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十九)

    何清怀财大气粗,又住在西塬城边,到乡下庙上来看戏,自认为已是屈尊降贵,给了乡下人极大的面子,因而,他在整个戏园子里坐的是特殊位置,吃的是上等瓜子,喝的是贵儿随时添换的凉茶,简直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他万万没想到乡下还有胆大的人,居然敢打他何大爷的主意,偷起他的钱包来。其实,聚财这时候还是个十几岁的娃娃,虽然背了个“贼皮”的名,却没偷过一次人,今天确实是太馋太饿了,就想了这个自以为很巧妙的办法。当他一个劲地朝前挤,贼眉溜眼左右乱看时,站在何清怀身后的马贵儿早就注意上他了,家丁保镖嘛,不是吃干饭的。

  抓住了聚财,何清怀翻回身一看,是个贼娃子,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戏台上正唱得热闹。演杨延景的演员是董志塬上久负盛名、一般乡下庙会上很难请到的杨改民,杨的拿手戏就是《辕门斩子》。戏正唱到杨延景为了斩儿子杨宗保与八贤王当面顶撞这一段,这是全剧的高潮。台上的两名演员一人一句打着嘴仗,台下出了偷钱的事,何清怀哪里还顾得上,他只是在抓住聚财的时候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又马上扭回头去继续看戏了,眼睛盯着台上对正要咋呼的马贵儿说:“不要在这儿弄,拉到人堆外边扇一顿嘴巴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绺我何大爷的钱。”马贵儿听了何清怀的吩咐,不由分说一把提起聚财朝外就走。
  一出人群来到外边的大楸树底下,贵儿可就来劲了。他把聚财一把提起来,又蹾到地上,在聚财将要落地时,又飞起一脚,把他踢出去足有五步远。聚财在地上滚了个轱辘子,滚得满身满脸的土。
  乡下人爱看热闹,尽管何清怀不愿声张,马贵儿恶狠狠地抓了个衣衫褴褛的乡下娃朝人群外挤去,身后看戏的人早就注意上了,一些人不愿放过这个看热闹的机会,也跟着挤出来。他们不知道这大汉要怎样处置这个乡下娃,等看到马贵儿一出人群,就不由分说地下了毒手,这样狠踢狠打这个娃娃,早有一些人看不过眼了。这里民风淳朴,最看不惯仗势欺人的人,见这个穿得一身光鲜的大人在打一个破衣烂衫的娃娃,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围了上来,有些爱激动的人已经在旁边说开了话:“我说伙计,有什么惊天的仇恨,下重手打一个娃娃?”旁边有些妇女老太太更是心疼,止不住地说:“看把人家娃踢的,人家爹妈要在跟前,还不知道咋心疼呢……”这马贵儿也不是个松凡货,见说的人越多,他越气越来劲,就不顾众人的口舌,反而走上去一脚踏在聚财的肚子上,指着聚财骂道:“说,你都干了几回偷人的事了,共偷了多少人?今天不一一实说,你马大爷一脚踏死你个鳖娃子!”
  众人一听是这么回事,一些人不再说话了,但还有不服的人,只是知道这乡下娃做下了鳖事,也一时找不出发话的茬。
  孙伯玉正在里边聚精会神地看戏,一看后边的人祸起了台,众人纷纷议论说抓住了个“小绺客子”(当地人把小偷叫“绺客子”),他心里一惊,立刻怀疑会不会是聚财,因为聚财的人品他是知道的,加上刚才在看戏的瞬间,他瞥见聚财就站在那群财东富汉的身后,脸上转颜转色的。他心知有异,就挤出人群,朝人声鼎沸的楸树底下走去。伯玉刚挤到前面,正碰上马贵儿脚踏在聚财的肚子上。这不是把人往死里踏吗?正当聚财闭目不语,马贵儿要下狠脚时,孙伯玉过去一把拉住马贵儿的手,说了声:“老儿家,慢点踩,人虽小,命和大人一样哩。”
  马贵儿一回头,见是同样一般大小的一个娃娃,就误以为他们是一伙的。他一把抓住伯玉的手说:“日你妈的,你这一群碎贼种子,要打合手日弄人吗?”伯玉知道聚财做下了低塌事,本来想说几句好话,让马贵儿消消气,把聚财放了。谁知这马贵儿反把他看成聚财一伙,出言不逊,伯玉虽然年龄不大,但人成熟得早,这时候像个小大人似的极重面子,一听这话,“咕咚”一股子火气蹿了上来。他一把抓住马贵儿的衣服袖子往下一带,马贵儿被拉得倒退了一步,聚财才得到机会喘过一口气来。伯玉大声说:“你几十岁的人了,说话也不看个地方,谁和谁是一伙的?在你眼里,南塬上人都是贼么?杨宗保临阵招亲,犯了死罪,还允许人说情搭救呢,你今天是不做出人命来不过瘾吗?”小小伯玉这几句义正词严的话,特别是他把正在唱的戏能现蒸现卖地用上,更使在场的人大吃一惊,他们佩服这娃娃的胆量和机智。大家除了报以一阵喝彩声外,都静静地瞅着马贵儿,看他怎么回答。这马贵儿刚才还趾高气扬地耍威风,不想一句话出口冤枉了人。他知道乡下人极重名节,随便诬人以贼是犯众怒的,情急之下,竟一时答不上话来。
  正在僵持的时候,何清怀从剧场出来了。他一来就听见了孙伯玉与马贵儿的对话,知道这小娃娃不好惹,就拿出财主架子,慢悠悠地走到孙伯玉跟前,大声训斥道:“没见过这么嘴硬的崽娃子,翻了天了!谁说满塬上人都偷人来?你个碎坏怂,护贼娃子,也不是个好东西,走远点,滚回去吃你妈的奶去。来,把这贼娃子带上走!”说着就要拉早已起来站在伯玉身后的聚财。不想伯玉不但不走,还要护聚财,他怕聚财离开了这里吃马贵儿的亏。他见何清怀拿出财主身份,对他更加反感,那种穷富之间与生俱来的不满促使他朝聚财前边一站,用手一指何清怀说:“凭什么带人走?偷你的钱在阿达哩?拿出证据来!”何清怀没料到伯玉会有这一手,当众问他要证据。这时只听周围的许多声音也大声质问道:“对,偷了你什么,把证据拿出来,捉贼捉赃,抓奸抓双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