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水

内心是期待一场雨的。然而我总是下意识地避开那种毫无确定的等待。让心辽远着,宏阔着,散漫着。无争,无执,无期,无待。这似有若无的一点点念想中,雨,终究还是没有来。

  这两天频频做梦梦到母亲。梦见母亲的目光和窗子透进的阳光交织在一起,忽闪忽闪在我的脸上跳着,梦到母亲笑着说话,那音调、那语气就像在叮嘱一个未成年的小孩,我却不耐烦地应付着……眼睛一睁,原来是一场梦,梦中种种场景那样亲切、那样熟悉,想着想着,眼泪顺着眼角流到枕巾上,滴答,滴答,湿了一小片。

  都说梦到亡人不好,我却从不觉得。说来也怪,每逢节气,比如除夕、清明、中元节、寒衣节等等,我几乎都能梦到父母,父亲去世时我还很小,梦到母亲则更多一些。有时跟朋友谈起这事,都说,家中最小的孩子,父母牵挂多也是正常的。

  这是迷信吗?肯定不是。真想让母亲把我抱在怀里,像小时候那样,给我擦眼泪,不停地擦。我哭,她也哭。现在回想起来,母亲的眼泪比我的更深,更无着。只是那时太小,不懂事罢了。

  雨,是哪一种水呢?眼泪又是哪一种雨呢?来自哪里?流向哪里?小草会流泪,树叶会流泪,大自然会,动物会,人也会。多浅的草,多深的山,多大的人,都会流泪,内心都会有一场雨水。

  我说期待一场雨,是那种独属春天的雨。柔软,耐心,无论冻得多么透彻而干裂的心都能让它细润成泥。春草的香清新,懵懂,美好,而春天的泥香于人而言是世界上最醉人的香,是让人任意想象的香。雨呢?不论是淅淅沥沥,还是缠绵颓废,都是好的,都会让人痴醉。

  千百年来,春雨年年如旧,带着对万物的眷顾从天际泻落,大地苍生得甘露而生长。而现在的我们,却没有古人静坐听雨的心境,没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摇头吟诵,更没有感恩上天“春雨贵如油”的膜拜。我们剩的,是一个颓旧的皮囊和一颗焦虑的心。

  泪是水的一种形式,雨也是水的一种形式,或冰或雪,或者还有诸多没想到的形式,最后都悄无声息无缘无由地流到人的心里,再以泪的形式淌出来。浑浊的泪,清澈的泪,冰冷的泪,温暖的泪……

  只要落雨,这春天的第一场雨,无论以何种形式,都是不辜深情,不负期待的。

  看看窗台上的那盆长寿花,已经养了七八年了。妈妈在世时,一直是妈妈在侍弄,花解人意,每年打春时就疯狂吐苞,隔一个星期就开花,那颜色那花形,简直就像红绸缎一样,浓艳且茂盛。可现在呢,满盆的枝茎散乱着,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年前我整个修剪了一下,这几天剪掉的枝茎上又生出了细细的芽,看着有点儿生机了。原来花也是有心的啊,你用心待它,它自然也会用心回报你。

  邂逅新绿,该是多大的眷顾啊!在窗台上一个小小的角落,如此美好的眼缘,又是累积了多少苦行呢?

  想起了《牡丹亭》中的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样惬意的春景,又有什么理由去辜负呢?

  春天的心事淌出来,每个人都应怀以一颗草木之心来恭望并祈愿,把人把心都融入其中去,而不是以敷衍的形式来对待。春为四季之始,万物在悄悄成长。无论怎么轮回,都充满着不可重复的新鲜,神秘,惊喜,不可预知,还有期待。

  大地依然空旷,却分明涌动着一些疯长的思绪,毫无方向地伸展着。春天的浩荡好比盛唐的诗歌,土地上破土而出的诗歌甚至比盛唐的诗歌还要声势浩大。

  春天本不多情,世人枉自多情。

  多情也好,无情也罢,春天自会临场。虫还睡着,雷声还在埋伏着,仿佛在耳边悄声说:“嘘,一切天机不可泄露。”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