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山水有神韵 (散文诗)

    荞花开了


  种田花海。

  梯田顺着山势努力攀爬。

  一层层,重叠的美。重叠的眩晕。重叠的张扬。

  由低处到高处,一块块的荞麦,不约而同地绽开了花朵。

  

  荞花开了。无形的彩笔,涂抹出重重叠叠的釉彩。

  这是一种不知疲惫的堆积,这是一种美的宣泄。

  

  风吹高原。

  偏远的乡村,人间的天堂。

  神在高处,布撒着最美的色彩——

  荞花开了。

  山风吹送,人间的美,在此麋集。

  芬芳的蜜汁。诗情画意的绚烂。

  蜜蜂的小舟,荡漾其间。一座喧闹的花海。一片迷人的花园。

  

  种田,种田。适合种田。

  那一波波的荞花,绽放在美人的脸庞。

  那一波波的红晕,是矜持,是羞涩,是最美的美。

  

  荞花开了。

  种田花海。

  谁若携美人常驻,谁将会长命百岁。

孔雀石

  我仅仅是路过:

  我不会带走这里山的高峻,草的恣肆,风的张扬。

  

  时光是见证者:

  巨大的深坑,像一张嘴,它要诉说什么?

  在种田,采矿者曾经爬山涉水,来到这里。他们解开大山的衣襟,露出山的肌腱,山的内脏。

  他们开挖到了什么?

  一粒铜的重量,大过人心;一块石头的坚硬,强过信念。

  他们最终还是在大山的面前,妥协,放弃,留下时光的伤疤。

  

  我仅仅是路过:

  我会带走这里的一块孔雀石。那绿,是纯粹的绿;那坚硬,是真正的坚硬。

  

  时光是健忘者。

  我拥有了一块孔雀石,就拥有了那一段采矿史。

  现在,我把它养在敞口瓶里,就等于——

  我养着一座沸腾的大海,一片寂寥的  天空。

  

  我仅仅是路过:

  我听到的历史,仅仅是传说。

  我看到的场景,仅仅是断章。

  我的述说与书写,需要的是沉淀,积累和才华。

藜麦

  这里有高山,也有平地。

  这里有常见的作物,也有我第一次见到的藜麦。

  

  一株一株,高大的植株上,绽开一串串的花穗。

  一粒一粒,饱满的麦粒上,伸出弯月似的牙尖。

  在种田,我认识了它们。我的兄弟,我的安身立命的兄弟,我爱上了他们。

  在乡间,我品尝了它们。我的胃口,我的粗茶淡饭的胃口,我喜欢上了它们。

  

  这是一种新的食材,这种号称粮食之母,她的朴素,让我有了无比亲近之感。

  这是一种聚各种营养于一身的食材,它的善美,让我有了贪婪的胃口。

  

  藜麦。藜麦。长在种田的田地里。

  “有鲜花的头饰,清风的披肩”。

  因为有你,贫瘠的种田,有了脱贫致富的希望。

  一畴畴,一块块,茂盛着这里的夏天,这里的风。

  

  藜麦。藜麦。生长在种田乡民的心里。

  喝一顿藜麦粥,就记下了种田的人。

  拍一张藜麦的照片,就忘不掉种田的山和水。

崖窑山

  山是高山。寺是小寺。

  在崖窑,我们总在低处,神总在高处。

  

  崖窑山的绝壁上,挂着小寺。自唐以来,千载岁月的淘洗,寺仍旧是寺,山仍旧是山。

  拾级而上,我们会遇到古人,遇到传说,遇到险峻的历史——

  残桓断壁,记录着沧海桑田。

  泉水潺潺,流淌着风雨烟云。

  

  “山首形如雄狮蹲踞,侧峰恰如丹凤展翅”

  狮卧凤翔,人间美景,隐于种田。这里的人,就是幸福的人。

  仙佛古洞,乾隆神钟,呈于种田,这里的山水,就是神赐的山水。

  

  立于崖壁,我们沐浴着习习凉风,我们就是神的子民。

  侧身于溪畔,我们濯洗着浑浊的身影,我们就是最清净的人。

  

  崖窑灵湫。人间造化。

  身临其境,如处仙境,美不胜收。

  来此避暑,神清气爽。

  今生不来种田,一生定是遗憾。

崖窑烽火台

  比山高的是烽火台,比烽火台高的是人。

  他们,丢掉平日的斯文,循着古人的足迹,登上烽火台。

  挥动的丝巾,是点燃的狼烟吗?

  夸张的姿势,是拼杀的重现吗?

  

  战事已歇。烽台圮废。

  狼烟远去。时光缱绻。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嘶鸣的战马,驮着英雄悠悠而去,

  留下残缺的历史,在风中寂寥着。

  

  此刻,这里只有游人的喧闹,只有荒草继续往上长着。

  只有鼠洞藏着的昏暗继续昏暗着。

  因为没有遇到一缕狼烟,

  所以我们可以安心地拍照,辨认脚下的植物。

  因为没有遇到一枚残缺的剑戟,

  所以我们可以迎着风,安静地坐下来,谈谈历史和传说。

  

  “寂寞高悬”。

  唯有圮废继续着圮废,唯有日月继续在我们的内心神圣着。

  在现在,我们会被称之为游客。

  在过去,我们一定会被称之为骁勇的战将。

  

  崖窑烽火台,你的坍塌是记忆的坍塌;你的荒废是历史的荒废。

  唯有山下的提示碑,它是新立的,它给出的时间,是可以回忆的。

  在阳光下反射出醒目的光,它在提醒我们,烽火台在高处,需要我们继续攀爬……

  引文为陈劲松老师诗句。

  注:种田乡属甘肃平川区的一个贫困山区乡镇。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