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三三)

    刚进什驿东门,从门楼子上跑下来四个保安队的兵,一下子把孙伯玉压住捆上了。伯玉知道这是章贯川捣的鬼,可能因他早上止不住流泪惹的祸。老实的聚业一见把伯玉捆上了,吓得一步都挪不动了。那两个赶牛的小伙子中有一个胆子稍大点的连声问:“老总,这是做啥哩嘛,我们来驮尸,是章大队长准许的嘛,咋能随便捆人哩嘛!”


  一个保安队的兵冲上去给了这小伙子两耳光,骂道:“碎驴日下的,有你嘴里胡摆摆的啥哩,再黏糊,老子毙了你!”

  从被抓住伯玉一直没有说话,他觉得没有必要和这些兵痞黏,此时见这个兵打人骂人耍威风,再也憋不住了,手被捆着,就一头撞了过去。这个兵正耍威风没提防,一下子被他撞趴下了。伯玉跳脚大骂道:“你大的个毬,不就是吃了两天公粮嘛,耍啥威风哩。老子就是犯了法,也犯的是国家王法,没有犯你家里的法,凭啥打人骂人?驴日的,有本事给老子胸膛上穿个窟窿,还算你爹没把你白日!”

  伯玉的这一撞和一番蛮话,气得这个保安兵眼里火星子直冒,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枪托就要往伯玉身上打,伯玉撑得硬硬地让他打。一个领头的一看伯玉是个硬头子货,知道这人不好惹,担心闹下去万一滋出事来不好交代,就赶紧制止。他朝那个举枪的兵瞪了一眼,骂道:“老鼠舔猫屄,没事寻事哩,好好把人押上走!”这个兵才蔫蔫地收了枪,一伙子押着孙伯玉走了。

  为什么突然扣押孙伯玉呢?这完全是孙国甲捣的鬼,他要借机整一下孙伯玉,公报私仇。

  早晨孙伯玉他们走后,章贯川美美地睡了一觉,中午起来,一身轻松地坐在房子里喝茶。这时候,孙国甲溜了进来。章贯川心里高兴,夸他昨天夜里的事干得利索,并告诉他,把那个捆着的班长放了,给上几天假让他好好养养伤。孙国甲趁机进了谗言。他告诉章贯川,这件事据他看还有幕后操纵的人呢,要不,孙兴奎怎么那么胆大,敢杀嵇风鸣的舅?章贯川问,你说的幕后人是谁?孙国甲说跑不了孙伯玉和史全喜他们。他说他和孙兴奎、孙伯玉是一个庄上人,知道孙兴奎是个愣怂二杆子,他和嵇家无冤无仇,没有人指派他杀人做啥哩。

  章贯川问:“你有证据吗?”

  孙国甲说:“有。”

  于是,他就把孙伯玉如何与史全喜密谋商量整治何清智以及那天早晨孙伯玉如何急着寻孙兴奎等事联系起来讲了一遍,甚至还说了孙伯玉怎样被唐世麟当做探子打伤以及小时候为护持聚财与何清怀作对的情况。特别是伯玉被唐世麟当做探子抓起来的事,不能不引起章贯川的重视。

  章贯川听了孙国甲的汇报后大怒,当即拍案而起,大骂道:“怪不得哩,夜黑了他们拿上钱来要我开脱这个贼皮,我没答应,还把他们训了一顿。今早上这家伙来一听人被打死了,还滴了眼泪,原来他们是一条道上的人。像这样的坏种留下以后都是地方上的麻达,有这话你咋不早说?”

  孙国甲答道:“没有今天早上这件事,我早说了,大队长也不认得他呀。”

  章贯川笑道:“好啦,他后晌要来领尸,你安排上几个人把他逮起来,按通共、扰乱地方治安罪治他!”

  孙国甲见目的已经达到,就喜滋滋地敬了个礼答声“是”出去了。

  聚业他们见孙伯玉无缘无故被保安队的人抓走了,一时吓得没了主意。 过了一会儿,还是那个挨了两个耳光的小伙子胆正,他提醒聚业说:“尸首我们是拉不成了,应该赶紧回去个人报告伯玉妈。”

  聚业一想也对,当即打发这小伙子跑回庄里。

  听说伯玉被保安队抓去,一家子都慌了,大哭小叫,一时乱了套。

  过了一会儿,伯玉妈稍微镇定下来,觉得这时候光哭也没有用,得先想办法打听清楚儿子如何被抓,究竟为了什么事,然后再设法救他要紧。伯玉妈听那个小伙子讲了伯玉被抓的过程,断定这是有人密谋陷害伯玉。联系到这两天伯玉为救兴奎卖地和找章贯川的情况,心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就是孙国甲。她知道伯玉在什驿没有和什么人有交道,跟保安队更没有任何关系。唯一有牵连的是营救兴奎这件事,而这件事伯玉是送钱给章贯川呀,章贯川即使不给面子把人救不下来,也不至于连救人的人都抓吧?那么,在这件事上唯一能兴风作浪、嫁祸于孙伯玉的可能就是孙国甲了,孙国甲在章贯川跟前能说上话,凭他的几句谗言使章贯川抓一个小小的孙伯玉是很简单的事。

  伯玉妈这样一分析,头脑清楚了。她觉得现在要救伯玉,只有赶快寻史全喜想办法,史全喜和伯玉好,在救兴奎这件事上他和伯玉一样积极,现在伯玉受了带累,他肯定能管。

  主意一定,伯玉妈打发儿子季玉跟上伯玉妻到什驿去照看伯玉,她自己引了三儿叔玉到史家老庄去找史全喜。为了能走得快一些,她让叔玉备了毛驴,扶她上了驴。

  临走前,娘吩咐大儿媳和老四季玉,到什驿后不要多说话,先想方子能同伯玉见上一面,万一不让见,就想办法把干粮送进去,不要让儿子饿下。

  走过孙家塬的大崾岘,骑在驴身上的伯玉妈边走边思谋,越思谋越不对。她想,抓她儿子的是章贯川,章贯川既然抓伯玉,肯定要给他寻一个罪名,这个罪名八成与孙兴奎杀人有关,如果给伯玉安上一个共谋杀人的罪名,史全喜与这件事也有了干系,这时候让史全喜去救人不是连自己也搭上吗?

  她当即改变主意,决定不去找史全喜了,而是直接上西塬,去找能管着章贯川的大官去告状!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