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精神伴侣

  李白经常提及鲁仲连,既赞扬他“义不帝秦”的英杰之气,又钦佩他拒收千金的豪爽之风,于是屡屡发出“拂衣可同调”“可以蹑清芬”的追慕之思;杜甫则是多次写到诸葛亮,仰慕他的卓越功勋,欣赏他的崇高威望,追思他的完美人格。这些成为后世人们崇拜对象的诗人同样也有自己崇拜的对象,而深味这些对象的特点,则能窥见诗人的志向、抱负、情操和追求,这已是人们的共识,自不待言。

  那么,作为山水田园代表人物的王维将古代什么样的人物作为他仰慕的对象呢?阅读王维的诗作,会发现他提到的人物很多,而这些人物毫无疑问地带上了一些共通之处。条分缕析,略举几例:

  王君公,后汉人,他遭逢乱世,于是隐于市井,作卖牛的中人,他这个中人做得极为高明,富于个性,口不言二价,因为他卖牛成交的处所在墙根东面,所以时人将他称作“避世墙东王君公”。

  韩伯休,也是东汉人,他经常到山中采药,然后拿到长安市上去卖,这样一直坚持了三十多年,不讲二价。有一天有一个女子来向他买药,他不还价,女子生气地说:“您难道是韩伯休?哪能不讲二价!”韩伯休听了后叹息道:“我本想逃名,现在连小女子也知道我了,那还卖什么药啊。”于是就跑到灞陵山中隐藏了起来。

  陈仲子,是齐国人,他的哥哥陈戴做齐卿,食禄万钟,陈仲子认为不义,就带着妻子逃往楚国,住在於陵,自号於陵仲子;楚王听说他很贤德,派人来聘他为相,他不干,就逃往别处替人灌园去了。

  尚平,东汉高士,隐居不仕,等到把儿女婚嫁的事情办完之后,就和友人北海禽庆游五岳名山去了,后来不知其所终。

  王维博学多才,广览儒道释诸经典,故而此外,他还写到了《论语》中的楚狂,《史记》中的伯夷叔齐,晋代的陶渊明、孙登、阮籍、山涛等人,写到这些人,毫无例外,与以上例子一致,都与他们的归隐生活相关。哪怕是提到在我们眼里功成名就的司马相如、张衡、谢灵运、王徽之诸人,也不提他们是如何建功立业、取名当世的,而或者着眼于他们抒发避世情怀的作品,或者钟情于他们曾经无事闲居的地方,或者专注于他们萧散自在的出行。阅读王维的诗歌,你不可避免地要面对这些人,面对这些人的精神世界,从而透过他们的行事处世来窥探王维本人的心志和情趣所在。

  如果说李白称颂鲁仲连目的是追寻一种“欲回天地入扁舟”的处世之道,杜甫效慕诸葛亮重在表达自己“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崇高志向的话,那么,王维对以上诸人的仰慕和推崇,则在于倾心于一种生活方式。在这种方式里,没有功名利禄,没有世事纷扰,没有仕途险恶,没有阴谋算计,有的是空山鸟语的空寂、无人过问的安适、恬然自足的雅静,是一颗淡泊而宁静的心在那儿如月照澄塘般静静沉淀。王维始终觉得,只有这样的境界,才是他所应该寻找和追求的,而这样的境界却离他不远,他只要下定决心迈过那道读书人从一开始搞学问就面临的门槛,就能实现。

  所以,这样一种情况就较为明显地出现在他的追索的路上了:凡是提到这些人,大都是在他正式归隐之前。这些人的存在对于他精神的世界有着无与伦比的价值:他们是安慰,在他在另一种生活里奔波流离的时候;他们是召唤,在他感到厌倦和疲惫于世事的时候;他们是榜样,在他还想着继续在仕途上有所登进的时候;他们更多的,则是一种样式,这种样式符合他的诉求,适宜他的禀性,王维在将他们当作伴侣的那一刻,生发于内心的,往往是犹豫,是矛盾,于是,他们的存在就成为他意念的强化,一次次的强化,才有了一次次的自责、懊悔、反省和沉思,而当这种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他毅然地走向了终南山,走向了辋川。从此,“不衣文采……,别涨竹洲花坞,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他因为忠于自己的心性和灵魂,而最终找到了自己的最佳的栖息地。

  如此来看,一个人的精神伴侣的存在是极为重要的,他们最初的出现,大概还是朦胧而抽象的,因为在那一时期,你对自己的认知是模糊的,你既不知道你真正需求什么,也不知道你人生的方向。但不期而然地,他们还是会在一定的时期浮现在你的面前——有时候就是你自己,也搞不清为什么是那个人,而不是另外一个。倘若仔细地辨别一下,你又觉得那是当然的,因为他最符合你的目标和祈愿。在那一瞬间,你会不由自主地感激历史——它足够漫长,漫长得居然在很早以前就有那么一颗心灵与你发生了共鸣;它足够丰富,丰富得你竟然可以轻易地就找见了那么几个与你志趣相投、性情相合的人,从此,像一句诗唤醒了记忆,像一首歌见证了过往,像一片雪拉回了昨日,像一根棹划破了时间,你不再孤独,因为沿着他们的精神历程,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远方。

  因此,一个人应该具备最起码的历史感,你的历史感会给你提供一个时空的坐标,而有了坐标的人,不会被光怪陆离的现实拐卖。唯其如此,也才能最终拥有属于自己的心灵世界。还是王维,他归隐之后,就不再怎么提及那些“偶像”了,原因很简单,他与他们同化了,他过上了他们曾经的生活并且体味到他们曾经的体味。这样,他的日子才真正变成了自己的日子,不刻意于王君公、韩伯休,不着意于陈仲子、尚平,他成了王维,时光的河流中唯一的王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