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袼褙里的芳香

 每个人都有旧时光,我也不例外。

  我的旧时光就藏在泥土的深处,藏在母亲贴在西墙上的“袼褙”里,每每阳光灿烂的日子,它们便迫不及待地钻出来,缠绕着我,温暖着我。

  在一年的四季中,如果你问我最喜欢哪个季节,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春季。

  因为,在这个季节里,有那么多快乐的事情需要去做,挖婆婆丁、弹泥球、放风筝、拧叫叫、帮助妈妈糊袼褙……

  我的母亲,瘦弱、清癯。

  每年母亲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布条,糊出一张张袼褙。作为鞋底不可或缺的材料,这些袼褙也就成为我们全家人是否能穿上新鞋的指望。

  母亲糊袼褙的时候,是我最欢实的时候。一会动动这,一会动动那,惹得母亲不时地呵斥:“别动乱了。”

  母亲是一个细致而有条理的人,糊袼褙前,她都会从炕稍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包裹,然后,把包裹里的布块挑拣出来。长条的、短条的、大块的、小块的,花花绿绿摆放一炕。

  母亲把事先整理好的布条放在面板上,然后开始抹糨糊糊,抹好后拿到外面贴在西墙上。不一会,外面的西墙上一块长约1米、宽约80公分的袼褙就糊好了。

  母亲糊袼褙的时候,我也总会过来捣乱。

  “妈妈,这个小布块,我抹糨糊。”

  “妈妈,这个长布条,我帮你去贴。”

  这时,母亲便会微笑着说:“好,你来,你来。”

  见母亲应允,我拿起抹好糨糊的布条就往外跑。“快回来,你不够高,把这个小木凳拿上。”

  当我站在木凳上,把布条贴在母亲用手指点的地方,母亲的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

  母亲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一边笑眯眯地说:“瞧,俺的小黑多能干。”

  记得有一年,母亲有事要出门,临行前特意叮嘱我,“小黑,看天要下雨,千万别忘记帮妈妈把西墙的袼褙收起来”,我连连点头,“放心吧,我会记得的”。

  乡下的春天,总是那样招人稀罕。含苞的柳条、冒芽的婆婆丁、河边撒欢的野鸭、哞哞叫的耕牛,让沉寂的乡村灵动起来。

  “黑哥,咱们去拧叫叫呗!”

  邻居二丫的要求,勾起了我的玩心。

  “好的,哥用柳条给你做一个。”十岁的我,立马放下手中的作业,手牵着二丫向门外奔去。

  春天的柳树林泛着淡淡的绿,微风吹拂,散发出清新略带苦涩的味道。其实,位于村东头的柳树并不能称林,仅仅有三棵树。

  我随手折下一个细细的柳枝,轻轻拧动,然后,把芯杆抽出,再用指甲撸掉一小块皮,叫叫就做成了。

  含在嘴里,用力吹,会发出悦耳之音。

  “黑哥,我要吹。”

  说完,二丫从我手里抢过刚刚做好的叫叫。

  “黑哥,你再给我做个大的。”

  二丫的贪得无厌,让我忽略了天空中此刻多了一块乌云,也让我早已把母亲的叮嘱忘在脑后。

  雨虽然持续只有二十几分钟,但当我回到家里,却发现贴在西墙的袼褙,早已被雨水淋湿。

  母亲回来,看到鼓胀的袼褙,一脸诧异之色。

  “我不是让你看家吗?你干嘛去了?”

  “我——我——我”

  由于害怕,我说话变得吞吞吐吐。

  我把全家用来做鞋的材料弄坏,本以为,母亲会打我,可是,母亲却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安慰我说:“别怕,妈妈再想办法。”

  在计划经济年代,物质极其匮乏。许多东西都需要供应,母亲用来糊袼褙的布条,是她用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才积攒下来的,袼褙的损坏,也就意味着全家将没有鞋穿。

  不多时日,空空荡荡的西墙,又多了两片袼褙。

  袼褙晾干后,母亲便从包裹里拿出鞋样,每晚都会坐在煤油灯下,按照鞋样小心裁剪,然后,把剪下来的鞋底叠起来,用细细的麻绳纳,做成千层底。

  母亲不但勤劳,也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

  母亲手里的活计总是忙不完,白天,她忙于洗衣做饭,忙于喂猪,忙于把酱块子放进外面的缸里……而到了晚上,她又拿出纺锤,忙于纺制麻线。

  母亲有一个大绒的包裹,里面除了针头线脑,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绒线。

  每到晚间,母亲便用这些彩色线在鞋帮上绣,不几日,一双虎头鞋便制作完成。

  “小黑,快过来试试,看合脚不?”

  我在外面玩耍得满头大汗,刚跑进屋里,就被母亲叫住。

  坐在炕沿上,母亲把一双崭新的虎头鞋穿在我的脚上,“下地走走,看挤脚不?”

  我立即从炕沿上蹦下来,在地上连蹦带跳。

  看着我高兴的样子,母亲的脸上也会露出惬意的笑。

  后来我才知道,由于我的不经心,造成了袼褙损坏,母亲为了让我和哥哥、姐姐都能有鞋穿,偷偷地把她的一件花格子衣服剪掉,用来糊袼褙。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少不更事时,我对唐代诗人孟郊的这首诗并无多深的理解,而今,当我也身为人父,我才深深地体会到,母亲不但把她对子女的爱,纳进鞋底,更纳进心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