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

  清晨,东方泛起鱼肚白,一大早我就来到了南街菜市场,正在购买蔬菜时,无意中看到了紫红薯,心想一定要买上几斤,尝尝鲜。

  乘坐在返程的公交车上,看着买来的新鲜红薯,想起了儿时母亲制作的红薯油糕……

  童年,老家河南的人们都会做红薯油糕。每到腊月二十三小年,母亲就让我去地窖里取红薯,洗净后,上笼蒸熟,趁着热气剥皮,然后放进一个大盆里用擀面杖捣碎直至成泥状。这时候,母亲将面粉和红薯泥搅拌均匀,和成面团,软硬合适,架起油锅。我是最爱吃的,当然也闲不住,洗净小手学着母亲捏油糕。接下来,母亲将油糕一一下锅,油锅里泛起油花,一个个油糕就像小精灵似的在油锅里翻身,很快变成金黄色,飘着诱人的香味,只见母亲把油糕捞出后放进小盆里,又开始制作下一锅。此时,我早已等得不耐烦,不顾烫手,拿起来就吃。

  那时候,总是一个馋。肉是不用说了,平时难得见到荤腥,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肉和美食。1961年前后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大多数人家都比较清贫,凡是能吃的都很缺少,一年只能吃到三分之一的粮食。母亲把红薯叶、槐树叶、萝卜樱、榆树皮、蒺藜面加工成各种饭菜,让我们充饥。春天里嫩草抽出的苞,我们叫“毛芽”,绿莹莹的薄皮里,裹着软软甜甜的毛条,剥出来放进嘴里,就是美味的食品。河边田埂上,凡是绿草青青的地方,都有孩子们忙着抽“毛芽”的欢呼声。野枸杞的嫩苔儿也是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美味,往往是抽出后,直接塞进嘴巴里,根本不顾它身上带着的涩青气。柿树开花时节,属于青黄不接,家家户户断粮,那时,馋极了就和小伙伴们偷偷跑到田里,用抽穗灌浆的青麦子在田野里烧着吃;生产队种了成片成片的西红柿,悄悄地钻进去吃饱了再出来。还有那些酸酸甜甜的柿子花和水煮的绿色刺叶菜,都是我孩提时代的美味。

  我爱捕鱼捉蟹。家乡的湨河里总有收获的惊喜在等着我。肉乎乎的小鲤鱼和“身披盔甲”的大螃蟹,我一捉一个准。我用小手悄悄地伸进河边的泥洞里,一堵一摸一捏,就抓住了螃蟹。在河边的鱼草里藏着很多的小鱼,我用割草的竹篮子,逆水向上捕鱼,一次可捉三、四条,用狗尾草把鱼儿一条条串起放在河岸上,继续捕捉。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有备而去,一次捕了一大桶小鱼,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烧地锅,把小鱼用泥巴裹好,做饭时扔进闪着火星的灰烬里,饭熟了,鱼也烧好了,然后在柴灰里刨出来,剥掉泥巴,清香扑鼻,雪白细嫩的鱼肉让人直流口水,美味的感觉无可比拟,这香味,萦绕着我的整个童年。

  敏感、饥饿的舌尖,记下了我童年酸疼而难忘的岁月,想起童年的母亲,想起童年的事,让人难忘,让人保持勤俭的美德,回味悠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