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故乡的水土

  一花有一花的梦想,一草有一草的梦想,一山有一山的梦想,一水有一水的梦想……梦想,是匹夫的事;梦想,是民族的事;梦想,也是国家的事。
  1969年3月的一个早晨,是我当兵的日子。第一次走出家门,听说要走大西北很远的地方,乘火车就得三至四天的时间,心里既激动又不安。我默默地安慰自己,路是自己选择的,一定要坚定地走下去。
  母亲帮我整理行装,就要出发时,我跪下向父母示礼,突然母亲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灰黄色的东西。
  “把这个装在挎包里,保佑你在外平安。”母亲说。
  “这是什么?”
  母亲讲:“这就是我们家乡的泥土和水。你走得远了,不服水土会生病的,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故乡,吃点它就不会水土不服了。”
  母亲还告诉我,这是我们中原人的传统,祖先从外地一路走来,人人都带着故乡的泥土。一点出门随身携带,一点放在祖厅,一点撒在田野里,只有故乡的水土才保佑先人在这蛮荒之地,开垦富庶之乡。
  此后,在我的记忆里,那一瓶水土永远定格在心里,参军20余年,无论走到哪里,我时常拿出来端详,总觉得那灰黄色的水土非常美丽,充满了力量。
  岁月的风尘没有隔断我对家乡水土的记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回乡探亲,看到故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还没到家门口,远远就看见原来的那口水井不见了,一条宽阔的道路直通而来,井台变成了平整的路面,那口荡漾着我儿时回忆的水井,再也看不到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家乡盖起了整齐的楼房,办起了院校。更使我欣喜的是,家乡架起了自来水管,一拧水龙头,水就哗哗流。在我的记忆里,那些水井,那些井台,曾经是我们玩耍的地方,儿时的小伙伴们围着井台疯跑、追逐、捉迷藏,跃上又蹦下,玩八路军游击队打日本鬼子的游戏。也不知偷偷往水井扔过多少小石子,探头聆听那石子落水时的叮咚声响。
  很久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怀念始终萦绕心头。一提起那些久违了的陈年往事,我的心就热乎乎的。如今我已年逾花甲,仍没有在故乡居住,但故乡的影子总是在脑海里闪现。
  故乡的水土养育了我们,使我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儿,即使漂流千万里,也充满柔情与壮怀。
  那一方水土不仅有着故乡的爱,还有父母的祝福,虽然父母已去世多年,但他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父母是一本厚厚的书,是我心中永远的丰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