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 亲(四)

    孩提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过年。有新衣服穿,可以打雪仗,堆雪人,还有好吃的。


  大年三十,大人们是最忙的。母亲刚坐月子,什么事就只能靠父亲了。按照家乡习俗,要蒸馍馍,煮腊肉,傍晚全家人要聚在一起吃年夜饭。饭前,父亲准备了酒水和祭品,祭奠祖先。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周围,淡淡的酒气,浓浓的肉味,清清的菜香,在屋里飘散,惹得口水直往肚里咽。现在回想起那年味哟,真浓!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美好,那么纯真。

  过年走亲戚,是家乡的习俗。拜见长辈,看望亲朋,感恩师长,不论天晴下雨,不管山高路远。走亲戚从初二开始,多则三五天,少也要一天。过完初一,父亲便抱着老大回罗琼岩看望外爷外婆了。

  到外婆家,要走山路,过河沟,爬陡坡,绕山梁。山路弯弯,有的地方狭窄的只能过一个人,那路呀,天晴满地灰,雨天全是泥。来回要过5次河,最大的就数红石河了,河床很矮,河中怪石林立,只有踩在搭好的石头上过河,一遇雨季,河水大涨。过了河先是缓缓的山坡,路边的狗尾巴草已凋落了,桐子叶铺满了路面,偶尔有桐子垫在脚下,踩在上面硬硬的。过了山坡,是一条山沟,一股瀑布直流而下,打在石头上,溅起点点浪花,洒落在身上,凉凉的、冰冰的。爬陡坡是最累的,“之”字形的山路绕来绕去,虽减缓了路的坡度,但走起来仍很费劲,父亲背着礼品,抱着老大,喘着粗气,一气不歇就到了罗琼岩。

  外婆站在天井门口,满脸露出慈祥的笑容,她抱过老大,拍打着屁股,那是一种说不出,但能体会得到,对外孙特有的爱,至今深深地印刻在心里。在外婆家住了两天,临回家时,给老大打发了一元钱,一个小手帕,千叮咛万嘱咐说了好多好多话。在我的记忆中,只要去看她,临别时都要送上最美好的祝福,然后站在天井门口目送我们下山、过河。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回头一看,外婆还站在门口,那背影像一座雕像,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9

  “公公背水,公公背水”,斑鸠一大早就站在苟家山梁上的柏树上叫个不停。不一会儿,风呼啦啦地吹散了厚厚的云层,在梨树坡拐了个弯,直奔大沟里,一大片桤木林被吹得摇来摆去,有的连根拔起,拆断了刚发的嫩枝。真是“大雨欲来风满楼”呀!

  此时,父亲正在梨树坡割草,被风吹得几乎站不稳脚,他迅速背上草就往家里走。

  瞬间,瓢泼大雨从陡子岭下过来,雾沉沉、灰蒙蒙的,震撼的雨声打在树叶上啪啪响,大风吹送着豆大的雨粒,将刚出天花的玉米成片成片地按倒在地,坡上的雨水从地里和小路上直流而下,汇合在山脚下,霎时,河沟里涨满了水,浑黄浑黄的。

  父亲回到家,已经全身湿透了。“几十年都没有过这么大的雨了,这后面的日子又不好过了哟。”他喃喃自语,把草一个一个的堆放在圈墙上。这年正好是公元一九六五年。

  母亲嫁到算地坪已10年了,她含辛茹苦,已为王家添了二丁。今早,她像过去一样,挑水、推磨、煮猪食、最后煮早饭。在水井宝上挑水时遇上了大雨,全身都淋湿了,肚子隐隐作痛,一会儿,豆大的汗珠止不住地往下流。“儿子,快去喊你大大,叫他快来。”真是心灵感应,母亲话音刚落,父亲便应答。父亲将母亲扶起进屋躺下,急忙去请接生婆,来回跑了两公里路,请到家时,孩子已经来到了人间。自责、惭愧、悔恨夹杂着说不出的愧疚,涌上心头,母亲微笑着,父亲心里宽慰了许多。

  石窖里,以石为多,不成型的山坡地,大小石头遍地都是。从棕树坪往上走,笔直笔直的,抬头望不到顶。在半山腰处,石头奇特怪状,有的像人,有的像动物,最多的像鸡,据老人讲,此地产鸡血石。

  父亲有块地就在旁边。这天,他像往常一样,背了一背篓草草肥,吃力地爬行在山路上,不一会,汗水打湿了衣衫,胶鞋里装满了石土。这地,种洋芋最合适了。

  他把草草肥倒在地中央,开始整理土地,先将石头拣在一起,再挖墙脚,然后用大石头做面,小石头填充,最后在上面垫上一层土,既扩大了土地面积,又平整了土地。突然,他眼前一亮,一块石头有拳头那么大,形似小鸡,表面被泥灰遮掩,石内零星夹杂着血丝,父亲吐了几口口水,扯起衣角一抹,石头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他拿起石头,反复看了很久,觉得是个宝贝,便小心翼翼地揣在衣服袋里,扣好扣子,生怕丢了。

  初夏的太阳热辣辣的,玉米叶晒得卷成了筒,知了爬在漆树上懒洋洋地呻吟着,崖上的水香树散发着嫩香,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父亲使唤着牛,唱着牛歌,一犁犁耕耘着脚下的土地。

  牛歌分为《开圈歌》《出犁歌》《驾担歌》《驶牛歌》《解担歌》,主要用于呼唤牛儿出圈、踩沟、上犁沟、下犁沟、拐弯、回头。牛歌没有固定歌词,一般只有几个字,在各环节视情而用。遇到牛儿拉地偷懒或不听话,就会口出“滚岩的”“挨刀的”以示警告。

  父亲扶着犁把,手拿驶牛棍,高唱着《驶牛歌》:

  牛儿哎一一下来哦

  (啊)哞(呐)哞(呐吔)

  回来(啊吔)

  下来(哟哎)

  (啊啊哟)回来(啊吔)

  哞(呐啊吔)你在(哟吔)

  牛儿哎一一上来哦

  回头来哟

  下来啊

  牛儿(啊吔)回(哟呵)

  哞哞哞

  ……

10

  岁月在不觉中悄悄流失,转眼到了我上学的年龄。秋季,是一个金色的季节,更是收获的季节。红岩小学操场下那片斑竹林常年绿绿葱葱,一棵独柳已有近百年历史,树皮虽已剥落,但青春仍在,真是“林中柳枝青,枝随风抚叶,二叶相交映,满眼竞翠绿”。与意念中“河边柳色青,垂抚水中鱼,林荫道悠长,倩影相伴行”的意境形成鲜明对照。

  吃过早饭,父亲送我上学。背上书包,穿上新衣和新鞋,沿着弯弯的山路,从家出发,过岳家河,穿马桑林,越岩透矶,翻苟家梁,便能看见学校。通往校门的路上,长满了杂草,野菊开着点点星花,蜜蜂在花中飞来飞去,嗡嗡作响。土盖上的野草莓,红白相间,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七彩光线,映衬在半人高的水蒿上,翠滴欲出。

  学校很简陋。仍是用土筑墙,房顶盖石板,每堵墙中间镶嵌着两扇木窗,教室内地面凸凹不平,黑板用两块木板合拢漆黑,放在木架上,桌凳已经陈旧,有的腿脚已断。阳光从木窗中直射下来,桌凳上是一层厚厚的灰。

  先打扫卫生,再报名,然后分班(实为混合班)。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午饭都是学生从家中带来的。家境好的,烧个麦面馍馍,打个油饼子,差一点的,炒个玉米花或是煮熟的红苕、洋芋。

  中午,小朋友在一起,打篮球、踢毽子、抓纸儿、丢手帕,好不热闹。那纯真、那轻松、那开心、那简单、那自然,是多么美好啊!

  午饭后,老师敲响了斜挂在花红树上的铁板,“当当当”的声音在空旷的校园中回荡。

  “起立,敬礼。”

  老师还礼后说道,同学们,现在我们上课,请同学们跟我一起读:

  “毛主席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幼稚的童声清脆悦耳,那是充满激情的声音,也是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更是希望之声……

  父亲的木活在远近都很出名,拜了两个师傅,修缮房屋样样在行。这几天,每次放学我都要等他同路回家。

  在东家吃过晚饭,已9点过了,月亮挂在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星星在遥远的太空眨着眼睛,忽闪忽闪的。地面晚风习习,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苟家山梁上那棵柏树点着头,成熟的作物散发着浓浓的味道,蟋蟀叫着,青蛙也张开大嘴,争先恐后,“呱呱呱”地发出烦人的声音。大沟里茂密的杂木林已开始泛红,秋韵布满了山川沟壑,一片安详、一片静谧。

  父亲和我在月光下急匆匆地走着,看见路边的坟墓心里害怕极了,也会联想到许多。听见风声,又好似后面有野物在追我们,心咚咚直跳,吓得人手心里直冒汗,令人毛骨悚然。

  “今天学得啥?给我说哈!”父亲问道。“没学啥,忘了。”我回答说。

  父亲掏出一支“经济牌”纸烟,划燃火柴,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道:“人不学要落后,刀不磨要生锈,过去我们念不起书,现在你能念,就要好好念。”

  他没有发脾气,而是讲道理,给鼓励,按他后来的话就是“响鼓不用重锤”。父亲的夜谈,我时常牢记在心,鞭策着我奋力前行……

11

  刘家坪,住着十几户人,房挨房,墙连墙,错落有致,是典型的川北民居群宅。远看既有唐代碧瓦朱檐、气势恢宏之壮观,又有元代古朴雅致、技艺精湛之典雅,还有明清淡雅韵味之疏朗。房檐、座脊、斗拱、照壁、神龛、门窗精美绝伦。“五福临门”四个大字嵌在檩子上,倒挂在空中,格外显眼。四合院多用柏木或楠木建成,木结构穿斗,双檩双挂,木柱檩梁,榫卯结构,青瓦屋面,窗棂方形,雕有鸟兽花卉,什锦嵌花。坪很大,一条小溪从中穿过,灌溉着肥沃的良田。父亲给刘家修房已接近尾声了。“都用力哟,嘿呵,立排扇哟,嘿呵,抽起来哟,嘿呵。”二十多个人唱着《立扇歌》,用绳子拉着做好的排扇,东家捉来一只红公鸡,放在排扇顶头,再用红布包裹柱头,大家用力将排扇直立起来。父亲爬上排扇,揭开雕刻的龙凤图案,用木楔固定着榫头。再眯着眼吊一下墨,看是否平直,然后从排扇下来,打着支撑,将排扇固牢。东家从西屋拿出事先备好的鞭炮,摆成“福”字,用燃着的烟头点燃,霎时,鞭炮声回荡在刘家坪上空。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