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大足

  街道宽阔、平坦、干净、整饬,安排得一棵一棵的种类不同、形态各异的树也规整地排列着;巷子普遍不深,似乎一声轻轻的吆喝便能轻易地从这头传到那头。虽然下雨,但行人却走得很是缓慢,那是一种长期的舒放生活养成的节奏,令匆促赶路的外地游客不由得把身心放松的节奏。

  我从来不会想到闻名已久的重庆大足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区,竟然有着江南小城的韵致,尤其是在被细雨装扮的情况下。但她分明又有着与江南小城不同的色彩,稍一偏离闹市,便有长着青绿的蔬菜诱人地闪出身子,而在那片绿意的旁边,则有肥硕的母鸡在习以为常的雨中散步。

  既有着新型城市的清新,又有着旧日生活的淳厚,我就在这种出乎意料的观想中步入了大足。我看过云冈、龙门、麦积山、莫高窟的石刻,却全然想象不出在潮湿的西南一角石刻将以怎样的形态呈现,但我还是一定要来的。还是在很久以前,在阅读一本哲学著作的时候,我就第一次与它有了思想层面上的晤面。时隔多年,我还清晰地记着那段描述:在那儿,有一头牛,在摆脱了精神上的各种束缚之后,自在地徜徉于清风朗月之下。以至于到了北山,碰到一个导游,我就迫不及待地问她那头牛所在的位置,她微愣了一下后,说那在宝顶。宝顶,那就是另一处石刻所在了?

  雨始终没停,淅淅沥沥地打在伞面上,同时打在那些静默的竹子上、树木上、花草上。深冬季节的雨,带着丝丝的寒意,过滤尽净了所有的杂念、舒缓了所有的心情后,以最为适恰的方式,召唤着我权且放下观看那头牛的念头,来细细地面对北山石刻。看到层层密密的保护设施,那些搭建起来的坚固的架子,那些细致而用心的木板、围廊的防护,思绪不由得越过时间的界河,直面一份文化遗产保存至今的不易:这些摩崖石刻,可大都是唐宋的作品啊,在风雨之中屹立到今天而没有毁坍,还真是一个奇迹哩。但这样的相对较隘的山上,注定出现不了云冈、龙门那样宏伟的造像,而大多以精致的面目出现:水月观音,安静地坐在一个小小的石窟中,恬静地面对着外界;数珠手观音,站立着,衣带飘起,流泻出吴带当风的味道;令人极为震撼的,则是孔雀明王的造型,在那个相对比较宽阔的洞窟中,孔雀巨大,卓尔不凡,明王庄严肃穆地骑在它的背上,两侧无数排列得密密麻麻的小窟中,是层层叠叠的小型佛像,趋近了看,形态各异,每一个都雕刻得极为细致,极为生动,从中流露出来的,仍然是艺术需要的慢,在慢的时间里下慢的功夫,然后吸引能慢下来的人伫立,并且让他深味慢的前提下的生命内涵。

  辗转到宝顶山的时候,雨越发地大了起来,四顾烟云一片,朦胧不清,而令人感到惊异的是,不时会有高亢嘹亮的鸡鸣,从雨雾中传出来,带给人“云外一声鸡”的感受。平生第一次,站在雨中看石刻,石刻以一幅幅生动鲜活的画面呈现在眼前,而雨珠则防不胜防地滴落在脖项上,实在是难得的经历。相比北山石刻,这儿的大都需要仰首方能看到,而且更加地贴近世俗,许多题材都来源于生活,充满了说教的意味。缓缓地一边前行,一边聆听,在那个马蹄形的山湾里,“地狱变像”“父母恩重经变像”“护法神像”“六道轮回”“千手观音”等依次排列,宛然一个充满教义的系统。因为来源于生活并且雕刻艺术高超,许多的造型稍加品赏,便令人怦然心动:吹笛女横笛独奏,栩栩如生;养鸡女平安喜乐,自在适足;尤其那个“醉酒图”,每一个细节都让人产生极为现实的联想,活灵活现,令人叹为观止。

  终于,在有意无意地逆行参观后,来到了那幅神交已久的“牧牛图”前。在那一刻,在密集的雨点拍打着栏杆掀起内心丝丝涟漪的时候,连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我竟然既不想追溯它的来历,也不想阅读崖壁上的文字,只是专注地看那头浮凸出来的牛的一段一段的经历和一次一次的变化。它暴跳如雷,性情狂躁,昂首狂奔,无法羁勒;它遭到强制,还未驯服,稍有收敛;牧人扬鞭,它勉强顺从,还存有桀骜之性……渐渐的,它在笑,它学会了悠闲,它恬静地舔着蹄,那根先前被扯紧了的绳子松弛下来,象征性地绕在它的脖子上,最后,转过那幅不吃不喝地温顺而卧的雕刻,看到了从前文字中碰到的那轮明月,它就空灵地悬在人牛不见的境界中,冥想中应该有清风吹起吧,它就那么以透露着自在的方式,昭示着一尘不染,昭示着物我两忘。只有亲眼目睹,仔细欣赏,才会发现这幅组图中所有的镂刻都极为形象,极为真实,仿佛就是把现实的生活场景挪移过来寄寓一种思想和觉悟而已,可唯其如此,才让你觉得亲切的同时有所领悟,有所警惕,有所收益。

  从宝顶山上往下走,举首四望,浓雾更盛,将远近的山峦遮盖得密不透风,而一声声的鸡鸣仍然不绝如缕地从不可追寻的地方传出来,哪怕时间刚过中午,街道却在大雨中显现出一片令人怅惘的昏暗来。听说这里的邮亭鲫鱼是特色,那就品尝一下吧,带着一缕从石刻中采撷而来的清思,然后顺便看看路旁那个农妇的菜地,在雨水的浇灌中,她的蔬菜一定长得鲜嫩流汁了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