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大地上的明长城(中)

  从喜鹊沟到花儿岔再到大浪沟,白银境内沿黄河修筑了两段长城。

  黄河从乌金峡流入白银境内再从黑山峡流出,全长258公里。在这258公里的黄河东、南岸,明朝修筑了两段长城,一段为喜鹊沟到花儿岔的裴家川长城,一段为花儿岔至大浪沟的长城。

  喜鹊沟,在今靖远县永新乡黄河南岸;而大浪沟,就是今天的乌金峡。黄河是自然形成的天堑,宽阔的水面,湍急的河流,幽深的河谷,都使蒙古人的铁骑无法逾越,河岸陡峭的崖壁更使敌人望而却步。但是,这种优势一到冬季,随着黄河结冰便不复存在。

  《读史方舆纪要》中说:“靖远去敌最近,北面滨河,遇冬冻合,一望平地千里。寇若从贺兰山后,踏冰驰踔,势如风雨,未易御也。沿河置戍,固不可缓,而徐斌水以西,旧边一带,冬防可倚也。”“雪山,在卫(靖虏卫)北百二十里。山势高峻,积雪不消,套寇入犯,往往驻牧于此。又三岔山,在卫北。又有猪肝岔,在卫东北大河南岸。成化十年(1474年),寇从此内犯。”此中的雪山,就是今天的哈思山。从以上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明代的靖远一带,冬天比现在要寒冷得多,黄河都要结冰。蒙古骑兵南下侵犯内地,就是利用了冬季黄河结冰这一条件。

  《靖远县志》中,更是充斥着蒙古人掳掠的诸多记载。正德二年(1507年),“岁杪防驰,鲁得袭我不备,从迭烈逊踏冰而南,荼毒中土。”隆庆元年(1567年),“冬十二月,宾兔由迭烈逊乘冰渡河,率轻骑二千寇白草原、郭城驿,经靖虏城西肆掠固原。”隆庆三年(1569年),“秋七月,宾兔由塔儿湾渡河,寇打拉池、蒯团山、神木山堡。”

  北虏踏冰渡河屡屡侵犯内地,沿黄河设防就成了靖虏卫的重点。看来修筑一道长城,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皇明九边考》中记载,嘉靖九年(1530年),总制王琼重新修筑秦肱所筑的“固原旧边”,“西自靖虏卫花儿岔起,东至饶阳界开堑斩崖筑墙,各因所宜。又自花儿岔起,西至兰州枣儿沟止,开堑三十四里”。

  从靖虏花儿岔(在今平川区水泉镇)到兰州枣儿沟(在今兰州市红古区),沿黄河南岸行走,距离在三百公里左右,在这么长的地段中,“开堑三十四里”,说明这段长城的墙体很少,基本上以黄河作为天然屏障,以烽火台相互连接,主要是在要害之处,筑墙挑沟,设险以守。

  这段长城,在白银境内的大致走向为:从平川区水泉镇水泉村西面的花儿岔开始,沿黄河东岸一路向南,经过黄湾、月河,进入靖远县东湾镇三合村等地,然后到达靖远县城,之后在黄河南岸一路向西,穿过乌兰镇的河靖坪、营防,最后到达平堡镇,过乌金峡(大浪沟)后进入兰州境内。在兰州的走向为:出乌金峡后到榆中县的青城镇,穿过大峡,进入皋兰县的什川镇,再向西进入榆中县来紫堡乡,横穿兰州市区后进入七里河区的小西湖、土门墩、崔家崖,再经西固区的梁家湾、新城,逆黄河而上,进入永靖县境内。这段长城,实际上就是史籍中记载的“黄河一条边墙”。

  白银境内沿黄河修筑的这段长城,多数地方是随山就崖,铲削陡峻或是挑挖壕堑,真正修筑墙体的地方并不多。这段长城筑成后,特别是明万历以后,靖远境内人口快速增加,沿黄地区垦田力度加大,成为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后来,随着人为的破坏,加上自然界的风雨剥蚀、山洪冲刷,四百多年后,这段长城的遗址多已不存。据资料记载,靖远县东湾镇的三合村境内曾有一段长城,以前保存较完整,人们习惯上叫它“边墙”。可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平田整地时,被夷为平地。但“边墙”的名字却保留了下来,遗迹上的地块叫“边墙地”“边墙壕地”,这也算是对这段长城遗迹的一种见证。

  嘉靖九年(1530年),王琼沿黄河“开堑三十四里”,并在兰州刻石“千里巨防”四十年后,是隆庆五年(1571年),总督王之诰、戴才又在今靖远北部的黄河南岸相继主持新筑了裴家川长城。

  隆庆三年(1568年)冬,靖虏卫贡生高冠在京上书兵部尚书霍思齐,他在《议设沿河堡屯要隘以省虚縻以消鲁患疏略》中写道:“今鲁酋宾兔每年冬乘冰结,剽掠白草原、郭城驿等处。”“宜于分水岭前后所在相度要隘,修筑堡屯。”“矧乱古堆、裴家川一带,土地肥饶,旧有垦田,以沃灌之地募愿耕之夫,以防冬之财为经营之费,则国不废而边陲充”。朝廷采纳了高冠的建议,隆庆五年(1571年),由总督王之诰、戴才相继主持新筑裴家川长城。

  裴家川长城从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西南跨过黄河后进入南长滩,然后向西进入靖远县境,从永新乡的喜鹊沟起,经兴隆乡大庙、营坪村,西行至双龙镇的义和、仁和、北城村,然后南下,经石门乡到平川区水泉镇水泉村的花儿岔,与之前修筑的“固原旧边”和沿黄长城相接。《皇明九边考》中记载说:“裴家川在卫(中卫)西南,接靖虏卫北境。《五边考》:“其地有腴田万顷,军民岁以寇患,不得田作。隆庆五年(公元1571年),督臣王之诰请于宁夏扯木峡旧堡河口,至五方寺塔儿湾、白草川墩,增筑边墙、墩台、大小堡寨,驻将领于此,以遏寇出入要路,并筑东西大小隘口,自是裴家川为内地。更置军营,曰永安营,军民赖之。扯木峡,即宁夏镇赤木峡也。”

  裴家川在今靖远县双龙镇永安村一带,宁夏扯木峡,就是现在的中卫市沙坡头区常乐镇下河沿,而五方寺,则是现在的景泰县五佛乡。裴家川长城筑成后,从徐斌水至花儿岔六百里旧边的军事地位开始衰落,固原镇防守的重心北移至黄河南岸裴家川长城一线,沿线增建了几十座城堡墩台。

  同花儿岔至大浪沟长城一样,裴家川长城也大部遭毁,只在靖远县双龙镇北城滩古城东面的山上留存有一段,总长大约有500米左右。今年春节过后,记者在北城滩一带探访时看到,这段长城系黄土夯筑而成,由西南向东北方向延伸,城垣已经残破,但总体轮廓清晰,最高的地段达7米,厚10米,断面夯层清晰可见,夯土层厚12—14厘米,山势奇险,易守难攻。另外,在兴隆乡黄河南岸的营坪村中,也有一段约10米长的明长城遗址,如同一位垂垂老者,满是沧桑。而在平川区水泉镇野麻村,有一个社的名字叫空心楼,该社留存有一段山险墙,在其东面不远处就是花儿岔,为“固原旧边”的终点。

  从花儿岔到大浪沟,再从喜鹊沟到花儿岔,前后修筑的两段长城最终连为一体,在靖虏卫境内沿黄河构筑了一道军事壁垒,再加上黄河的屏蔽,自此,黄河东、南的靖虏、会宁、固原等地,鲜有蒙古骑兵的劫掠。

  黄河岸边密集的城堡和烽火台,那是一座座兵营和长城的“眼睛”。

  靖虏卫境内这两段沿黄长城修成后,朝廷又在长城沿线陆续增筑了许多城堡和烽火台,形成真正意义上的长城防御体系。

  长城不是一面独立的城墙,它是由城堡、敌楼、关城、墩堡、营城、卫所、烽火台等多种防御工事共同组成的一个完整防御工程体系;明长城沿线常有“五里一墩、十里一堡”的说法,既有沿边墙的城堡,也有边墙内外纵深排列的城堡。这类城堡是在长城筑起之后,在其沿线形成的驻防戍守的军人居住的地方。

  堡,就是小城。根据相关史料记载:“堡也,小于城而大于寨,所以驻兵屯田;卫之下守御所,所之下堡,堡之下总旗,总旗之下小旗,小旗之兵,分守堡兵、操兵、屯田兵等。”堡大者,称官堡,驻百户;堡小者,称旗堡,驻总旗。实际上城堡就是各种大小不一的兵营,与长城构成掎角之势,一旦一方有急,随时可进行支援。考虑军事性作用,城堡多选择设在深沟峡谷或是高山峻岭之上,利用地形优势,只用很少的兵力,却使敌人无法进入,很好地控制了险要地段。与长城距离的远近主要依据位置、地势及是否便于屯垦等,一般间距不超过10里。城周为1—3里,开一到两个城门,有的建有瓮城,城内设有驻军的营房、校场及寺庙等,这些城堡与长城形成了紧密的唇齿关系。

  白银境内黄河长城的内侧,除迭烈逊堡、靖虏卫城和平滩堡分别早于长城修筑外,沿黄长城筑成后,按时间先后,又分别修筑了永安堡(1571年)、哈思堡(1572年)、荒草关堡(分水岭堡,1581年)、大庙堡(1583年)、陡城堡(1590年)、芦沟堡(1596年)、索桥堡(1602年)、裴家堡(1606年)和水泉堡(1612年),由于固原镇黄河防务北移至裴家川长城一线,在四十年的时间里,明朝在这一带密集修筑了十余座城堡。另外,还有按门岘三角城、杨稍沟闇门堡也修筑于明代,但具体修筑时间失载。

  迭烈逊堡是“固原旧边”、花儿岔到红枣沟长城、裴家川长城的节点,从地理空间上看,它处在这三段长城的起始点——花儿岔东南的黄河岸边,明初在此设有巡检司。其后,蒙古游牧武装常常避开设防的迭烈逊,而绕道从下游经锁黄川(今兴堡川)沿打拉池东扰,当时驻守打拉池的明军将领,感到打拉池防务吃紧,便奏请将迭烈逊巡检司移置于打拉池。成化十年(1474年),巡检司移至打拉池。到了万历初年,盘踞在黄河西面的蒙古武装又进扰不已,沿河防务趋吃紧,明军不得不在迭烈逊“巡司故址又筑堡摘兵戍守”,防守公署仍设在城堡内。明代数次修葺迭烈逊城堡,基本上是在西夏古堡的旧址上,仍为土筑,但规模有变化。《靖远县新志》记载的、留在今人记忆中的就是万历年间所筑城堡,城周三百五十步(古代一步即两脚各跨一次,一般的说法是五尺),城墙厚约一丈五六,高约三丈。城堡只有一座城门,面向南。东墙、北墙和西墙上各有一座突出的墩台,像城墙上的马面,称之为炮台。这座城堡现如今是平川区北武当的所在地,只在北面留有一点残墙,是城堡北面的墩台。

  隆庆五年(1571年),在裴家川长城修筑的同时,永安堡也同时修建。永安堡位于靖远县双龙镇永和村,该堡依地势而建,西堡墙沿西屲梁而筑,南北两面城墙依山势向下,直至平川地带连接东墙,形成西高东低的倾斜川城。堡为长方形,南北长475米,东西宽350米,占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开有两座城门,东南各一。堡墙黄土分层夯筑而成,夯层厚8~16厘米,现残存北堡墙三段,南堡墙一段,西墙完整,堡内现为民居。永安堡是长城沿线著名的边关要塞,清康熙《重纂靖远卫志》记载:“永安堡形势,黄河一束环带于前后,松雪二山拱峙左右,高峰峻岭突为险隘要地;茂林深谷允堪设伏折冲,壤接贺兰山后,边庭之动静易测……信为固靖之屏障,环庆之门也。”其险峻重要,自然不言而喻。明代后期,靖虏卫防御指挥中心又由打拉池迁至永安堡,大明在此设守备一名,中军官一员,操守官一员,军丁六百名,官兵六百名,所管墩台二十四座,隘口一十二处,有边墙五十里,无墙斩偏坡边一百余里。这段时期,包括哈思堡、大庙堡、裴家堡、乱古堆堡、索桥堡等在内的边防城堡均属永安堡管辖,可见其地位之重要。

  永安堡修筑的第二年,明朝紧接着在其西面黄河岸边又修筑了哈思堡。“哈思”二字来自蒙古语,是美玉的意思。哈思堡又叫哈思吉堡,位于今靖远县石门乡小口村的一处平台上,背河面山,西望黄河。外观呈长方形,北堡墙随石门沙河蜿蜒而筑,墙体为黄土夹砂分层夯筑而成,夯层厚度17厘米,现残存东墙体两段,长30米,其余三面无明显墙体,东面开门,残存有瓮城遗址。据《重纂靖远卫志》记载:“哈思吉堡建于明隆庆六年(1572年),扼山险,据地势筑堡,三面陡峻,是称天险。”哈思堡是防边守河的军事要隘,设操守官一名,管辖墩台13处、隘口3处,无墙边三十里。明朝都御史张佳在巡视哈思堡时曾题诗纪胜:“黯淡山城古会州,胡天双目尽高邱。春深柳色凝霜雪,日落鞭声起城楼”。明末以后,由于哈思堡西面有著名的索桥渡口,其地成为客商歇脚赴索桥渡河去河西的交通要隘,堡内店舍栉比,商贾云集,军堡演变成了一处著名的商埠。

  哈思堡筑成十年后,明万历元年(1581年),明朝又在哈思堡以南的高山峻岭中修筑了荒草关堡。荒草关堡又叫分水岭堡,位于今石门乡裴堡村,城依山势分阶建筑为南北二阶,北高南低,上下落差12米,东南建有一条东西走向的防御堡墙曰“分水岭”,延绵数百米。古城外观呈不规则椭圆形,中间内收,南北两端向西弧曲。城垣黄土夹砂夯筑而成,夯层厚度17厘米,夯层明显。《重纂靖远卫志》中说:“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兵粮道袁弘德巡阅至荒草关古堡,见分水岭堡城筑山巅,岭高风大,六月飞霜,寒冷异常,不堪居处,且取水不便。遂改建裴家沟(今裴家堡遗址),地平水便,军民称愿,岿然雪山之中,万松翳目,一栈之连,景色可观,险隘为雄,亦靖远东北之一大屏藩也。”裴家堡平面呈正方形,南北、东西各500米,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城墙黄土分层夯筑而成,夯层厚8~12厘米。北堡墙、南堡墙各存数段,西墙完整。据史书记载,裴家堡建成后,设防守官一员,统领军丁60名,火器29位杆,“西抵河口所管河边四十里,墩台四座”,是继荒草关堡城之后在石门地区建立的又一军事要隘。

  明万历三年(1583年),朝廷又修筑了大庙堡。大庙堡地处靖远县兴隆乡,北临黄河,四面环山,黄河豁山为峡,急泻东进,天堑横亘,踞地险要,古称哱啰口或北辰。大庙堡地势状似喇叭,扼守喉口,易守难攻。作为军事要塞的大庙堡,出于防守的需要,街道呈现三岔状,死胡同极多,一旦城破,打巷战实所难免,街道多叉,敌人擅入,如陷迷魂阵。万历十年(1590年),朝廷又在今平川区水泉镇修筑了陡城堡。陡城堡地势险峻,堪为军事要塞。城堡遗址尚存,为土筑。城堡左有沙河自东而来,西南入黄河;右有黄河自南而至,西北而去。城堡视野开阔,东面旱平川及河西岸三滩一带尽收眼底。陡城城堡部分城墙尚存,最高处有六米余。此堡也仅一东门,为拱形门洞,高约丈许,上有“金安堡”三字,今穹顶已不存。陡城堡“所管墩台四座,有边墙十里”。万历十六年(1596年),在今靖远县北滩镇,朝廷又筑起了一座规模庞大的芦沟堡。芦沟堡坐北向南,平面形状略呈正方形,外有护城河环绕,边长580米,占地面积约30万平方米。四面墙体保存较完整,南有一门,南门外有半圆形的瓮城,保存较好。城内原有城楼、桥楼及建筑物,今皆坍塌和毁没,地表散落较多的石块和砖瓦块。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三边总督李汶、甘肃巡抚田乐组织了松山战役,将盘踞在今景泰、古浪境内的鞑靼驱逐至贺兰山以北,第二年,组织军民修筑了“甘肃新边”。万历二十九年(1602年),朝廷在“甘肃新边”的起点——索桥东岸修筑了索桥堡。该堡墙系就地取材用红胶泥土两侧夯墙中间填土而成,夯层厚16~18厘米。索桥堡平面呈三角形,堡西墙外侧南、北两拐角各有一段围墙现已坍塌为土垄状,呈“八”字形伸至悬崖边缘,形成一不规则的围院。据《重纂靖远卫志》记载:“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始建一堡于河东,名为‘铁锁关’。门上有石碣,额曰‘索桥堡’,旁镌‘钦差靖远等处地方参将丁光宇’,故迹犹存。”堡上设防守军官,专备管理黄河上的船渡以保障交通的畅通。

  十年后的万历四十年(1612年),朝廷又在今水泉镇水泉村修筑了水泉堡。在此之前,水泉堡所在地为一哨马营,据明代吕大用所撰《建设水泉堡碑记》记载:明代万历初年,“以水泉近永安,当黄沙、红沟、锁黄川等冲,用筑哨马营,伏军五十,亦古昔守戍意。”到了万历二十九年,明军于哈思堡西十里的黄河上置索桥,水泉“北通甘凉,西达洮靖,东接固原,寻为三镇通衢”,于是水泉成了交通重镇,哨马营已无法承担防御接待任务,往来之人常常“露居野处”。万历四十年(1612年)秋,明朝“扩其旧址,崇其基势,外则崇墉峻堞,内则堂皇食庖”,次年筑成水泉堡,“所管墩台八座”。

  除密集的堡城外,在大浪沟到喜鹊沟200多公里的黄河东、南岸长城内侧,布设着更为密集的烽火台。烽火台也称烽燧、墩台、烟墩、烽台、烽堠、狼烟台等。明朝长城的烽火台,星罗棋布,墩台相望,用以传递军情,当出现敌情时,白天在台上燃烟,夜晚明火示意以传递信息,在长城沿线和关城附近均根据需要而修筑,多建于高山顶、易于瞭望的主阜和道路折转处。按照明代成化二年(1466年)的法令规定:“今边堠举放烽炮,若见敌一、二人至百余人,举放一烽一炮;五百人二烽二炮;千人以上三烽三炮;五千人以上四烽四炮;万人以上五烽五炮。”明代除夜间举火,白天放烟外,还加鸣炮,及时通知敌情。纵然于千里之外,边塞的敌情仍然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传到上级指挥机关。还可以从燃烟、炮声的多少,掌握来敌的大概之数。由于传递军情的重要性,对烽火台的管理十分严格,戍卒不得擅离职守,贻误军情。明成化二年法令中也有规定:合设烟墩,并看守堠失,务必时加提调整点。须要广积秆草,昼夜轮流看望,遇有警急,昼则举烟,夜则举火。接递通报,毋致损坏,有误军情声息。由于传报得宜克敌者,准奇功,违者处以军法。

  白银境内遗存的黄河长城沿线烽火台,数量惊人,虽然目前记者没有看到权威的统计数字,但我们顺着长城的方向,从大浪沟开始,至今能看到或了解到的烽火台主要有:靖远县平堡镇金峡峡口烽火台、阳坪烽火台、堡子山烽火台、蒋滩烽火台、金园芦宗小坪烽火台,进入乌兰镇营防村的马滩和王园烽火台、河靖照壁山烽火台、黄河铁桥桥头烽火台、转嘴山烽火台、小坪山烽火台、奶头山烽火台、烟洞沟(洞应为墩)口烽火台,接东湾镇三合长城遗址至法泉寺沟口、东湾、滋泥水烽火台,再接平川区境内的月河、李家沟、玉碗泉、陈家沟、黄湾等地烽火台,后复入靖远县石门乡的席芨水、茨滩、炭窑、坝滩、水沟园子、小口子、索桥、窎窎坡等烽火台,双龙镇北城滩烽火台,经仁和、义和长城遗址烽火台,入兴隆乡的金坪、大庙长城遗址烽火台,由永新乡的喜鹊沟出境入宁夏境。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