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笔芦沟堡(一)

    在甘肃省靖远县东北一百余公里处的北滩乡东北部与宁夏中卫相连处,有一座古老的村庄,据传古时芦苇丛生,漫无边际,加之沟壑纵横,故称芦沟。村旁有古城堡,因地而名,称为芦沟堡。

  芦沟堡是明代靖虏卫主要的军事堡垒,亦为西北防务要冲之一。其扣人心弦的传奇故事,独特的地理位置,久久地吸引着我们,遂携“会州拾遗”群诸位好友两次探访芦沟堡。
 
    城外的烽台
    车出平川,沿京藏高速东行,在王家山下高速,再沿国道109线到杜寨柯,转向北面乡间小道,绕道昆仑山、乱腰山,沿途经过塌墩子烽火台、兄弟民堡,一路即达芦沟堡。
  芦沟堡东通一马平川的兴堡子川(古称锁黄川),西控地势险要的永安城堡,北接连绵起伏的中卫香山,南望终年不化的千年雪峰,地势险要,“扼套酋之路,绾松疆之要”,久为兵家必争之地。
  芦沟堡三面环山,南边地势较高,古时有“高泉四五里,水草茂盛”之称。泉流涌出,汇流成溪,绕芦沟堡而过。溪水近堡处,有一山梁,绵延不断,形如巨龙,伏卧沉睡。堡南正对的山脉,因位置而称南山,又因山顶曾有无量祖师庙,俗称无量山。
  南山山基多为岩石,少见黄土。其上,峰峦叠嶂,层出不穷,形势险峻。登上最高峰,周围群山尽收眼底,甚至沟壑、小道也清晰可见,且皆向芦沟堡汇集,成万山朝拱之势。芦沟堡建在地势较低、群山环抱的小盆地中,此处藏匿军队,极为隐蔽。
  最高峰顶的山石土质与别处不同,有明显的人为痕迹。若用力踩踏地面,如同走在鼓皮上,微有反弹,在不远处听来隐约有声,似为空洞回音一般。稍翻土皮,随处可见斗大的石头、砖块,偶有瓦片。再转山腰,可见一盗洞,薄薄的土层下面,全为石块修建的地基。显然,这里绝非一般的烽火台,应该是一规模不小的藏兵碉堡。或者说,正是人们传说中所谓的“空心楼”。
  我们正猜测间,有俩老人上山来,便向他们赶紧打听,俩老人言说他们是另一峰头庙宇的看管者。老人告诉我们,在他们小时候,这座山头尚有古建筑存在,但又非庙宇。这也印证了我们的推测——这里当年是观敌瞭哨的一处营房。
  高峰东偏北约50米,另有一峰,也是人为堆积而成,但不再是空心,仔细观察,可知此处正是一烽火台。峰下东面山坡,有五处人为小土堆,正如许多城堡附近的一烽五燧,其形式和水泉二十里墩、索桥堡的烽火台颇为相似。
  此峰西偏北约50米处,又是一峰,其上有近年来修建的庙宇一座,背南朝北,供奉镇守北方的主神真武大帝。真武大帝即中国道教神北方玄武帝,亦称玄帝。清代因避康熙帝之名玄烨改为元帝。从方志和碑文中得知,在明代屡有真武大帝助战明军获胜的记载,故凡有城堡者,必在城外高台修建真武庙,且多这坐南面北。最明显的例子是明代嘉靖二十四年三边总制刘天和新筑郭城驿城时,商人李聪咸集议曰:“城必有神主一方血食之祀,下卫民生,上延国脉,非细事也,果可废乎?且事神安民,国家盛典;况先年北虏大举失利而归,虏中逃回者曰:贼见我兵俱披发仗剑,雄不可当,毋乃元帝乎?宜立庙宇以祀之。何如?”曰:“众志也。夫何疑!”(摘自《郭城驿建元帝庙碑记》)。此处真武殿基为古时砖石垒就,围绕庙宇一圈,古老的残砖断瓦处处可见。看庙的老人告诉我们,此庙正对芦沟堡城门,古庙与城堡同时修建,后毁于战火。现在原基新建庙宇,一如旧制。
  此三峰基本成等腰三角形,且互为犄角,内外照应,均为明代边防城堡的建筑特色。登高俯视,山虽不高,然似刀削斧砍,或悬崖峭壁,或怪石嶙峋。山下有条小溪,自西南蜿蜒而来,水虽不深,清澈见底,却难断其源。登高望远,峰堡相连,山水相映,耳听野鸦嘶鸣,疾风怒吼,给人留下了无限的苍茫险峻之感。
  可以想象,在建造不远处的芦沟堡时,其主持者内心想到,有真武大帝的护佑,狼烟烽火报警,将军士兵驻守,一定会固若金汤,坚不可摧。然而,谁可料到,400年后的今天,竟会落得满目萧条,尽是沧桑。
 
    历史的演变
    借助于史料记载,残存的部分文物佐证,老人们的讲述,我们的思绪飞到了400多年前的远古明王朝。
明王朝以摧枯拉朽之势推翻了蒙元王朝,但蒙古残余势力并没有彻底解决。黄河之北的景泰老虎山和宁夏河套地区就盘踞着蒙元的鞑靼部,终明之世,蒙古残余势力一直广泛活动于黄河以北地区,甚至常常偷渡黄河,入侵内地,烧杀抢掠,袭扰百姓。最严重时横行渭河流域,逼近长安,对明朝造成严重威胁。对于残存的蒙元诸部落,史称北元。为了防御这些北元残敌来犯,明王朝不得不在黄河边界设立卫所,修筑城堡、边墙(长城),并设立了三边(东北、华北、西北)九镇(辽东、宣府、蓟州、大同、延绥、偏关、甘肃、宁夏、固原)防御体系,分布重兵,分地防御,靖虏卫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
  据陇西进士、明万历户部主事杨恩《创建芦沟堡碑记》(见《康熙·靖远县志》)载:“靖虏介朔方、金城间,逼近虏巢。外则芦塘为其刍牧之场,内则芦沟为其出没熟道,腹地屡遭荼毒,当轴窃怀殷忧。”县志对芦沟堡还有记:“先年外寇出没无常时,饮马芦沟水头,深入打剌池、干盐池等处抢掠为害。”“且四面乱山错落形势,晓确鼠穷狗盗隐伏潜匿其中,瞭望不易,往往乘虚而入,发不及觉。万历乙未秋,套寇从长滩水沟时常入犯。”
  以上记载均告诉我们,芦沟之北,北元势力确实不小,前代防御维艰。北元银定成部落据此虽有三百余里,不时从喜鹊沟进入,侵夺沙古堆、苦水、白崖子等地,或者从中卫边隘黄沙岘、鸟笼岘、新旧高崖等地驰入,抢掠干盐池一带。其危害性已不仅仅是对边境的骚扰,甚至威胁到明王朝对西北的控制。正是如此,芦沟在这个时期的地理位置特别重要,修建芦沟堡迫在眉睫。
  万历癸巳(二十一,1593年),大司马(兵部尚书)魏学曾上奏朝廷,请于芦沟要塞处设堡寨、屯戍卒,以防备消除外来入侵的耻辱。魏学曾,字惟贯,号确庵,泾阳(今陕西泾阳)人。嘉靖三十二(1553)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兼副都御史,时任西北三边总督。然而,万历二十一年,正值东林党与内阁交锋的第一高潮期,政局的动荡,影响到竟无人敢承担修建芦沟堡之责。
  后靖虏卫兵粮道刘兑到任刚刚一月多,在清点先前的公文时,发现前人对芦沟建堡有议,即亲自前往芦沟村,查阅勘探地形,预算修造工程。毅然定案,剂粮调停,并说服军门李公、抚台吕公,皆答应其事。接着调兵遣将,于万历丙申(二十四,1596年)二月始筑,历时半年,同年八月落成。之后历经明清更迭,一直为一处军事咽喉要塞之地。
  芦沟堡因为就地取材,所以“财不甚费,民不慎劳,工不日成,兵不外徙,食不外增,一区画间屹然为腹地,保障居民宴然。”城堡建成之后,城周三里,城墙高达数丈,外置壕堑,内建楼台,公署祠宇,并有仓廒、营房等建筑,井然有序,炳然可述。
  据《靖远文史(2010年版)》载,芦沟堡建成后,设守备1员,中军官1员,坐堡官1员,统领军丁907名,所管墩台19座,隘口7处,火器770位杆。辖有边墙18丈,无墙斩坡边数十里,虽为孤城,亦为要塞之地。后来于万历二十九(1601)年铁锁关、索桥渡重修,很重要的一方面,也是因为芦沟堡屯戍抵御外敌侵扰,需贯通甘肃中部的交通要道,加强东西往来贸易。
  想想芦沟堡修建之前,本地戍防早夜惊心,仍不免遭遇不测之祸。是堡之建,极大地加强了对北元敌对势力的防备能力。为了战事防备通讯畅通,芦沟堡周围山头同时多处建烽火台。从烽堡远望后山,若有敌情,则永安、芦沟、索桥、中卫、安西等城堡烽燧迅传,相互堵截应援,特别是松山之战,新的疆域既定,明军于此有堡可恃,北元则无机可乘。真可谓“有备无患,蓄其威养,其锐斯,安攘之胜算也。”
  大明王朝修筑了自认为坚固的堡垒,加强了对外来民族入侵的防御,却忽略了对子民的关照。明末的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土地兼并极为严重,不仅地方的豪绅地主抢夺强占,还逃避粮税。朝廷、王公贵戚更像一座座大山压在百姓头上,沉重的赋税徭役最终全落在贫苦的老百姓身上。各种苛捐杂税不断增加,陕西又逢旱灾,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困顿,甚至无法生活,终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崇祯十七(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农民军攻破北京城,崇祯帝在煤山自缢,明朝灭亡。然芦沟堡似乎平稳过渡,不见有所破坏的记载。
  随着清王朝的建立,芦沟堡逐渐成为内地,战事也慢慢远去,农业生产得到进一步发展,有了“芦沟的粮、香山的羊”之美誉。至清朝中叶,经大量移民,军队就地安置,芦沟人口增多,加之处于交通要道,一度盐商云集,富户星聚,出现了繁荣景象。
  随着清王朝末期的腐败,加之民族政策的不当,清同治三(1864)年,陕西、甘肃境内爆发回民起义,引发大规模的回汉冲突。看庙的老人告诉我们,正是同治五(1866)年,回乱蔓延到芦沟,大量汉族百姓被屠杀,多数村舍被焚毁,芦沟堡城或许在此时被攻破,战火让城堡只留下一堆堆灰土、瓦砾,诉说着不尽的悲哀和苦难。
  如今这座历经浩劫的军事关隘、屯兵之地,已积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成为古城军事、祭祀、农耕、民俗等历史文化的载体。2011年12月2日,甘政发【2011】144号文件,公布了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芦沟堡遗址和磨子沟三角城遗址、仁和张氏民居(仁和四合院)同时跻身甘肃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行列。
  芦沟堡城内无井,城外有泉水势细微,是城内外军民赖以生存之根。这条小溪与芦沟堡患难相处,休戚与共,目睹了芦沟堡的兴衰沧桑,享受过太平岁月,遭遇过兵燹战火,曾为芦沟堡而悲伤落泪,曾为芦沟堡而欢欣歌舞,不怕风暴,不畏挫折,至今默默陪伴着失落的古堡。
  据看庙老人介绍,芦沟水(暂名)一度曾经苦涩,人畜不饮,近年来,牛羊骡马开始饮用,可见水质好转,正是环境好转,景象祥和之兆,亦如正在被翻开的芦沟堡古老的历史,丰富的底蕴,让人无限遐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