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喽

    我书房兼卧室窗台上的花开喽,是一盆臭绣球。


  无意间,我看到了窗台上的臭绣球打出了点点红——如果不刻意留心则看不到的小红点儿。哦?花——打苞喽。我很高兴、更多是惊奇,因为这盆花是我与儿子从小区的垃圾箱那拾来的,记得当时快死了,蔫蔫的,不仅叶子打了卷儿,连枝条也软塌塌的,拿在手上直立不起来,有近八寸的株高。我问不到三岁的儿子“能活么?”与其说是问询儿子还不如说我在寻求一个把它植入花盆的理由,我至少肯定它根本就活不了。“能吧?”于是,我们便把它草草植于一个同样拾来,有俩裂缝的权且叫花盆的盆子里。浇水时也就沾点其它花花草草的光,随便淋点儿,不会有意浇水的。它只能这样了,活与否?与其说是看造化还不如说是全靠它自己了。

  很久的,很久的——它,半死不活。

  春节前,叶子很绿,这是我的第一眼。全株花草遮住了盆子,一点看不到花盆的大小、好坏、美劣,仅是有生机的感觉,接近生机盎然的味道。

  春节时,按我们的习俗,不论贫富贵贱都要贴春联、粘窗花的。我与儿子和姑娘贴了自撰自书的春联,粘了老鼠抱瓜的镂空“福”字窗花。正月十九那天早晨,无意间发觉窗花快掉了,拉开灯才发觉花骨朵儿从窗花的边边儿钻了进去或者说挤了进去。没在意,就小心地慢慢拉出花骨朵而重新粘好塑料质地的窗花,并检查一遍,同时把花盆往房间里稍稍挪了挪,也就是花与窗玻璃有了一定的距离,放心了。又过了大约一天,发觉窗花几乎掉了下来,仅仅是粘着一点儿,与其说是粘着还不如说是它被花枝托着。一细看,还是讨厌的花骨朵挤了进去。于是,只得改换窗棂重新粘。出奇的是,那花骨朵却再也没有与窗玻璃顶牛而是保持一点点距离而昂首半开。“花开半朵好,酒喝半醉妙。”

  这个花盆,因为裂缝被人抛弃;这花,因为普通且味道怪被人家当了垃圾;这土,随便挖了些泥土与沙子相混,不想却沉默几年后在二零二零的鼠年报春!我太不把它当回事儿,它却全力回报我们。

  就像这普普通通的臭绣球——别人将自己不当回事儿,自己却一定要争口气,这便是臭绣球昭示的第一层理儿。别人将自己很当回事儿,自己却一定要把自己不太当回事儿,尽全力回报该回报的人、社会,这是被人遗弃的臭绣球昭示的第二层理儿。却似乎全是真理——如璞玉一般。

  再想想啊!我们华夏民族,从来就没有因为他人是尊崇或轻蔑而盲目自傲或者自暴自弃过,更没有因为外界环境的优劣而张狂或者屈服过——总是在曲曲折折的历史长河里,如一条巨龙钻山劈波、勇往向前,任何艰难困苦,都会让我们爆发出核裂变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地鲜亮站立在东方!

  这并不芳香的臭绣球以及昭示的精神。我权且称为“绣球精神”,告诉泉泉与甜甜。

  我的儿子刚刚过了五岁的生日,我让他煞有介事地观赏我们的臭绣球之后很慎重地讲了我们民族历史上的天灾,也涉及了一下世界人类历史上在灾难来临时的壮举,侧重于心理状态的描述、比较、分析、引导。他虽然不太懂却再也没有提过去室外玩或者买冰糖葫芦之类的要求,乖乖在家学做八段锦、背《千字文》,玩猫抓老鼠游戏。我两岁的甜甜,在家里一听到电梯的响动,就大哭“我——要去广场玩,呜呜——”真正哭得让人撕心裂肺的难受。

  过了些时日,孩子口中多了一个新冠状病毒,并来央我,每每此时元金便凑过来“爸爸,给娃娃做个新冠状病毒,我要玩,好吗?”看着仰起的小脸一脸的童稚,我不知道给他兄妹二人说什么,如何说?他们的妈妈会很生气,骂不懂事的孩子。我只好引导“我们石头、剪刀、布,赢的是猫输的是小老鼠,玩!”元桢煞有介事弯下腰喊“预备,开始——”于是,在阳台上我们“猫抓老鼠”玩的笑声破窗而出,而马路上静悄悄的。如是往复,每每夜深人静的晚上让我想很多,很多。

  今天是庚子正月下旬的开始,包元桢小朋友虽再没有因为要去广场而哭闹过,也有了“世上只有妈妈好”的童歌,但我却因自己的无情抹杀了“去广场玩”的念想而无奈。姑娘呀!我怎么给你与你的哥哥说呀?怎么说我们楼后已经有62岁的老大爷感染,而相关的一个单元近百户人家被隔离呢;我又怎么给你二人说,当我看到隔离单元门口值班人员的帐篷时的心理呢;我又怎么给你二人说,长江中下游平原上那座千万人口的大都市的小朋友比你们更可怜呢;我又怎么给你二人说,那座爸爸曾经呆过很短一段时间的城市,如今让困难包围而我们民族正在奋力搏斗呢;我又怎么给你二人说,那座美丽而勇敢的城市的民众可怜而又勇敢抗争的故事呢?倘若我一说,他二人又会嚷嚷要个新冠状病毒来玩,就如我被姑娘逼得没法含泪画了个网上传的水母状新冠状病毒,而他二人高兴地拿上向他们的妈妈跑去、边跑边如放鞭炮地喊“妈妈,新冠状!爸爸画的。”

  孩子呀!哎——吃肉肉么?肉肉——吃!

  小甜甜、尕眼睛泉泉——看书喽!于是包元金的“天地玄黄”包元桢的“赵钱孙李”又嫩声稚气地响了起来。我看,下午就给花花草草剪剪枝、松松土、施施肥吧?与他兄妹二人一起干吧,而且臭绣球要与其它花草一样侍弄。就这样——

  是的,我们捡来的臭绣球开花啦,而且是生命力近乎顽强的——一片春意必将来临,的确是的。

  是的,被人抛弃的臭绣球开花喽,而且是在寒意未褪尽之际,竟然与文人骚客吟咏的四君子之一的梅花同季,却比迎春花早了很多呢!的确——是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