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月亮

      天上有一轮圆月,不是金黄的,紫晕愈浓。在墨黑的夜空泛着一圈光环,淡淡的紫,煞是好看。有人言,痴人说梦;有人呢,未知可否。可我说,那轮紫月亮的确是挂在天际,悬在奶奶的心坎上,那是奶奶一个未圆的梦。紫色,是奶奶最喜欢的!她,一生用的最昂贵的擦脸油就是“紫罗兰”。

  奶奶是大家闺秀,端庄贤淑,知书达理,任劳任怨。从我懂事起,到奶奶去世,她总是满脸笑容,很少看到“阴云密布”。
  也不知从何时起,奶奶开始拄着一双拐杖。幼时,我懵懂中也没记忆,只听说奶奶好生喜欢我,襁褓中就抱着我满村转悠,晒她可爱的孙子。后来,一场病让她再也不能行走自如。听父母说,是风湿所致。因为当时生活窘迫,有时甚至断炊,再加上医疗条件落后。最终,奶奶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不依靠拐杖就不能前行了。
  奶奶穿大襟褂,干干净净的,拄双拐,行者不惧,有时甚至跪着挪来挪去。可洋溢的笑容,随时都会挂在脸颊上。
  奶奶是残疾人吗?不是!因为她比健全的人还乐于施善,思维敏捷,只是行动不便;奶奶不是残疾人?是!她一直拄着双拐,不论是几步路,还是去几里之外的田地,都离不开双拐!奶奶是何时拄上双拐的?这件事我至今都没有印象,只记得奶奶的大半生都是靠双拐支撑的。
  奶奶有八个孙子,还有三个外孙。这些孙子中,我是最受宠的。好像上学伊始,我基本上就住奶奶家。奶奶腿脚不便,但是很勤劳。
  日子恓惶,岁月更迭,身在河西农村的我们缺衣少食。每天家中的大人们为了生计都去挣工分,日出而走,日落渐回。孩子们除了上课外,大多时候要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比如喂猪、拔草、拾粪、放羊、烧炕等,各有各的忙,日子就是从指缝中溜走的。奶奶因为腿脚不灵便,很多时候操持我们这些孩子的吃吃喝喝,农忙时也到田里去帮忙。虽说管我们简单,但是对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来说也并非易事。
  天麻麻亮时,树上的麻雀刚开始叽叽喳喳,奶奶便拄着拐杖从东院到西房,挨个儿叫上学的孩子们起床,一遍又一遍叫着乳名。睡不醒的孩子们,揉着惺忪的双眼一骨碌爬起来,奔向灶房,拿起水瓢,从缸里舀一盆水,端到院子里。稀里哗啦,匆匆几把洗个脸,趿着鞋,背起书包就急匆匆地蹿出门外,探头看邻家的孩子到门口没,吆喝着,你追我赶就去了学校。奶奶拄着拐,踮着脚,连声喊道:“把馍馍装上,别饿着!”手里攥着半块干馍馍,看哪个小子没带上。可是谁又能懂奶奶的叮咛呢?也有冒失鬼忘了装馍,忙不迭地从奶奶手中抢过,看也不看,啃两口,皱皱眉,装进书包,蹦蹦跳跳地就走了。那时的馍馍,基本上是黑面的或者杂粮的,间或还有发了霉的。有时,奶奶的手中拿着一条红领巾,怕是哪个孩子匆忙中遗落的。看到孩子们都走远了,院门外冷清清的,这才走进院子里。给晨起的鸡,撒几把秕谷子。奶奶拿起倚在墙角的扫帚,跪伏在地,刷刷刷……一下一下地扫起院落。奶奶是个爱干净的人,每天都要扫一遍,还要洒水净尘。扫一块,向前跪着挪几步,这个情景至今依然存贮在我的脑海里。
  闲不住的奶奶忙活完,坐在台阶上抽几口烟,缓缓神,然后拄着拐杖艰难地向后院的菜地行进。到了,就开始侍弄那些给家人改善生活的菜蔬。茄子、辣椒、西红柿、莲花菜、韭菜、土豆……还有点缀蒸馍馍的姜黄、苦豆子。锄草、施肥、摘菜,这或许是她最开心的事了。菜地不大,也不小,就一亩左右吧!被奶奶打理得井井有序。为了防止被鸡或者其他小动物叨扰她的“领地”,奶奶让我们捡来树枝、木板,打桩,编织成“篱笆墙”,一人多高吧!留一小门,平常也不挂锁,只用铁丝圈个扣,不防人。每天,她都去打理那些植物,也许是看见绿色,能排遣她心中的烦忧和郁闷吧!
  如果哪个孩子得了“三好学生”或者帮她担水、拾粪的,奶奶会奖赏一根黄瓜或者一个西红柿,这可是那个年代的水果吆!得奖赏者,为了有意渲染气氛,洗都不洗,撩起衣服擦擦便有模有样地大嚼起来,馋得没得到者口水都快垂到脚面上了!于是,大家纷纷抢过水桶、粪叉去寻找得奖赏的“砝码”。奶奶笑开了颜,一边叫着大家:“小心点,别慌张!”,一边大声喊着:“都有,都有!”最终,每个孩子手里都会有“胜利品”——黄瓜、西红柿或者水果糖。
  奶奶好像从未为生活发愁过,她挣不了工分但也不闲着。喂的鸡,拿鸡蛋换钱;喂的猪,除了留口年猪外,肥肥胖胖的出栏就卖了。她总是想着法子贴补家用,可自己省吃俭用。利用空闲时间,奶奶还给我们补衣服、纳鞋。在那个困顿的年代,家家户户勉强度日。她总是将黑面、杂粮等变着花样做给我们吃。她还将茄子、辣椒等晾干,贮存起来。当冬天别人家吃着清汤寡水的面糊糊时,我们还能吃到菜。因为那些干菜,调剂了简单的饭食。
  奶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每个羊嘴下面都有一把草,饿不死的,只要你动弹着!这句话一直鼓励着我。多年来,每当我遇到挫折或者灰心丧气时,总会想起奶奶的这句话,直到今日,我也是负重前行。
  村里的人都很敬重奶奶,因为奶奶总是不遗余力帮助着别人。谁家有乌鸡,都会第一时间以最低价格卖给奶奶。很多人说,奶奶的脚吃了乌鸡就会好的。可“吝啬”的奶奶,总是将一只乌鸡熬在几个砂锅里,肉都给田间劳作的或者需要长身体儿孙。她只是将淡得不能再淡的汤就着干馍馍下咽。后来,不知听哪个郎中说将癞蛤蟆敷在伤痛处,就能止疼。于是,我们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约小朋友去弱水河捕捉。自然,夏天收获很多。捕得多了,我们养在破缸中,帮奶奶敷脚,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效果。到了冬天,我们所处的山丹小城,冰封雪冻,连牙齿都冻得直哆嗦。这下可惨了!凛冽的风中,我们缩头缩脑来到河边,破冰等待,可上哪去抓癞蛤蟆呢?总是兴冲冲地去,垂头丧气地来。奶奶默不作声,依旧为我们调节饭菜。
  终究是病!奶奶有时疼得难以忍受时,呻吟几声,或者抽几支劣质的卷烟。起初,我认为女人抽烟不好,但是奶奶抽烟是为了缓解疼痛。于是,我将父母给的买菜钱或是购物的零钱总是偷偷抠下。此外,也留心拾些旧铜废铁等杂物换几个钱积攒起来,等攒到能够买一盒相对好的烟时,飞奔向邻家的小卖铺,买上一盒悄悄地藏在她的枕头下面,奶奶刚发现时,训我并再三质问我钱是哪来的?她怕我不学好,实在拗不过,只好从实招来。这时奶奶竟严肃起来:以后不能这样!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挣了工资再给我买。我只是默默地点头答应,然后继续做“地下工作”。也许心照不宣!奶奶疼得实在难以忍受时,不得不从枕头下摸出烟盒,取出一支烟,闻闻,放下,又闻闻。眉头皱得紧了,才抽上一支。多年后,我虽然考上了大学,也有了工作,但是奶奶已经去了天国,没抽上我用工资买的烟。每逢去上坟,我总是不忘带几盒好烟,在奶奶的坟头上点燃,袅袅的青烟中,我总能看到奶奶慈祥的脸。
  那双让奶奶不能行走的脚,让她的后半生过得很艰辛,真不知道是什么毅力让她坚强地前行。两只拐杖虽然绑了棉布,但奶奶的两个胳肢窝都磨出了老茧,即便这样,奶奶也不愿我们背着或者扶着她。“踟蹰”,这个词让我很难心,因为我读出奶奶的无奈和难以忍受。就这样,双拐成了奶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有时,她跪伏在地做这做那,但是从不低下高昂的头颅。年少的我们做不了什么,但那个永不服输的身影总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进。
  一年又一年。我们逐渐长大了,奶奶也老了。生活的磨难没有压弯她的腰,而那两只脚越来越糟糕,有时竟然肿得似足球。在那个苦难的岁月,煎熬成了奶奶的生活。可是,每天我们看到奶奶都是笑容灿烂。日复一日,奶奶越来越苍老,拄着拐杖,总是打颤。
  奶奶去世前毫无征兆。
  那天清晨,下着雨。我上学时,她还一再嘱咐我把草帽戴上,把雨披穿好(那时农村没有雨伞)。站在屋檐下目送我出门,然后回屋去照顾她的重孙(我堂姐的孩子)。这时的奶奶好像真的累了,躺下就再没起来。
  奶奶的丧事简单而又隆重。
  这些年,我常梦见奶奶。她的笑容总是甜甜的。她以无言的品格、坚韧的秉性还有任劳任怨、从不发火的脾性伴我成长,对我影响至深。
  一个傍晚,漫步湿地公园,风吹着,黄河水哗哗向东流,流走了时光和思念。我望着故乡的方向。向西,向西,河西走廊的一个小村庄,早已物是人非。蔚蓝的苍穹,月亮又圆又大,银光洒地。多像儿时坐在院子凝望的那轮蓝月亮。不,是紫月亮,是奶奶的一个梦!那个梦就是幸福安康!紫色是奶奶喜爱的色彩,她说紫色坚韧不拔,柔中带刚!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