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见

    “春见”是一种水果的名字,我第一次吃它,是在三三家里。这是一种长得很像丑橘的柑橘类水果,不过皮更加薄而细腻,很容易剥,也没有丑橘顶上的小帽子,剥开皮,橙黄色的果肉上附着几近透明的薄膜,放一瓣到嘴里咀嚼,那样细腻爽口、甘甜多汁,并伴有柑橘类水果的清香,但比以往那些柑橘类水果细腻、润滑……我的味蕾瞬间被它俘获了,顷刻间爱上了这种水果。

据说这种水果最早是由日本人培育的,近年来在四川、福建等地广为种植,四川人把它叫作“耙耙柑”。“春见”,是日本人给它起的名字,更喜欢“春见”这个名字,“春见”,不就是遇见春天、喜迎春天吗?多么美好而富有诗意啊。
上班路上,柳条轻轻摇曳,树枝上点点芽苞一天天长大。几经春风轻轻裁剪,才有了淡淡的鹅黄;草坪上的绿,也只是星星点点的。原来春天的绿就是这儿冒一下,那儿拱一下,再过几天,于不经意间,你会猛地发现,自己和春天相遇了。
春融日暖,惠风轻轻。
可不是吗?在点点鹅黄柳绿间,最先开放的是迎春,有时会有倒春寒,气温骤降,还伴着雨夹雪,让人不由得为那些嫩嫩的小黄花担心着,怕被突然的降温夺去生命。但这种花儿,在春寒料峭里依然开着。这些自然之中的植物,深深地扎根于大地,在岁月的洗礼之中获得了坚强,它们迥异于那些温室里的花朵。等气温一回升,便更加繁盛。不屈不挠,不悲不喜,开在春风里,笑靥依旧。
杏花开了,紫叶李开了,玉兰开了,碧桃开了,梨花开了,桃花开了,紫丁香和白丁香也开了,蔷薇开了,海棠也开了……至于到底是谁先谁后,或是你追我赶,或是呼啦一下,全开了,谁也记不清了。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一切都欣欣然的,蓬勃、昂扬。
春天,就是和这些花朵的一场又一场遇见啊。
我时常赶着去看花,在庭外,甚至在广阔的天地里。每天路过的小径、住宅楼之间、城市里的各个公园、绿地,甚至一些住宅小区、城市周边的原野……这是我和春天的一场场约会,岁岁年年,不曾爽约。
这些花儿是为谁开的呢?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是啊,花开花落,本是属于自然的,可是能否打动我们,却是由我们的内心决定的。当你看到这朵花时,这朵花便走进了你的意识,对我们而言此花真正地存在;当我们对此花无动于衷时,此花便存在于我们之外,对我们来讲是不存在的。当我看见这些花儿的时候,它们便是为我开放的,不是吗?
万物皆源于内心,我们的心境是什么样子,我们的世界就是什么样子。乐观的人,世界是明亮的;而悲观的人,世界就是灰暗的。
那是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在春困中被“喳-喳-喳”的一阵鸟语吵醒,推开窗户,只见楼下的紫叶李上,朵朵粉色的花枝间落着几只黑喜鹊。这些家伙的巢就垒在小区院子里的大树上,它们时常在院子里飞来飞去,有时落在车库的屋顶上,有时在小径上左一下右一下地啄着什么。我一走近,就“嗖”地一下飞到高处……在它们刚刚啄食的地方有一些散落的食物碎屑。是小朋友无意间掉落的,还是好心人特意撒下的?
相比于喜鹊,我更喜欢燕子,它们是儿时的伙伴。
儿时,每当院前的柳枝吐出串串鹅黄的时候,就有燕子到姥姥家坐窝。姥姥说,燕子只会光顾勤劳的人家,所以让我当个勤快的娃娃。于是,天刚蒙蒙亮我就帮着姥姥打扫院子、生火做饭、喂猪……天亮了,在燕子欢快的呢喃声中,我们一家人已经扛着农具出发了。后来读到“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不就说的姥姥家的燕子吗?
而今,久居城市的我,不能像姥姥一样给喜欢的燕子提供一角屋檐,我和我的燕子就这样离散了。只有在梦里,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高兴地看着燕子妈妈带着小燕子在姥姥家的屋檐下飞进飞出地忙碌着……人的一生中,要和多少美好的事物离散啊;往后余生,更是生命的一场又一场告别……
总以为,梨花的洁白,桃花的妖娆,是春天最为鲜明的标识。只有这两种花汹涌澎湃的时候,大西北真正的春天才算来了啊。
在居住的城市周边,赏梨花最有名的有大庙梨花和什川梨花,赏桃花要数安宁的桃园,只是现在的梨花节、桃花会,庸俗地变成一个个大卖场,声音嘈杂,毫无美感。
看花,最好赶在人少的时候去,否则不相宜。
记得那一年和几位朋友去什川看梨花。当车子行驶在路上,就已看见道路两旁家家户户遍植梨花。走在梨园深处,林间雪涛滚滚,阵势汹涌!这些花或含苞待放,或迎风怒放,素洁淡雅,不加装饰,素面朝天就自成一景,风姿绰约的那种!白色的雪一般的花朵盛大成海,微风过处,阵阵芬芳弥漫过来,将你缠绕,浓得让人沉醉,蜂儿蝶儿在花间嘤嘤嗡嗡,营造甜蜜的美好。
古梨树老枝遒劲,形状迥异,繁花依旧。这些老树安静地屹立在这里,仿佛用自己粗糙的枝干讲述着古镇的悠悠往事。虽然,这些老树已经不再结果,但在春天,它们依旧盛大地开放,以自己的方式活到老,美到老。
总有一天,梨花开始憔悴,待一场春风吹过,梨花仿佛听到了某种神秘的召唤,纷纷坠落,铺满大地。那些灿烂的春花凋零的时候都是令人感慨不已的啊。每每看到落红乱飞,就想到林黛玉和她的《葬花吟》,不觉悲从中来,那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子啊,很疼很疼的那种……
春天,也是与一场又一场春雨的邂逅,最好是春夜喜雨,杜甫的那种,从唐代一直淅淅沥沥地飘洒到现在。
春天,还是古诗词里亘古不变的美好。“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日长唯鸟雀,春远独柴荆。”“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春日融融,春风骀荡,不觉间春色已归,让我们怀揣古诗词,携带家人,去遇见春天的美好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