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在阳光里的雪

 打开窗户,阳光刺眼,雪还在下,有雪花争着抢着朝屋里涌。一扇窗就那么大,人靠在窗前,雪花很难飘进来,除非有风,有很大的风,它们才能一股脑进屋。

  没有风的落雪天,只有几片雪花飘了进来,瞬间便没有了踪影,屋内不是雪花待的地方。因此大片大片的雪花下在了广阔大地,只有少数的雪花飘进屋内留在我的心里。

  心里装着雪花的人,眼睛常常湿润,为有些感激和感动。

  喜欢雪,又怕雪天。喜欢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一个人在冷冷的天里与自己相遇,感受活着的真实。喜欢大雪纷飞,天地苍茫,一棵树在冰天雪地里的坚强。喜欢到处粉妆玉砌,银装素裹,大地一片白茫茫,干干净净。

  约一个彼此都懂的人,不管是男是女,在雪天里走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笑笑自己,把心房里的故事说给彼此,说给雪,说给大地,只要说出来,心房就空了,人也就静了。

  在雪地上不堆雪人,只画颗心,过了堆雪人玩闹的年龄。画颗心就足够,不是矫情,一颗心画在雪上,心也就满了。

  “我坐在忘川里的湖边,看微风拂过,湖面浮着枯黄的柳叶,柳枝垂落水面,等待着风给予的飘落,那是种凋零的美。”胡兰成写给张爱玲的情书,“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便皆成为好”。就是这样的情感到头来也是一场落雪。

  不知落雪天里,张爱玲会不会心起涟漪,是珍藏还是淡漠?一个局外人不得而知,没有惋惜没有怨恨,谁不是这样呢?“一生和灵魂近距离接触,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诗人刘年这样说。可是大雪纷飞中,独自行走或牵手相伴,与灵魂相遇却是再好不过。

  年过七旬的梁实秋和韩箐清一见钟情,遂情书不绝,后两人终成眷属,一时传为佳话。

  “凤凰引火自焚,然后有一个新生。我也是自己捡起柴木,煽动火焰,开始焚烧我自己,但愿我把以往烧成灰,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七十岁的梁实秋给恋人韩箐清表露心迹,何等的痴情与蓬勃。

  一场雪毁灭一场爱情又能成就一个佳缘,有些机遇巧合都在这洁白无瑕的雪里。心里装着雪花的人无论怎样都是美的。生命的本质就是如雪花般自由,自由自在地来,自由自在地去,来一场纯粹的享受。

  喜欢雪花,又怕下雪天,心里很是纠结。因了腿有些轻微的残疾,一条铺满雪的路,总让人望而生畏,迈不开脚步。

  看着孩子们轻巧地在雪地里蹦跳,腿脚利索的人们大踏步地前行,我心里有淡淡的忧伤,怕摔。雪下面是厚厚的冰,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艰难地像学走路的孩子。

  冰雪路纵横交错,通向工作的单位,通向柴米油盐的家里,通向小道小巷,每一条路,非走不可。再滑,都得走。

  因下雪不去上班,好像不是理由,张不了口请假,可以争,可以吵,就不想被同情。命运不公,烙上了残疾的印记,但心早把它忽略。

  难忘一个落雪天,在冰天雪地里去上班,到了十字路口,不敢过马路。路上结冰,全是冰溜子,担心红灯亮起时,我还在路中间徘徊,来往车辆那么多,万一摔倒,后果不堪设想。

  站在路边,犯难发愁,过还是不过?忽然一位大姐走上前来,亲切地问我:“等人还是要过马路?”她也许看出了我的纠结。我说明缘由,她热情地搀着我的胳膊,说:“咱俩一起走。”

  没有胆怯也没有害怕,我稳稳地牵着她的手过了十字路,想说声谢谢,却固执地没说。一个轻飘飘地口头禅怎能表达我心里的感激。记住了她的模样,记住了她的笑容,多年后的落雪天,我还是想她。

  前行的路上,总会碰到让人心暖的人,一个鼓励的眼神,一次热心的帮助,一段真诚的话语,给人带来春天般的美好。如这下雪天出个暖暖的太阳,阳光下的雪总是美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