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芳华

    刘贵民先生是我初三时的物理老师。时隔二十年,再次有他的消息,是在某平台交付隐私以求众筹治病。初闻十分惊愕,继而无比怆然。眼前立刻浮现出他教我们时整天意气风发、血气方刚的样子。


  初三的学生下课时已经不爱活动了,就站在教室前面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刘老师的着装永远是我们讨论的话题之一。他多半时候会白衬衣加一身藏蓝的西装,干净整洁。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裤管线,永远熨得笔直笔直的。大家便猜测刘老师一定有个十分勤快爱美的夫人,天天早起给他熨衣服。说着说着便有人打赌刘老师的裤管可以跑火车,大家便一致认同这个看法。我不止一次脑补过这样的情形:一辆微型火车在他裤管的两条轨道上欢快地行驶着,既安全又放心,你永远不用担心脱轨,因为那裤管线实在太直了!

  刘老师讲课喜欢边讲边板书。从黑板的左上角开始,一直写到右边。一行写完,再从下一行开始,写得又快又整齐。黑板快写满了,便用板擦擦了,从头开始。金色的阳光像把透明的宽阔的尺子,穿过玻璃,斜斜地搭上教室墙,又折过来射在粗糙的水泥地上。我坐在座位上,看着白色的粉尘末在金灿灿的阳光中扑簌簌地飞舞,争先恐后地落在他油光滑亮的头发上,落在他白色的衬衣领上,落在他深蓝洁净的西装上,瞬间对那身衣服充满了深深的同情。

  他叫同学起来回答问题,也总有人答不上来,他便略微失望地说:“这个也不会么?”如果有人答对了,他便满脸欢喜,用会宁普通话来一句:“这个娃儿还差不多!”土生土长的我们,听惯了土生土长的老师们用方言讲课,觉得他的“会普”也还是很不错的。

  那时候,农村孩子的学习大多放任自流,大人们基本上不管,能在课堂上好好听课都不错了。基础差的孩子便一天天跟不上。班上的几个同学相继辍学了。他们完不成作业,大清早一到校便被数学老师——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民办教师叫去,在办公室门前“站岗”。寒冬腊月,薄薄的布鞋必须站在指定的结了冰的地面——以示惩戒。一天,两天,冻得实在受不了,便逃了学。这样,他们早早地结束了学生生涯,回到和父辈一样的生活中。

  比起那些瞬间给学生布置个小地狱的老师,刘老师更喜欢抓住优点,大张旗鼓地表扬学生,恨不得天下皆知似的。虽然我们都被表扬过,但表扬多了的同学便成了众矢之的。有个同学物理学得好,作业也十分整洁,便屡屡被刘老师表扬,大家便莫名地给这个同学起了个外号“尕毛驴”。如此难听的外号毫不妨碍这个家伙在跟我们说到物理知识时矜持而得意的嘴脸。外号也就被叫得更响亮了。这可能是刘老师想不到的。

  一届届的学生风流云散,如蒲公英一样,被吹到了各个地方。没想到,刘老师居然还在农村。而“农村”这个字眼,让我又一次想起了年轻的刘老师和那些同样年轻的老师们在简陋的操场上生龙活虎打篮球的样子。正是他们,将自己的青春年华洒在乡村的大地上,让广大的乡村第一次拥有了如此多的正规师范毕业的教师,让乡村的孩子接触到了更多正规的教育,有更多的可能去看到外面的世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