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瓷及我的小心情 (组诗)

磁窑黑釉盆
——明清时期的瓷器
我是一个粗糙的汉子
日食八斗
我对得起供养过自己的土地
对得起稻黍米谷,对得起所有爱过我的人
 
我是否曾经捧着你
喂养自己的肠胃和野心
是否在游离之前,遗落了你
在甘肃平川,一个叫磁窑的地方
被一个匠人收留
今天,在博物馆,穿越数百年
和你再次相见
 
你仍旧黑衣裹身,穿着朴素拙陋
依然身形粗壮
不改本性。这一刻,我不敢再次辜负你
我愿与你
盛下天下的稻黍,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四大圈纹彩陶壶
——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
距今4000年前
一圈一圈,不懈地缠绕
是唯恐遗失掉什么吗?
 
明显长得过低的两只耳朵
是为了去听地上的声音吗?
天上的
过于高远,也许只有地上的声音
才是最美妙的
还有那些我不明白的纹饰
是一种美
在阐述另一种美吗?
距今4000多年了,你也不愿放弃
对美的追求
 
这种美
像我乡下的妻子
我麻衣粗葛的妻子,我还把你
没有爱够的妻子
 
此刻,我就站在你跟前
你能否听到我的心跳?
你能否理解一个男人
如何穿越几千年前,去把你
深深地爱一次?
 
此刻,我愿意为你
默默地唱一曲
“如果你能听见我的歌声
你就会看到一座瓷窑里烈焰跳动的恩典”
磁窑印模牡丹纹扁瓶
——西夏晚期
通体是黑的
黑的没有一点杂质
美,有时候需要单一的色彩
需要你长时间的凝视
但我还是没有看见牡丹纹
我知道,现在正是牡丹盛开的季节
 
扁扁的,但有浑圆的曲线
顺着两侧下滑
这勾人的双肩
这美人的双肩
这一刻,我不能有非分之想
我必须屏住呼吸
寻找诱人的锁骨
 
你为什么不是圆的?
像乳房一样饱满
你为什么需要牡丹纹的缠绕?
像春天一样妖娆
 
对了,也许你需要揣在怀里
需要温暖的胸,去抚慰
所以,你的扁
更满足于圆的苛求
此刻,要不是隔着一层玻璃
我会把你揣进爱人的怀中
让她,幸福的像牡丹一样灿烂
磁窑白釉黑箍碗
——金元时期
倒扣着,一圈的白
与一圈的黑,箍在一起
却又黑白分明
 
你扣住了什么
你又放弃了什么
我暂时不得知。我只是一位匆匆过客
我与你偶尔的相遇
就像曾经的爱
那么短暂,而又刻骨铭心
 
几百年前,我着葛衣
日出上山打柴
日落后,就着油灯
写着千古文章,至今
我还没有写出一篇能流芳百世的好文
但你从不嫌弃
仍然对我不离不弃
打理着我的一日三餐
 
亲爱的,我不能给你很多
我却需要你持续地安慰
世事沧桑
人间的烟火味亘古如初
这一刻的相遇
难道我们不是有缘人吗?
磁窑黑釉直口碗
——金元时期
黑色的深渊
一团光,挂在半壁
不见底的坠落
那么眩晕,又那么矜持
透过玻璃,我看到那个用你
盛过饭的女人,她的指纹
清晰,丰美,妖娆
 
她曾经给我盛过多少次饭
她经过多少次烟熏火燎
才与我相遇
我粗茶淡饭的女人
我相濡以沫的女人
 
你宽敞的直口
像心肠无比好的女人
你从不掖藏
从不把爱埋在心底
在兵荒马乱的金元时期
你的命运和你所处的时代
一样坎坷
 
遇到你,是我几百年修到的缘分
珍惜吧
珍惜你曾经爱过的
和被爱的
磁窑白底褐釉花草纹餐盘
——明清时期
你的边缘,一道道光
顺着优雅的弧度,流泻而下
你的边缘,有几道微小的豁口
它们来自于谁的手?
谁的粗心大意?
 
隔着橱窗,我无法
嗅到五谷的清香
也无法像你曾经的主人
用一双玉白的手
捧着你,把餐饭送到爱人的嘴边
 
隔着橱窗,我无法感知到
那些花草纹,如何在四季轮回中
又一次,唤回
春风十里
 
一座瓷窑,曾经烧制过多少瓷器
唯有你,与我邂逅
此刻,我不再饥肠辘辘
不再为一日三餐而奔波
 
我相信,曾经用你烹制食物的人
她一定在暗处
默默地注视着我
在我回眸的一刻
她已消失于人群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