也就打光了,剩下一枝半爪的,孤零零在树梢梢上眨巴着眼睛,摇曳在风中。即便是到了冬季,几场大雪后,树叶完全落尽了,在高高的树梢端或许还挂着一束两束的沙枣,像珍珠似的灿然可爱,经过霜打雪浸后的沙枣愈发红艳愈发甘甜了。树下土坑坑沙窝窝里也还能捡到风吹鸟啄零星撒落的,我们从树下走过时,时常仔细捡起来吃,感觉就像在吃着什么珍品奇果。直到好多年后我见到干果店里卖着新疆的大沙枣,就想起小时候吃过的沙枣,那小小的涩涩甜甜的沙枣,红丢丢的,还是那么馋人。

  时间过去好多年了,也不知从啥时候起我就再没有走过那条路了,没有再走在沙枣树下,走过飘着沙枣花香的那条渠了。每次都是匆匆经过,远远遥望着那一渠的沙枣树,冬天她枝桠杵天,傲立在苍白寒冷的田野上;盛夏里她一身葱绿,尽管天气干旱少雨,烈日暴晒下的石子地面都是烧烫的,在干涸的沙河沿上沙枣树岿然树立起一道绿色的翠屏,挡风阻沙,也给田间劳作的人们遮阴避阳,成为山乡旱塬上一道靓丽的风景。

  沙枣树热爱着北方大地,坚贞不渝。她不畏干旱,不怕风沙,在瘠薄旱寒的北方大地上扎根,在贫壤瀚漠里生长,生机勃勃,昂扬奋发。只要有沙枣树的地方,就有芬芳十里香。或许你会蔑视沙枣树浑身的疤和刺,无形无样,比起北方谡谡白杨,婀娜垂柳,沙枣树实在是没有一点的看相。白杨树挺拔高大,俊朗鲜亮;垂柳婆娑妩媚,俏丽多情。她们可称得上是树中的伟男子和美女子,沙枣树歪七拐八,皮糟身拧,枯眉疤眼,论长相确实羞愧难当,与她们都不能比。然而,沙枣树其实是有精神有风骨的,她是把自己的品格蕴藏在不堪的外貌里,她是那种远在荒僻恶境也芬芳的树种。

  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一渠绿色的沙枣树再也不见了。农村土地承包到户后,连同地面上的树木一起分到农户,那一渠的沙枣树遭到了砍伐的厄运。再从这里经过,只见沙河沿上光秃秃的满眼沧桑荒凉,再也不见那苍劲翠绿的沙枣树。每一次我都会望向那里,默默注视着曾经生长着一渠沙枣树的沙河沿上,尽管那飘香的沙枣树早已经消逝了,还有那飘逝的沙枣花,我依然情不自禁地油然望向那里。

  沙河沿上飘香的沙枣树没有了,她又从我的心里生长出来了,几十年了沙枣树的根其实早已经深深地扎进我的心田里……

  哦,我心中的沙枣树,梦魂里的沙枣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