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出的幸福

  夏收之后的庭院,一下子热闹了。
  一只母鸡,在院外低头,左一下,右一下,刨出一粒麦子,并不啄食,抬头咕咕咕几下叫嚷,周身开始热闹了。
  我似是不满,开始恶作剧,伸长双臂,嘘嘘几声驱赶。鸡们一点也不胆小,小乱几秒。只是挪几步,咕咕咕叫喊,最先发现麦粒的母鸡,抗议也无关,那粒金黄的麦子,早被眼尖又机灵的鸡下肚了。
  在我的恶作剧下,母鸡们跑几步,挪几步,溜达不像溜达,觅食不像觅食,叫嚷中转移目标。
  院外有草籽,有虫子,还有散落的麦粒,鸡们的三餐很是丰富。
  注目母鸡的刨食,我也双手伸展,学着刨的动作。不刨怎行呢?美味可是深藏不露的,需要动手出力,天上可不掉馅饼。
  当我学着母鸡的模样,左蹦右跳时,姥姥的喊声从麦场传来,我一下回过神,收回双臂,折身回家取木锨。
  待我举着木锨跑到麦场,免不了姥姥一些埋怨,说等我半天了,拿个木锨磨磨蹭蹭的,是去买去了还是做去了?我吐一下舌头,没敢回话。
  当我再度学着母鸡的样子,刨来刨去时,被姥姥看到,轻言与我,说学什么呢,人本来就跟鸡一样,刨食过日子。
  我木然点头,并不解其意。
  鸡们依然在刨,自个觅食,除了偶尔撒些秕麦粒给它们,并不特意伺候。童年,在鸡们的刨食里,在那些记忆中的夏收,飘过许多往事,不像今日,鸡们在笼子里杵着,掐架也失了几分威力。
  不知哪年开始,村子里的人喂养鸡时,都将鸡们圈在一个地方,不让它们自由来去,更不像当年,早上散出去,晚上不等找寻,鸡们准时回家,很少有丢或是不归的事。
  日子,不知是不是被我刨来刨去,光阴都被刨远了。
  农人,一生将心埋进泥土里,春耕秋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章有法,日子过得简单,其中的幸福冷暖自知。
  姥姥生前所言,人是刨着吃的,跟鸡一样,只有不停地刨来刨去,才会得到事物。我是牢记了那句话的,所以在不停地刨食中。其实,多少人不是那样的呢?又有几人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到呢?
  工作,家庭,只有努力,方有收获。说白了,只有刨,才会盆满钵满。幸福自然也就被刨来了。
  当然,有时难免失落,将美食刨给了别人,智者还有一失呢,何况我乃凡人呢?
  洋芋蛋就着浆水面,简单的美食,不是人人所求,但求者居多。简单的幸福,谁人不爱呢?
  夫君与儿子在小城,我在异地,归家,空荡荡充斥着每个角落,尤其上夜班时,白日在家,无人对话,偶尔小声嚎几嗓,偶尔自语,明白孤单何等难耐。
  儿子暑假,我喜不自禁。有儿子的一切,美不胜收。饭后,儿子挽臂,溜达夜市,或是三人一起漫步,其间的幸福,怎不沉醉?
  休息日,儿子练习毛笔字,我则拉二胡,夫君翻书,各就各位,各取所需,各自幸福着,在幸福里浸泡幸福。
  蜜一样的日子,在我的极端里幸福如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