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能把你惹哭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事情一旦触动了人的软肋,就会让人伤心落泪。但是最让人伤心的莫过于主人翁在最关键的时刻说出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能让人撕心裂肺。

2017年秋天,天津某化工仓库爆炸,武警官兵数百人前去救火。前期到达火场的上百名官兵已经没有了任何音信,后续部队还在源源不断地向爆炸现场开进。一个小战士知道自己这一去肯定是凶多吉少,于是在消防车上,他用手机给他的战友发了一个短信:“我们正在去救火的路上,记住,给我妈上坟,我妈就是你妈!”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以后,从废墟中爬出来了一个小女孩,她满头满脸都是鲜血和泥土,她大声哭着喊道:“妈妈——,你在哪里呀?咱们的家没有了,弟弟也没有了——”。
在《卖花姑娘》这部电影里,顺姬的爸爸病故了,哥哥判了刑被关在监狱里,姐姐被迫给地主家干活,妈妈病倒在床上。八岁的顺姬觉得这个家无比可怜,虽然她双目失明,却决心为家里做点事,于是就偷偷地从家里走出来,从花店里租了鲜花在大街叫卖,她想卖花挣钱为妈妈治病。可惜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鲜花抛洒在了路上,拐杖也不见了,就在这个时候,顺姬的姐姐赶了过来,姐姐帮她拾起了鲜花,又从远处捡来了拐杖,结果拐杖断成了两截,顺姬说:“拐杖断了,没法子用了”。姐姐说“没关系,拐杖断了,还有姐姐在呢”。
美国当年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二等兵麦克拉·汉,几十年后见到了上甘岭的幸存者刘德发老人,仇人相见本来是格外眼红,但是他们却拥抱在了一起,哭了。之后,麦克拉·汉讲述了他在上甘岭战役中失去了左腿的经过。他说,当我们冲上阵地时,这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三十多具志愿军的尸体,阵地上只有一个小士兵还活着,他靠在炸断了的半截树桩上,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他看上去还未成年,而且非常恐惧,浑身发着抖,嘴里呜哩哇啦地叫着什么。我说:“别开抢,他还是个孩子,我们把他活捉吧。”旁边的一个士兵说:“他背着一个步话机”。大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炮弹像雨点一样从天而降,在我们刚刚占领的阵地上爆炸,我们连队一百多名战友全部倒在了这块阵地上。等我醒过来时,我们全连仅仅活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战友没有了双腿,另一个战友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左胳膊,而我的左腿膝盖以下被炸飞了,那个小战士当然也被炸飞了。后来翻译给我讲:“麦克拉·汉,你听不懂那个小战士的中国话吧?他在用步话机向他的上级报告说:‘我是851——,我是851——。敌人把我包围了。亲爱的首长,同志们,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1974年10月1日,当全国人民都在载歌载舞,欢庆建国25周年的时候,修筑独库公路的步兵十团的官兵们却穿着破旧的棉衣,在海拔3200多米高的天山上施工。当他们听见广播里传来了“歌唱祖国”这首歌曲时,非常高兴,就跟着广播一起唱,唱着唱着他们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原来今天是国庆节。解放军战士虽然觉得全国人民都在欢度节日,他们却在冰天雪地里修公路,多么让人伤心哟。但是,坚强的解放军官兵们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跟着广播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一名受了伤的战士,在快要咽气的时候突然十分清醒,他说:“我死了以后别放哀乐那个劳什子,难听死人了。放一段咱们部队自己的歌曲《怀念战友》吧。说着他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当我告别了战友的时候,好像那雪崩飞滚万丈,啊——,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和蔼的脸庞。啊——,亲爱的战友,你也再不能听我弹琴,听我歌唱——”。
一名参加过核武器试验的战士,恶性病变使他受尽了折磨。当他快要断气的时候,他拿起手机向他的战友们群发了一个微信:“再见了——,战友们!”从此以后他没有了音信。他的战友打电话、发微信都没有办法和他联系。几个月以后,从他的家乡传过来的消息,证实那个战士已经去世了。“再见了,战友们”是他的最后一条微信。
在《生死特种兵》这部小说里,特种兵的儿子死了,特种兵也死了,家里只留下了特种兵的妻子。这个妻子跟着特种兵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福,却受尽了苦难和连累,她因为经不住一系列的打击变疯了。她披头散发,举着双手满世界游荡,口中念念有词地喊着:“不——不——不——”。
在《海原大地震》这部电影里,回族青年从地震的废墟中爬出来,看见家没有了,父母亲没有了,心上人也没有了,他急疯了,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摊开双手,一边漫无边际地走着,一边唱着回族的花儿——
梦见尕妹子上了西华山
手里捧着红牡丹,
哥哥我拼命追过去,
醒来才知道一场枉然。
甘盐池的烟障大,
海原城里的黑水大,
哥哥想妹子心里像猫抓!
1949年9月30日午夜,关押在重庆白公馆渣滓洞的一百多名共产党员,明知道国民党反动派今天晚上就要全部枪杀他们,但是他们更加清楚地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明天就要宣告成立,五星红旗将要在天安门前冉冉升起,大家高兴地又是唱又是跳,完全忘记了他们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新中国他们却看不到了。以江姐为首的女共产党员们,拆下了红色的被子,在被面上绣起了五星红旗。遗憾的是他们谁也没有见过五星红旗的样子,大家凭着想象,把一颗大五角星放在中间,四颗小五角星分别放在四个角上。眼看着新中国就要成立了,人民将要翻身得解放,新的美好生活将要开始,可惜他们却要走向另一个世界,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大家视死如归,一边绣五星红旗,一边唱道:“针儿细,线儿密,一针一线绣红旗,绣呀绣红旗。热泪跟着针线走,与其说是悲不如说是喜——”。
在短篇小说《天山脚下那座坟茔》里,连长东喜为了保护维吾尔族新战士吐尔逊壮烈牺牲了。三年后的一天,连长的妻子把连长的尸体从烈士陵园里挖了出来,背着尸体向两千公里以外的河南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叫着东喜的灵魂:“东喜,这里是一个坎,慢点走。”“东喜,这里有一座小桥,小心点。”走累了,她把东喜的尸骨放在水渠边上,说:“东喜,咱们喝些水,休息一会儿再走吧。”休息了一阵以后,连长的妻子又说:“东喜,咱们结婚五年了,儿子都快三岁了,你却不管我们娘儿母子。你答应过我们,说过了年就要回来探亲,咱们的儿子天天盼你回家,儿子都快三岁了还没有见过你这位爸爸。盼来盼去盼来了你的消息,你道是什么消息?是你光荣牺牲的消息,你这个冤家,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家伙,你的良心哪里去了?你对我们母子许下的诺言再也没办法实现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