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早晨

 楼下的一片荒滩最近动工了,四五个挖掘机轮番上阵,隆隆的响声划开晨曦的薄雾,两三天时间,野草丛生、坑洼不平的废滩就被推葺得平平整整。又两三天时间,是在一个起迟了的早上,我拉开窗帘,强烈的太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楼下这荒废多年的土地上,突然栽上了一排排还没长出枝丫的树苗。

  看着那许多突如其来的生命,我有些发愣,站在窗边看了许久。

  我的心莫名地激动起来,窗外的艳阳下,来来往往劳作的人们、停在路边的四五辆皮卡和轿车、大铲斗徐徐升起又缓缓落下的挖掘机……在这样一个平平常常的早晨,仿佛就是在那么一刹那间,我看见春天铺天盖地的来了,它来得张扬,来得不遗余力。

  大概是寒假太长的缘故,这个春天总给人一种恍惚感,因为还没有开学,所以总觉得年尚未完全过完。窗外这个忙碌的清晨,让我蓦然清醒过来,已经是四月份了,武大的樱花都已开罢了吧。

  突然想下楼看看那些刚刚栽好的树苗,想融进那片忙碌里,真真切切地感受这撩人的春色。

  原来那些坑里栽着的树苗有许多个不同的品种,这在楼上是完全看不清楚的。我沿着树苗右侧的小路向前,不远处的大卡车正架装着刚刚被拆除成块的彩钢房的夹芯板,四五个工人有一声没一声地吆喝着,声音时大时小,几个小孩围着卡车嬉笑奔跑,被大人几句吼住,大概是说车旁危险,孩子们闻声散开,另寻他处去了。

  新苗尽头是一片密密的树林,垂枝的柳叶还不是夏天的鲜绿,是鹅黄吧,这鹅黄的叶子卷曲着,半展不展地随风轻曳。七八株榆叶梅点缀其中,密密的花朵盛开在浅绿里,几分耀眼又几分多情。

  我想起读高中时刚进校门的那片花园,铁栏杆围着的园里栽着满园的榆叶梅。刚上高一那会儿还不认识榆叶梅,一直以为那里是一园子的桃树,它们的花朵实在有几分相似,后来叶子长了出来,才发现那并不是桃树。

  还记得离花园很近的那家小商店,是学校里一位老师的老婆开的,商店里供着四五台座机电话,每到周末,往家里打电话的学生排成了队等在商店门口。店里也卖浅粉色的信纸。那是一个还会写信的年代,课外活动我常会约上三两知己,去店里挑信纸。

  校门口的“天鸿书店”里有每期必全的《疯狂阅读》,我是每期都追的,雪小禅的名字就是在《疯狂阅读》上看到的。转眼十年过去,青春和那段时光一起走丢了,但是后来又辗转搜到了许多雪老师的自媒体,关注了她的抖音和公众号。想想时间真快,想想缘分也真的美妙,这样一个从未够到也未摸着过的陌生人,竟就这样陪伴了我十年。

  上班后有时路过校门口,也是坐在疾驶的车里匆匆一瞥。总想看看记忆里的“天鸿书店”还在不在,书店的门口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一到周末就撑开书摊,书摊上郭敬明的《小时代》早已不卖了吧,那现在又在畅销着谁的书呢?

  这条路上有些冷清,一路走过,只看见一个浪娃的四十多岁的大哥,带着一儿一女,男孩子在前面绕着爸爸和妹妹奔跑,当爹的拉着女儿,慢慢地走,是在静享这春光吧!在这温润的春色里,小小的女孩儿咿呀学步,要开始她崭新的人生了,像这尽铺的春景,年年轮回,岁岁都是好风景。

  我知道,这个才学步的小姑娘,会在辗转的光阴里,上幼儿园、念小学、读初中,转眼又是一个十年。也会在转眼之间,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但她大概不会记得这样的一个早晨,在这个早晨,远山微微泛起黛青,新栽的树苗正咕咚咕咚喝着春水,河边的树林里,几个戴着凉帽的妇女提着竹篮捡拾地软。

  那时,微风不燥,春光正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