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南关

    小城南关,汉族人之外,主要是回族人,后来有了藏族人。

旧城改造之前,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城南关的主街道远算不上宽阔,仅够两辆大车对开,从东而来,在清真寺北几十米的地方,拐个九十度的大弯,朝北而去。通往高级中学的巷道,接在那九十度拐弯处,西向而行,与东来的主街不在一条线上,略微偏南,跟主街形成不规则的丁字。高中巷道是主街外最宽的路了,可两辆较大的汽车相会,必得一辆开上道牙方能通过。其余联通主街和高中巷道的胡同,都进不了大车,或七折八拐,或起伏不平,山重水复,柳暗花明,陌生人误入其中,不费一番周折极难走出。主街跟高中巷道好容易被沥青硬化,道牙相隔的人行道,还连沙子铺不起,黄土裸露,包括四通八达的胡同。
丁字路周围,布满了高低错落的院落,临街的平房,山货铺、百货铺、铁匠铺、皮匠铺、寿衣棺材铺,凡所应有,另外几家小规模的单位,房子和院门比民居高大一点,和谐地镶嵌在民居当中。
每月“二、五、八”日,小城逢集,地点恰好在南关,在主街直尺形千多米的段落上,清乾隆时代就确立的。历史面貌已不得而知,现实场景曾非常火爆。当时小城市民就一两万人,“四关”的农户都种地,周围庄子有大量村民,抽空儿到集市嚷踏,将南关挤得水泄不通,人满为患。商铺的主人,不失时机地将货物移出铺面,琳琅满目招徕顾客。串集的小商贩,拿树枝或绳索圈地盘摆摊儿,叫卖之声此起彼伏。这叫卖与更多嘈杂的廛音一起,组成集市喧嚣的背景,尘封在亲历者的记忆当中。可叫得最响不一定最好,见缝插针挤在地摊中的农产品,瓜果呀蔬菜呀的,绿嫩,红鲜,黄脆,跟坐守其旁的主人一样,以浸了泥土的朴实和让人放心的成色,无疑是市民的最爱。
不逢集的南关相对寂寥。陇中高原的县城,街上总有清除不尽的泥沙。每天凌晨居民清洁卫生,扫帚响处,灰尘四起。遇了冬季,更有煤烟助纣为虐,南关有点乌烟瘴气了。
尘埃落定的街头,出现零星卖早点的,醪糟油条、鸡蛋烙饼,热腾腾站个点儿,为学生和上班族服务。居家老头陆续出门,戴白色穆斯林帽的,戴黑色瓜皮帽的,个别什么也不戴,乱一头白发,聚在约好的空地上,伸臂踢腿聊闲话,聊地方悍匪,聊天下灾荒,聊红军会师,聊土地改革,聊“总路线”“大跃进”……小城历史,被演绎成活的教材,听得年轻人啧啧稀奇。待太阳初升,闲聊老头散尽,象棋摊和扑克摊粉墨登场,等不到生意的商铺主人,背手摊边观战助阵。直到夜幕初降,街灯朦胧,拿啤酒瓶解渴的汉子,冷不丁吼几嗓子秦腔,力拔山兮气盖势的那种,让附近居民非常陶醉。
热闹的集市,清洁的烟尘,闲散的老头,暴吼的秦腔,全是南关风景,小城特色。南关依小城而温馨存在,小城因南关而性情独具。
不逢集日的南关,也有人头攒拥的时段。巷道深处有高级中学,中学对面有建筑公司,每天正午,高中学生下课往外跑,公司员工下班朝里冲,加上居民读小学初中的孩子回家吃饭,整个巷道便呈现挤破的节奏了,尽管持续十几分钟,可场面宏大,蔚为壮观。
也许承载的行人太多,也许其他原因,高中巷道的路面极易损坏。年年翻修年年坏。晴天满巷土,雨天满巷泥。居民学子,苦不堪言。街道是城镇的血脉。血脉不畅,城镇难以健康发展。于是在经济腾飞的背景下,改造旧南关的呼声特高。令政府始料未及的是,南关改造,比想象的顺利得多。为了宜居环境,回汉两族人,都通情达理忍痛割爱,该拆房子拆房子,该让地盘让地盘,经过数年努力,南关与小城其他各处同步,以崭新面貌呈现在了世人面前。
街道保留了以前的丁字形状,宽得多了,双向四车道,加上左右人行道,给人这边望不到那边的惊愕,横穿的时候格外胆战心惊。临街的院落平房不见了,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清真寺门楼设计超前,岿然保持了原貌,礼拜大殿却重新修筑,高耸的宣礼塔,巨大的绿色穹顶,与四周参差的高楼一起,在蓝天白云下,庄严而祥和。
超市,商场,影城,银楼……所有服务现代生活的,赶阵儿般矗立了起来,伴随醒目的广告和聒耳的宣传,以前挤在平房里的商铺,或审时度势另谋出路,或升级换代找了新址。小城的发展,不仅立体空间刺破云天,平面空间也空前拓展,居民数量更增加了几十倍。可有一点,新陈代谢的法则一如从前,无法改变。南关的街头,闲聊老头尽管也戴白色穆斯林帽,戴各色鸭舌帽、各式凉帽,或者什么都不戴,乱一头白发,但人早不是之前那一代了。闲聊的话题更与时俱进,兰州新区、北京环保、美国大豆、欧盟牛肉……海阔天空什么都有,并且一边聊,一边欣赏广场上衣着时髦的姑娘和大妈,伴着咚咚锵锵的音乐,旋转出优美的舞姿。每月“二、五、八”的集市仍固守一隅,偶尔不乏拥挤,可在宽阔街面的大背景上,少了从前的火爆,失了曾经的韵味。
好在高级中学还在,潮水般的学生依然涌现,给南关居民熟悉不过的激动。小城所属的基础教育名闻遐迩,被誉为“西北高考状元县”,对口支援甘南教育相对落后的地方。从小学到高中的各年级,有计划地接纳藏族孩子入读。父母之心天下皆然,身穿各式藏袍的家长探望或陪读儿女,成了南关的又一风景。
为适应小城的发展,高级中学随后整体搬迁了,一所初级中学入驻了高中旧址。初中的学生,无论个人体量还是群体规模,都无法跟高中比,众头攒拥的场景尽管每天上演,却不再具备涨潮般的壮观了。
城市的成长跟人一样,需要支付相应代价。新发展催生新阵痛,新繁华呼唤新内含。这需要广大居民共同努力,恰如家风的形成,依赖每个成员齐心营造一样。欣慰的是,小城南关的人文底色保存完好——旧有的汉族人在,回族人也在,加上借读的藏族孩子和陪读家长,新的南关必将踩踏时代的鼓点,承前启后推陈出新,焕发越发迷人的小城情怀。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