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里的幸福

    春分过后,小城,春天的味道渐渐浓了。和煦的春风吹过,新叶舒展着嫩黄的腰身,粉红的花苞挤眉弄眼,似乎要在某一个约定的时间忽然绽开。

阳光明媚,天空高远。远山和田野明净,土层松软,大地漫上一层鹅黄。忽然想去散步,在这春天的清晨。
我看看儿子因为骨折而绑着夹板和纱布的右手,还有脖子上的一圈白色绷带,试探着问他:“咱俩去踏青好不好?”儿子小眼睛一亮,问:“什么是踏青?”我说:“就是上山去找春天。”小家伙高兴地跳了起来,他已经在家里待了两周了。
他左手拿着小玩具,兴致勃勃地跟在我身后,走一段山路,我停下来问他:“右手腕疼不疼?”他并不看我,只顾一只手玩着小车车,心不在焉,用搞怪的语调回答我:“什么感觉也没有。”再走一段,我再问,他用机器人一样的方式唱着说:“一点儿感觉也没有,Sir”。我的担心一下子消失了,两周以来压抑和内疚的心情忽然明朗了许多。有时候,孩子真是一剂快乐的妙方啊!他简单的快乐会冲淡大人心里的烦恼,正如这春天的早晨,一缕阳光照进阴暗处的某一扇窗户,温暖的感觉随之而来,明亮的色调随之而来!
很快,我们就来到山上的一个凉亭旁,找了一块青草地坐下来,儿子一股脑将所有的食物倒了出来,然后开始不断地往他嘴里和我嘴里塞。他一边美滋滋地吃,一边念念有词: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光,今天的任务就完成。这就是他单纯而小小的快乐。我偷看他的小圆脸,红扑扑的脸蛋上沾满了面包渣,额头上留着的一撮头发让他的脸更逗了,粉嫩粉嫩的脸和亮红的唇,多像一朵正欲喷薄的花苞,孕育着的是无尽的力量和希望。他把脚凑近我的脚,说:“我的脚马上就跟你的脚长得一样大了。”说完就一蹦一蹦地到树丛里去了,并不顾我声嘶力竭地大喊“小心,慢点”。他一面竭力保护着自己的右手,一面用左手采集各种不同的树叶。有时候,叶子散落一地,他便小心翼翼地斜着身子蹲下来,一片片拾起,并一遍遍清点:松树的、槐树的、柳树的……最后高兴地向我报告:松树的叶子好像一把伞。说着便用圆嘟嘟的小手将叶子举到我面前,目光专注地盯着一撮叶子看。
太阳升高了,显得很有力度,我和儿子的脸都被晒得红彤彤的。想到下山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家务要做,我突然就催着说“咱们得赶紧回家了”。拐过一个大弯,儿子东张西望,摇头晃脑,磨磨蹭蹭。我伸出右手想要拉住他的左手,却见他朝空中努了努嘴,示意我去看,我朝他指的方向抬头望。眼睛被明晃晃的太阳刺了一下,只看见一个人好像悬在空中在修理路旁的太阳能路灯电板,就给儿子解释说“工人师傅在检修电路”。不料他还站在原地,再次仰头向着空中噘了噘嘴。我再次抬头,发现山头上一大片的桃花已经开放,形成一片花海,花朵的缝隙中洒下斑驳的阳光,让地面的影子都显得那么美。这是几株向阳处的桃树,也许就是今天一大早才绽放的吧,那些匆匆忙忙赶路或者去找春天的人们竟就忘了它的存在。我的眼睛被花照亮了,并不由得为这盎然春意惊叫了起来,挥起相机,将这意外的收获定格在我的心里。
我们的眼睛早已被日常的琐碎生活腐蚀得目光呆滞,我们的脑子满是匆匆的来去和生活的过往,以及那些远在天边的诸多心愿和虚拟的奢望,而对于当下的快乐,眼前的温暖风景以及掌心里细小的幸福,总是视而不见,我们早已失却了孩童一般发现、欣赏的眼睛和心灵。好高骛远、漠视现实成了我们生活的惯性。诸多的美景和美妙的时光都在我们的指缝间偷偷溜走,岁月暗了许多颜色。我们在不断地追逐,却将多少良辰美景、如花瞬间轻易地抛至脑后,在生命的长河里留不下一丝涟漪。
儿子看着我,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在得意地笑,红扑扑的圆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我弯下腰,使劲亲了他的脸。我伸出右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左手,他的小胖手那么柔软,像一个小馒头。从他学会走路,我就这么牵着他的手,无论人群拥挤或道路泥泞,不管悠闲散步或匆忙赶路,只要将他牵在手心里,我就觉得心里很安然了。捏着小手,幸福的感觉如同春日的暖阳照进心里。
转眼孩子就长大了,当时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再后来是小学生了。我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儿子已不再需要妈妈牵着他的手了,每次出门,他总是像一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窜出好远,然后又跑回我身旁,嫌我慢。我便真的很怀恋那时牵着他手时的样子,还有他仰着头问不完的“十万个为什么”的眼神,以及叫我“好妈妈”。如今,我再亲他,他会不好意思。记得有一次,他突然出现在我身旁,用手拍着我的肩叫了我一声“老妈”,我惊讶之余发现他似乎马上要跟我一样高了。如今,儿子长成了一米八的高中生,他站在我身旁时,我无端地感到自己的矮小。
想到将来有一天,他像一个大人一样站在我身旁,我需要仰着头跟他说话;甚至过马路时需要他牵着我的手;上楼时,他在旁边不断地说“小心,慢点”;我老问他一些永远不懂的问题,就像当年他问我的那样。时光流转,岁月轮回,一切都那么相似。多像现在我牵他手的样子。那一定是他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将掌心里的温暖和幸福传递并延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