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糜地故乡的雪

  脚下的这块山坡地,几十年前还种着庄稼。那时,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制,土地归生产队集体所有,村民也比现在多,虽然到处种庄稼,但广种薄收,粮食从来不够吃。

  这一年,又到了细雨濛濛的秋天,又到了糜子成熟的季节,又轮到我来看护这片坡地:与一群群麻雀作战,不让它们吃熟了的糜子。

  麻雀喜食糜子,这是它们的天性。那时的小学生放假了,不是去做作业,而是帮助大人保护庄稼参加劳动什么的。从我记事起,人雀之战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便谁都明白缺粮不是因为麻雀。

  扔土块赶走麻雀的间隙,我就猫在小土洞里避风躲雨。

  又是一个礼拜天,我来到了这片糜子地。因为干旱,糜子长得稀稀松松,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细看,约一半的穗杆上居然没挂几粒籽,可麻雀平时里不嫌籽瘪,依然眷念不舍。我抬头望望天,薄云暗渡,细雨如针,阴风漫过,一片冷清。看看周围,居然连老朋友麻雀都不知躲哪里去了。我裹紧棉衣,一头钻进土坎下只有一米见方的猫儿洞。

  山村本来就安静,毛毛雨滴在松软的黄土地上,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有糜子地里传来微微的沙沙声。凭着这点声音,我还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且还能时不时地朝洞外望望,心里暗暗犯嘀咕:麻雀没来真好,可万一来只狼呢!我越思忖越害怕,虽然下坡右拐跑上三百米就是家,可越害怕越不敢爬出洞。

  正在恍惚间,忽然“嗖”一下,只见洞口前,一道黑影箭一般地闪过……妈呀!我顿觉浑身发麻,头发直竖。有鬼!我一蹦子跳出土洞,两步并做一步,飞奔下山……到家时,一头大汗,棉衣湿湿的。

  会飞,黑色,速度极快,不是狼不是狐,那会是什么东西呢?

  好多年过去了,那团会飞的黑影一直是个谜。直到有一天我观察到几只乌鸦后,忽然明白了:乌鸦!原来从洞口掠过吓破我胆的,竟是这个家伙。

  今天,老家兄弟拍发了一段故乡雪后的视频。只见山壑里云雾缭绕,天地苍茫,画面清新,令人陶醉。多么寂静美丽的小山村啊!视频拍摄的位置正是当年黑影飞过的地方,这不由地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的一幕幕。

  时光实在过得太快了!快得似当年猫儿洞口箭一般飞过的影子,当年的少年已两鬓泛霜。望着眼前的一草一木,山川白雪,我多么渴望自己再能回到那个从前,再能回到那块糜地,再能种上几把糜谷,让千千万万喜食糜子的雀儿们快乐地来采食。

  故乡糜地故乡雀,物是人非……

  人间往事何其多,化作雪烟再说约。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