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幸和自豪 ——我们这个教育世家

    人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说的是人与人,其实,人与事,人与职业,大都如此。

1955年,我从甘谷中学毕业,参加高考,因受当时“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思潮的影响,我准备考理科。谁知一检查身体,说我肺上有个黑点。当时对身体的要求非常严格,只要染上肺结核,就不让参加高考。我因已钙化,还让高考,但只准考文科,而不能考理科。这对我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打得我晕头转向。距高考还不到两月时间了,现在要放下自己一贯喜爱的数理化,临时抱佛脚,开始复习历史和地理,老实说,我没有一点把握。填报志愿时,我抱着“名落孙山,明年再考”的态度,只报了个“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但在“是否服从分配栏”里,不得已还是填了个“服从”,因为你不服从,就会被打入另册,不予录取。接到通知书时,我被录取到“西北师范大学中语系”。当时,我真不太想去,可从教多年的父亲却说:“我看你还是去吧!毕业后当个中学教师,传道授业,为国育才,桃李满天下,有什么不好呢?只要你努力学习,成绩突出,毕业时,说不定还会留校呢!将来要能当上个大学教授,对咱们家、咱们村,甚至咱们县,不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吗?”父亲的一番话,使我顿开茅塞,促我走上了教书育人的金光大道。
可真没有想到,升到大二时,1957年“鸣放”,我因帮别人抄写了几张大字报,“反右”一开始,就被划为“右派分子”,轮番批斗,最后处理,被开除党籍,变成了“阶级敌人”。好在还保留了学籍,让我读完了大学。1959年,分配到靖远一中,自始至终,我都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再苦再累,我都咬牙忍受。开始教课时,不让我教语文,让我教代数、几何和俄语,每周27节课,还要劳动改造。超负荷的运转,致使我两次晕倒在讲台上,醒过来后,依旧运转不停,并以“误人子弟事莫为,须知头上有青天”自勉。1967年,老教师雒鸣岩把女儿雒庆兰许我为妻,翁婿同在一个教研室,我感到无比高兴。1984年,我被任命为靖远一中校长,先后把两个小舅子雒庆年和雒庆瑞从水泉调进城,雒庆年被安排到靖远一中,雒庆瑞被调进文教局。这样一来,靖远城里又增加了两位姓雒的教育工作者,我更觉兴奋不已。1990年,我从一中调到师范,1991年,又从师范调到省教院,这时,我孩子的二舅雒庆福也从野外队调到省地矿局,还当上了地矿中学校长。我们这个家族又增加了一位教育工作者,我们的队伍更壮大了,我更高兴。
1986年,我的大女儿张春雯考上了兰州师专,毕业后分配到省商校任教,不久,她又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本科文凭,并考上了西北师大中文专业硏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体育大学教大学语文,几年后又随丈夫李有伟去英国教汉语。李有伟先在兰州大学读硕、读博,读完后又去中科院读博士后,读完后,先去荷兰,后又去英国教书。我们家又增加了两位在国外教书的大学老师,我简直高兴得有些“癫狂”了!
1991年,我到甘肃教育学院半年后,老伴雒庆兰也从靖远生资公司调进兰州医学院搞审计,也成了一位教育工作者。夫妻俩同在高校,又离得不远,非常方便。
我们的下一代,搞教育的人更是越来越多,成群结队,令人振奋。先说我家,除了我和老伴、大女婿和大女儿,小女婿陈晓强以博士身份进了兰大,小女儿张春霓也进了兰州文理学院。再说其他亲戚,雒庆福的儿媳张学燕在省中医学校教书;他四姨畅鸿霞的大女婿鲁学武在广西民族大学当老师;雒庆奎的二女婿张国富和儿媳王小英在平川中恒学校当教师,二女儿雒力莹在靖远电厂子弟学校教书;雒庆新的爱人高翠玲退休前是靖远乌兰中学校医,大女儿雒力雯现在杭州教中学,二女儿高力敏在靖远师范当老师,小女儿高力娟在四川成都教中学。屈指算来,雒门三代,从教者约有20人之多,堪称“教育世家”。为国育才,其乐无穷,累在其身,乐在其心。我为自己从事了一辈子教育事业而庆幸,我为我的丈人家涌现出这么多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而自豪,深感无尚光荣!
为了赞颂这个“教育世家”,最后再撰拙诗一首,以抒胸臆:
雒门三代二十人,教育教学情意深。
桃李遍及海内外,嫣红姹紫满乾坤。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