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太白披绿装

    最早记住太白山的山名,缘于它的所在地北湾镇的高崖村,因为这个村和我曾经下乡插队的高湾镇高崖村是“同名同姓”,都叫“高崖”。一般来说,在一个县的管辖范围内,完全相同的村名真还比较少见,这就使我产生了一点好奇心,并且也听说那里有一座小有名气的太白山,绿化搞得特别好,已经是郁郁葱葱,绿树成荫,就一直想着有机会去那里看看。

这不,机会说来就真的来了:今年农历七月十二,是太白山的传统文化庙会,我们陇上风情读书会的文朋诗友们受高崖村村委会和太白山管委会的邀请,去那里进行文化交流和采风活动。当我接到去太白山的通知时,心里还真有一种“心想事成”的愉悦感。
今年的雨水出奇得多,前两天还是阴雨绵绵,可到了七月十二这天,竟然是万里无云,天高气爽,绝好的一个艳阳天。天一放晴,秋老虎又在施展余威了,可一进入太白山的山门,但见山路两旁树木茂密,绿影婆娑,一股山风徐徐吹来,即刻就有一种清爽舒适的感觉。
在太白山管委会所在地的山场下车后,我随意抬头向高处一望,但见身后一座造型玲珑别致的小山上,绿茵茵的草地上点缀着零星的花朵,在茂密树荫的遮挡下,偶尔能看见红砖绿瓦、飞檐挑角的道观,在拾级而上的水泥台阶上,已有三三两两登山朝拜的善男信女。抬眼四望,这草木茂盛的太白山和方圆四周那一座座、一道道苍苍莽莽的以土黄色为主色调的山梁沟壑相比,确实有一种鹤立鸡群、一山独秀的风韵和气魄。
在我们和高崖村村委会、太白山黄河文化、诗书画研究院以及太白山管委会的各位当地朋友们进行座谈交流时,一位曾经担任过管委会会长的头发花麻、口才极好的老先生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了太白山的植树绿化工作。他说,刚开始恢复建设道观时,整个山场里只有两棵树,由于受各方面条件的限制,栽树非常困难,他们也没有怎么重视绿化工作。有一次,时任白银市副市长的王保泰先生来到太白山,就要求他们一定要抓绿化。王市长还亲自出面协调市上、县上有关部门给予太白山的绿化以极大的支持。在王市长的支持和督促下,他们才真正地把绿化工作重视起来,把绿化和道观建设看得同样重要,动员各个方面力量大搞绿化,支持绿化。经过这多少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太白山终于披上了美丽的绿装。
从这位老先生的介绍中,我们能够真实地感受到高崖村的父老乡亲们为了给太白山披上美丽的绿装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
座谈交流结束后,田成旺会长安排我们上山游览参观。这时,我们读书会的那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都扛着自己的“长枪短炮”兴致勃勃地上山了。我因走得慢,自然就落在了最后,正好和刚才在座谈会上给我们讲述有关太白山神话传说的太白山管委会第一任老会长张绍荣老先生搭伴而行。虽然张老已是85岁高龄了,但精神矍铄,身高肩宽,耳不聋,眼不花,我和他走在一起,感觉他上山的步履比我还要轻松得多。我问他能够上去吗,他说他今天已经上了一趟了,这是第二趟,我不由得对张老佩服至极。
我和张老边走边喧,因为今天到太白山上来,令我最感动、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绿化,所以我和张老喧的内容主要还是绿化。张老听我问到山上栽树的事情,他就像一位作家听到某位读者谈论他的作品一样,兴致一下子就来了。他边用手指着山上的某一个山屲边对我说,刚开始植树的时候,由于没有水,他们就在山上打水窖,利用水窖把雨水收集起来用于浇树,当时都是人从水窖里打水,提着水桶在山上上上下下地浇。由于太白山的山体是土帽石山,要在山上凿开树坑,然后填上土才能栽树,开始栽的树苗子基本上都死光了,他们又继续栽,几乎现在成活的每一棵树都经过至少两次的失败。张老告诉我,那时栽树,都是全村男女老少齐动员,有的上山栽树,有的搞服务工作,没有任何报酬,大家完全凭着对自己家乡的热爱在干活,没有人计较,也没有人抱怨。我问张老:“在绿化太白山的过程中,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张老说:“最大的困难还是缺钱,比如买树苗,到了最适合的植树季节,树苗的价格高买不起,等到价格降下来了,最佳的植树季节已经过去了,栽下的树苗成活率就很低。有的卖家把树苗放干了,包在树苗捆中间卖给我们,这样的树苗,手一折就像柴禾一样断了。”当张老说起这些往事时还显得非常生气。
张老说,近些年,当地一些成功的企业家给太白山的绿化支持很大,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都有了变化,全村人共同努力,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通过三级提灌,终于把水提到了山顶,浇水的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现在,他们的绿化工作已经完全实行科学化管理,根据气候的变化,天气热了,每隔10天浇一次水,天气凉了,每隔15至20天浇一次水,而且现在全部是滴灌,又节约水,效果又好。说到这里,张老的脸上挂满了自豪。
我和张老慢慢悠悠地行走在太白山的山间小道上,张老一边给我讲述他们绿化太白山的故事,一边如数家珍般指着那一棵棵生机勃勃、枝繁叶茂的树木,给我介绍哪棵是云杉,哪棵是油松,哪棵是侧柏……就像是在夸耀自己的儿孙一样。要不是张老介绍,有些树种我还真叫不上它们的名称。突然,我在一棵侧柏后面发现了一棵挂满绿沙枣的沙枣树,这沙枣我可是百分之百地认识,就情不自禁地近前摘了几颗塞进嘴里,张老连忙说:“这个时候的沙枣吃不成。”沙枣那涩涩的味道,一下子让我回忆起了小时候为了解馋而偷摘沙枣的情景,脑海里满是一种对青涩岁月的幸福记忆。
这天,虽然我没有和读书会的同仁们一起登临太白山顶,错过了一次登高望远的机会,但和张绍荣老先生的一顿喧,让我了解了许多高崖村的父老乡亲们在这座缺雨少土的石头山上植树的故事,使我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和启迪。在我们白银,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栽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娃娃都困难。何况他们是在一座石山上栽树,其困难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可是,勤劳的高崖人民硬是为这座干枯的石山披上了绿色的盛装,他们这种知难而进、永不言败的精神,就是愚公移山精神在新时代的体现,是父老乡亲们爱家乡、爱祖国、实现习总书记“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伟大号召的实实在在的行动,他们是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一点一滴的热血和汗水浇灌着太白山。可以断定,在我们伟大祖国的国土上,任何一座干山枯岭,只要有这样滚烫的热血和汗水浇灌,都会变成绿水青山、金山银山。所以,高崖村人民绿化荒山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的!
绿树成荫的太白山,是矗立在黄河岸边、黄土高原上颂扬高崖人民艰苦奋斗精神的一座丰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