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共和国同成长】顺苦荣乐崎岖路

    光阴似电,日月如梭,不知不觉,我已步入耄耋之年。回首往事,感慨万分:共和国遭劫我罹难,共和国发展我升迁,我与共和国共命运,我与共和国同向前。


  1949年,在举国上下欢庆新中国成立的锣鼓声中,我考上了中学。中学6年,又当先进又入团,又常演出。1955年高中毕业,很顺利地考上了师大,翌年,光荣入党。这一时期,真可谓春风得意,踌躇满志,一顺百顺,万事顺心。

  谁知好景不长,风云突变,1957年“反右”,我这个涉世不深的年轻学子,“正当风华茂,倏遭暴雨侵,美梦犹未觉,先锋变敌人”。从此,我便开始了漫漫人生道路上的艰苦跋涉。1959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靖远一中“监督改造”。起初,连课都不让教,只在教导处打杂,继而准教,却不让我教我所学的专业语文,既教几何和代数,还得学着教俄语。每周27节课,一有时间,还得进行“劳动改造”,背粪、浇水、收庄稼,耨草、翻地、摘棉花,跟着马车拉水,赶着牲口碾场,什么活我都得干,什么苦我都得吃。由于超负荷的艰难运转,致使我这个20多岁的青年竟两次晕倒在讲台上,被同学们救醒之后,还得继续接着干。1966年,“文革”爆发,我们这些“牛鬼蛇神”,日子就更难过了,“劳动改造”竟成了积极争取、求之不得的“美差”,交代、批斗、游街,喷气式、陪桩、炒豆子,真把人整得鼻塌嘴歪,死去活来,提心吊胆,昼夜不安。好容易熬到运动后期,“复课闹革命”,我才又被恢复了上台讲课的资格。尽管当时仍然是“乍寒乍暖岁月艰,紧箍咒念心倒悬”,但我还是坚信尽力而为,把课教好。这一时期,我算是饱尝了人世间的各种苦楚与不平。

  1976年,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十恶不赦的“四人帮”,雨过天晴,万民沸腾。我更是激动不已,倍感兴奋。为了表达激动的心情,我忽然心血来潮,在自己的门上撰书了这样一副楹联:“四海欢腾四害除,小子我如醉如痴;万花竞绽万民喜,老张咱若癫若狂”。我自觉不用“醉”“痴”“癫”“狂”这些字眼,就无法表达我当时这种激情难抑的心态。果不出我之所料,时隔不久,我的“右派”身份,被彻底“改正”了,1956年入党的“老党员”党籍也被彻底恢复了,“阶下囚”一跃而为“座上客”,“反革命”一跃而为“老园丁”。此后,一顶顶光彩夺目的“桂冠”竟雨点般地向我飞来,中学校长、师范校长、高级教师、特级教师、市中语会理事长、省中语会理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真让人手不暇接,头不暇戴。从中学到师范,从师范到教院,步步青云,连连高升,工资一涨再涨,收入一增再增。这一时期,真可谓“时来运转棒发华,跌倒也拾金娃娃”,光芒四射,荣耀无比。

  1996年,我光荣退休。由于在位时弓弦绷得太紧,劳动强度太大,因此退下来之后,顿觉身轻体舒、如释重负,准备平平静静,安度晚年。为了表达当时自己这种无比愉快的心情,当年春节,我有意在自家门上撰写了这样一副春联:“无拘无束,无忧无虑,潇潇洒洒,退休真好;有亲有友,有酒有肉,热热闹闹,过年诚欢”。可是后来,在诸多亲友和莘莘学子的多次劝说下,竟改弦易张,做起“著书正世风,奋起更传薪”的“勾当”来。拙作《滋兰树蕙录》的出版发行,虽也曾产生过一点乐在其中的感觉,但稍纵即逝,很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进入耄耋之年,总得有个爱好才是,而我呢,“一不羡酒仙,二不慕烟皇,不做搂腰圣,不当麻将王,惟余两大癖,练字吼秦腔。练字不习帖,笔随心翱翔,行书图流畅,草书求张扬。秦腔无板眼,由性乱改腔,只求自己乐,管他什么章”。总之,想越清闲越好,越自由越好。但随着年龄地不断增长,手开始发抖了,笔提不起来了,字也就写不成了;秦腔高亢粗犷,也渐渐吼不动了。怎么办呢?总不能无所事事、推日下山,成为“等死队”的一员吧!想来想去,为了防止痴呆,还是重整旗鼓、再搞写作吧!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时间,就写成了40多万字的章回小说《风雨沧桑文武图》一部,旨在塑造一个能文能武、德才兼备的中学教师和高校领导的光辉形象,教育后代,激励学生。一发而不可收,紧接着又完成50多万字的自传《渭黄春秋——八秩晋二回忆录》一部,旨在把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所感所想、所撰所写、所涂所书留于后世,传给后裔。

  不难看出,这4个时期,各有特点,并且非常显著。第一时期,可以一“顺”字而冠之,第二时期,可以一“苦”字而概括,第三时期,可以一“荣”字而冠之,第四时期,可以一“乐”字而概括。

  第一时期,我之所以“顺”,是因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振兴,万马奔腾,百鸟齐鸣。第二时期,我之所以“苦”,是因为运动不断,动荡不安,提心吊胆,好人蒙冤。第三时期,我之所以“荣”,是因为“四害”被除,地覆天翻,冤案平反,光照大千。第四时期,我之所以“乐”,是因为改革开放,百花吐芳,盛世更盛,凤翥龙骧。共和国遇雨我淋身,共和国逢春我更新,我与共和国共命运,一起浮沉一起奔。往事历历,诚不谬矣!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