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40年】 曾经的艰难都化作旅途的风景

    和老曾的邂逅,是在旅途的大巴上。

由于我中途上车,自然没想着前面的座位,上了车直奔最后一排而去,只见一个健壮的男子静静地坐在靠窗的角落里,登山鞋、牛仔裤、防晒服,一身行头是旅者的标配。我只是感到奇怪,看着他也就50出头的人,怎么头上成了“不毛之地”?带着疑问我坐在了他旁边。
汽车在白兰高速疾驶,过了兰州市后,进入兰海高速。窗外的风景不断变化着,映入眼帘的由荒山秃岭,逐渐变成满目青山。
老曾是个有故事的人,他也很健谈,一路走来,天南海北地神聊一气,给旅途平添了许多乐趣。
从闲聊中知道,老曾是靖远西滩人,今年53岁了。这次出来一行五人,包括妻子、妹妹和两个邻居,而邻居中有一位是70多岁的老人。其他四人都坐在前面,唯独老曾躲在后面的角落里,后来得知,这是他多年来出去旅游形成的习惯,而目的仅仅是为了有时候打开窗户,偷偷吸几口,过过烟瘾。
我以为老曾是哪个单位的职工,而他说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如今在西滩盖了小二楼,日子过得很舒心。平时他搞装潢,主要给住宅贴砖。现在日子过得好了,不像以前那样夜以继日地拼命挣钱。他开玩笑说,花出去的钱才算钱,所以一有时间就想着出去转转,一方面游山玩水,一方面强身健体,也算对得起自己前半生吃的苦。
说着笑着,看窗外的山山水水快速地扑向眼前,又闪向车后。老曾的谈兴越来越浓。
和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一样,我们都经过了改革开放前经济匮乏的年代。老曾家人口多,日常生活自然比别人家困难些。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初中毕业后就走向社会。由于天生的身强力壮,干苦力很快成了一把好手。刚开始在城建上干过,搬砖和灰的活少不了他,一天累死累活,但工值低,挣不了几个钱。后来又学过钢筋工、架子工,渐渐有了技术。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老曾也开始出门闯荡。为了挣钱,他去过周边好多地方,去甘南拉过木材,去平凉卖过瓜,去青海打过工……风餐露宿甚至忍饥挨饿是常有的事,尤其在白银当架子工时,眼睁睁看着工友从高空摔了下去,至今想起来心有余悸。
说到这里,老曾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他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几口,烟雾很快飘向窗外。
后来,有一段时间,老曾离开了建筑行业,转而学习修车。这期间,因为戴的帽子经常油乎乎的,引起了严重的脱发,说着,他摸摸光头,竟然笑了起来。不经意间,我刚上车时的疑惑也得到了解释。好在一切都越来越好,他继续神聊,前几年,他承包了些小工程,赚了些钱。有了钱就要花出去嘛,他笑着说。
在靖远,老曾首先组建了徒步群,平时在县城行走,有机会就组团去景区转转。近处去青海湖、九寨沟、甘南草原等地,远一些去西安、济南、杭州等地,再远些去到香港、澳门等地。他说,过去出门是为了谋生计、弄光阴,谁还有心思游山玩水,现在出门是为了看美景、寻开心,顺带锻炼身体,这种变化,真是没想到啊!
不知不觉,3个多小时的车程过去了。大巴停在了此行的第一个景区——遮阳山。只见远山青黛,近岭碧绿,草木葳蕤,流水淙淙,穿红着绿的游人兴奋地指点、谈笑、留影,给这原本幽静的山谷带来了欢乐和幸福。
恍惚间,老曾的身影融入游客中去了,我极力想辨认出他来,但又分明觉得,在这如画的风景中,人人都似老曾。过去为了生计而奔波,再好的山水都是心头的惆怅;如今为了观光而行走,沿途的风景化作由衷的喜悦。带着一种心灵的触动,我们大踏步朝着风光优美的前方迈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