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冰忆旧

    时值盛夏,热浪滚滚,暑气蒸腾,酷热难耐。棒冰,无疑是炎夏中人们祛暑消夏之佳品,尤为孩子们所喜爱。每到三伏时节,看到人们买冷饮、吃棒冰的场景,我常会情不自禁地忆起关于棒冰的那些前尘旧事来。

记忆中,小时候乡下的夏天特别热,每天天刚蒙蒙亮大人们早早就下地干活了,到了太阳升高后,烈日当空,热浪逼人,田野四围热得像蒸笼一般,人们再也耐不住烈日的烘烤,便早早收工,回家做饭。那时候没有电风扇,更没有空调,吃完午饭,大人们唯一的消暑方法便是卸下一扇门,一头搁在门槛上,然后躺在上面午睡。我们这些孩子往往没有性子睡午觉,待大人们睡熟打鼾之际便悄悄溜了出去,赤脚走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田垄阡陌间,捉知了、找蝉蜕,或者去摘桑葚吃。待大人们睡醒后,我们又悄悄潜回屋里,搬张小矮凳,坐到廊檐下,一边歇凉,一边听坐在门槛上的大人们闲聊。忽然间,“卖棒冰喽——”,一声长长的吆喝由远而近传来,只见一个人头戴草帽,肩挎一只长方形木箱,手拿一方长条形小木块,一边吆喝叫卖,一边用木块在木箱盖上敲几下。那木箱两头订有一条宽宽的帆布带,以便可以将木箱背在肩上,木箱内壁衬有厚厚一层棉絮,里面装的就是棒冰。在那烈日炎炎、酷热难当之际,能吃上一支棒冰,当时实在是至上的享受啊!
这棒冰是卖棒冰人从城里的食品公司批发来的,颜色有纯白和红褐色两种,想来分别是由白糖水和红糖水冰制而成,棒冰外面用包糖果的那种油纸包住,然后手工将包住棒冰的纸两端一扭就是成品了,每支棒冰售价三分钱。卖棒冰的人生意其实并不太好,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只是朝卖棒冰人看看而已,左邻右舍也大抵如此,除了偶尔买一次给小孩吃,大人是很少吃的。试想,一家六七口人,每人一支棒冰就得两毛多钱,那时,一个女劳力在生产队干一天活,所挣的工分也就值两三毛钱,一般的农家怎么舍得买呢?
小时候,外婆是最疼爱我的人,在盛夏最炎热的日子里,她隔三岔五就会给我买支棒冰吃。看到卖棒冰的人来了,外婆就从床头取出她那用土布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小包裹,然后一层层翻开,取出三分钱给我买一支棒冰,而她自己是从来不舍得吃的,那时少不更事的我居然一次都未曾让她自己也买一支吃,现在想来,心里除了酸楚,还有伤感……每次,我从外婆手里接过棒冰,揭掉棒冰纸,只见丝丝冷气从棒冰上袅袅升起,舔上一口,轻轻吮吸,顿感一股凉意透彻心底,转而传遍全身,只觉通体清凉,暑气顿消,快意无穷,真有说不出的舒爽和惬意啊!再看看站在一旁的外婆那慈祥的面容,慈爱的眼神,我内心泛起阵阵感激的涟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后来,我任教于一所乡村学校,有一年暑假中的某天中午,我因事路过一偏僻乡村,烈日炙烤着大地,路边的杨树都被太阳晒蔫儿了,耷拉着枝叶。忽然我隐隐约约看到前方路口处有个卖棒冰的,走近一看,原来是我的一个代课教师同事,他显然也认出了我,立刻显出不好意思的神情。那年月,做小买卖赚钱还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特别对教师而言,更是斯文扫地,严重损害师表形象,我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好在我平时与他关系尚可,他对我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打过招呼后,我与他攀谈起来。看着他晒得黑黑的,人也瘦了一圈,我问他这么热的天,为什么不在家里歇息而出来受这个罪,他说:“没办法呀,我与你们正式教师不同,假期里没有工资,出来卖棒冰是想多少弄几个小油盐钱。”我又问他赚头怎样,他说,只要每天都这么热,烈日暴晒,他一箱棒冰到下午四五点钟就能卖完,怕就怕天气突变,乌云滚滚,暴雨倾盆,那样的话没人买棒冰,他的棒冰就会融化在箱子里,不仅赚不了钱,还要赔本,这种情况他已经碰到好几次了……临别时,他再三吩咐我不要将他卖棒冰的事告诉校长,因为暑假结束后他还想到学校代课……开学了,这位代课教师来学校上班,我悄悄问他暑假卖棒冰赚了多少钱,他说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净赚了30余元,比代课12元5角的月工资高多了,说着,他笑得合不拢嘴,烈日暴晒的煎熬,天气突变的愁苦,在他脸上早已烟消云散……
如今,商场里棒冰、雪糕、冰淇淋等各种冷饮品种丰富,花色繁多,每到盛夏时节,妻子都会带上儿子去选购一大堆回家,将冰箱里塞得满满的。而我却基本不吃这些东西,一来是觉得现在的棒冰添加剂味儿太浓,口感没有儿时的纯净,二来是居家有空调,吃冷饮之类显得多余,还是喝茶悠闲自在,最主要的是,现在吃棒冰再也吃不出儿时那凉彻心底、通体舒爽的感觉。至于那卖棒冰人的身影,作为我人生阅历中的一道特殊风景,还一直珍藏在我记忆的影像中,每每想起,总是感慨万千……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