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宁,心会宁(组诗)

   晨雾笼罩陪读村

雾从东山顶漫下来

将半山腰那些贫瘠的梦想

揽入怀中



此时,那些屋子走出的人

会不会怀疑自己已经在天堂

出来撒尿的孩子,会不会误以为

掉进了棉花糖



站在会师北路

我驻足、凝望。突然很羡慕

那些揣着目标和方向,匆匆行走的人

他们脸上也挂着一层乳白色的雾气



像刚从东山上下来

带着山林的新鲜和潮湿

像刚刚重装系统后

重启了自己

再上西岩山

那么多路攀上山

而我独独选了一条难走的



小野菊似精灵,飞鸟有妖气

阳光哗啦啦流下来

风毛菊和飞廉打开又一个春天



冰草滑倒了风

被艾蒿拦腰抱住

天空将蓝色的空寂,洒满山坡



一只山鹰,用双翼丈量着

西岩山丰饶的寂寞

一些人在陡峭上

修筑着从容



再上西岩山

草木斑斓,秋天

多了一张虎皮

意义

她捧着一把野花

穿过会师大桥,像捧着一个意义

旋覆花和小蓟

颤动出平平仄仄的韵律



白衬衣像一朵云

飘浮在牛仔裙的天空上

她的眼睛里飞翔着一群白鸽

嘴角露出槐花般的微笑



路过一个跪在地上行乞的小女孩时

她眼睛里的鸽子扑啦啦

落下来,槐花也落下来

她犹豫了一下

将那束花放在小女孩的面前

像放下了另一个意义

我挨着风毛菊坐下来

像挨着我的好朋友

我们一起看着远处的田野

和山下的城市



对面的梯田像绿色的波浪

一层层从山顶流淌下来

阳光在草叶上闪烁,一只蝴蝶向花飞来



二十二天了,我快要将自己

活成一棵兰香草的样子

把每一寸寂寞,都变成幽幽的香气



现在,我挨着风毛菊

坐在青草的簇拥里

大地轻颤,风具柔情

阳光投下来的光芒,有善意

我与祖厉河

相伴而行

大多时候,彼此都默默无语

偶尔路见不平,他也仅仅是咳嗽几声

而我,一路沉默到底

关于现实,我们都不想再说什么



两条同病相怜的河啊

满腔的苦水,也渐渐干涸

生活的泥沙铺满河道,淤塞泪腺

只有闪电裹挟而来的冤情

才能使我们涕泪滂沱



有时候,我也会依着他枯瘦的身子

凭栏而望,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

而他,失神的眼眸望我一眼

继续无声地向前走

关于命运,我们心里都十分清楚



傍晚的风在河湾里

来来回回地跑。两岸的人世

总是不动声色地演绎着真假美丑

而我们,两条心怀悲苦的河流

看清了生活的真相

却依然爱着生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