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大雅忆恬园

 转瞬间,著名诗人、恬园主人袁第锐先生已经离世十年,但我仍然觉得他还活着。回忆我与袁老的友谊是因诗结缘,因文相识。因为爱诗,我常闲暇公余胡谄一些古体诗,因为爱好,我也常把这些所谓的诗寄出发表。2000年,居然有一首小诗在袁老主持的《甘肃诗词》发表,我的不合平仄的句子被袁老修改合辙。袁老来信鼓励我买一本诗词格律的工具书读读,说我的诗有些意思,就是没有入门,看看格律,就会了。在袁老的鼓励下,我一发不可收拾,两年的时间,居然写了厚厚的一沓。2003年秋,我想将这些诗作结集出版,到兰州恬园拜访先生,求先生指正,作序,先生欣然应允。先生在我稚嫩的诗作上圈圈改改,点点评评,有的删去了平仄不合的句子,有的增改了充满灵性的词语,有的改生涩难懂为通畅明白,有的深化了激情意境,虽改得不多,但诗意欢然,令我茅塞顿开,深受启发。

  不久,先生亲笔书写了序言,称赞我“英年挺秀、才华横溢、身虽从政,而为学不辍,诗词亦卓然可观。”勉励我“尚希服膺古人、功夫在诗外、与夫多读、多思,尚友古人,察及当代,取长补短、更上层楼。至于格律方面,尤希留意,俾能得心应手,动而合辙,务求升堂入室,进而创意革新,必将成为诗坛健者。有厚望焉。”殷殷之情动人心扉。浸润在字里行间的那份优雅和谦虚,透露出长期文明熏陶下谦谦君子所特有的从容和自信。并给我题写了“槐英轩诗稿”书签。

  此后,先生每有新诗,或册页,或报刊,或单页打印,辄发来给我,教我揣摸学习,而先生每每都要在上面书上“财庭贤弟大正”,或“财庭贤弟哂正”。使我在受宠若惊之余,更感到前辈学者的高尚情操。我也经常到先生家聆教。

  一次,我到先生家,先生正好泼墨挥毫。先生不但给我赠送了他的墨宝,还给我的司机等一一赠送了。这在当今有些视书法为摇钱树的人而言,是何等的不可思议。须知先生已是名贯华夏的学者,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甘肃诗词学会会长。

  我见先生高兴,遂有得陇望蜀之念,求先生作一副嵌名联,先生也不推辞,铺开宣纸就写了起来:

  财通万户小康路;

  庭育千寻玉树枝。

  一挥而就,令我十分高兴。

  2004年,我编纂的《营防高氏家谱》即将付梓,先生闻之,题词祝贺:“齐鲁当年阙旧家,朱明万载证繁华。流长源远春无极,一谱新成庆靡涯。”

  因为熟了的缘故,2004年7月,我“以权谋私”邀请先生率甘肃诗人采风团到靖远采风。先生欣然。约请大腕诗人王传明、阮莲芬、张嘉光、萧雨涵、田玉林、黄永健、李翔凌、刘建荣等在靖远采风。诗人们游览法泉寺、凭吊虎豹口、拜谒将军墓、览胜乌兰山、品读鹿鸣园、题咏独石头、泛舟乌金峡、访问三槐村、登临古汉城、考察北城区,一路览胜、一路采风、一路歌咏,唱和吟诵,挥毫泼墨。“骚客放歌吟大雅,诗人兴会颂乌兰。”3天时间,得诗200余首。我又撺掇将这些诗与历代歌咏靖远诗词辑成《靖远放歌》,先生自告奋勇作序,刊行存世,成为靖远文化史上的盛举,至今传为美谈。

  在游览鹿鸣园时,先生对悬挂的联匾颇有兴趣,逐一观赏,逐一品评、赞赏、观叹。

  吟诗观画,诗情画意壮诗魂;

  抚琴听歌,琴韵歌涵润琴心。

  名利休熏心,莫贪身外虚荣;

  书画尽陶然,须抒人间真情。

  当看到这两副联时,先生回过头来:

  “财庭,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把关不严,显失平仄的句子也挂出来了?”他知道园子建设中文化和资金的事都是由我筹办的,因而批评了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道:“这都是我的两位老师的作品,我怎么敢改?”

  “有啥不行?你不能学聪明点?”说着,先生给我们讲了乾隆题“真趣”匾的事:

  乾隆一生酷爱游玩,六下江南。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乾隆游览苏州狮子林,见石峰重叠,路转峰回,连枝交柯,树木疏密,一弯池水,几曲玉桥,一时兴起,御书“真有趣”。当导游的状元黄喜在一旁觉得不免俗气,便说“万岁御笔千金,微臣一贫如洗,叩请皇上把中间的有字赏给奴才吧!”

  乾隆立刻明白了他的用心,也觉得太俗,传出去有损名声,便顺水推舟赏给了黄喜,成了“真趣”二字。于是留下“真趣”二字为匾额。现仍悬挂在狮子林亭中。

  我们不禁叹服先生的博学,更为先生的机智感慨。

  这两副联落脚两字“魂、心”、“荣、情”都是平声,犯了联语大忌,是联家最忌讳的。后来,没办法我将这二联改为:

  吟诗观画,诗情画意壮诗骨;

  抚琴听歌,琴韵歌涵润琴心。

  名利休熏心,莫贪身外虚物;

  书画能怡性,但抒人间真情。

  第一联将平声的“魂”字改为仄声的“骨”字,第二联将平声的“荣”字改为仄声的“物”字,上下联平仄相谐,成为一联。

  这之后,我与先生联系更为密切,凡去兰州,有事没事经常到先生家转转,听听先生讲话,看看恬园藏书。先生也常常关注我的工作、进步,关心我的诗作、提高。在先生的悉心呵护和指导下,我的诗歌创作有了很大的进步,我的诗作《槐英轩诗稿》出版发行,一些诗作得以在省内外报刊发表。2009年加入中华诗词学会,我创作的《白银赋》在《光明日报》发表,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肯定。

  2009年,闻知先生病了,我曾到家中探视,见康复有序,深以慰之。谁知2010年4月,嘉光女士打来电话,不幸的消息仍然来了,先生已于四月二十九日在兰州去世。得知噩耗,我立即率白银同仁赶到恬园焚香致祭,并撰写了两副挽联寄托哀思:

  举旗秉志,怀德履仁,卌年吟苑会盟,遗爱陇中光甲第;

  锐气憾天,诗名冠世,三月金城洒泪,伤心无处读华章。

  (连理格,嵌“第锐”名)

  湖海襟期,云天气度,数年蒙钟爱,翰墨序嘉,尚友古人,采风祖厉师恩暖。

  骚坛宿将,吟苑帅旗,旦夕传噩音,功夫诗外,察及当代,寻韵金城鹃泪垂。

  先生1923年生于重庆永川,2010年4月29日去世,享年88岁。生前担任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甘肃省诗词学会会长、甘肃省政协常委、甘肃省文史馆馆员等职务。先生诗词造诣深厚,是全国享有盛誉的古体诗词大家。先生的逝世是我国诗词界的重大损失。逝世后,总政治部政委喻林祥上将、甘肃省政协主席陈学亨、中华诗词学会代会长郑伯农等献了花圈、挽联。先生著有《袁第锐诗词曲赋集》《恬园诗词曲存稿》《诗词创作艺术丛谈》《恬园词话》等。

  往事历历,恍如昨日。如天风之远飚,如奔慧之长逝。袁第锐先生与我们永别了。甘肃吟坛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宗师、我们失去了一位肝胆相照的益友。心中念及,亦何悲之。所幸有先生的学生传承他的衣钵,他的厚厚的《恬园诗集》结集出版,他的诗文,他的精神,他的情操必将在陇原大地发扬光大,惠泽千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