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穗谷子低下头 不是因为谦卑 ——浅析何军雄《风吹故乡》

生命是水一样的事物。

 
一穗谷子低下头,不是因为谦卑。俗世的尘烟太重,人间的恩情太深。
头顶阳光,才可镀上最纯粹的金黄。
荒滩、碱地,弱不禁风的书生,需要雪亮的利刃,披荆斩棘。
朝圣的路上,稻草已腐,藤条已断。
 
用锄头吧,前路虽然漫漫。
轻一点,慢一点。放过那只横行的蚂蚁,放过那株长斜的野草,允许野菊花独自绽放。
为这些留在身后的风景,把腰身再压低一些。
 
原谅踩过你一脚,使你掉了两片叶子的绵羊,它们吃草也吃粮食,得感谢它们口下留情。
原谅差点啃断骨头的大青虫,它把力道掌握到极致。不必感谢那只吃掉虫子的花公鸡,它们的职责是唤醒沉睡的太阳。
 
夜色与薄暮并不是你喜好的部分,但确实与你的忧伤相关。
一粒谷子要经历多少黑暗,才能打湿阳光的泪眼。
 
神不允许你放纵,你便是尘世最矜持的苦役。
 
一路相随,风是你苦旅上的朋友吗?
一面镜子,一把刀子,一床棉被。
每一个不眠的夜晚,刀子立在枕边,镜子放在床头,被子盖住最深的那道伤口。
 
——这一切,只有风知道。
 
光明在哪里,你点燃肉身就是。
向死而生的路,你向生而死地走着。
 
不必谈论月光,不必谈论雪花,舍身成仁的事物,都太悲凉。
说说荒野与荒野上的草吧。
在黑夜的寂静中,它们是绝无仅有反弹你回音的事物,一心向善。
在白日的暴雨中,它们是射向天空的箭镞,愤怒是草上霜,无上的牢固才是藏在你心中,永恒的盾。
 
苦行吧,麦芒上行走的刀客。
淤泥始终是碱水草的领地,而你,始终秉持一身黄金,低着头迎风傲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