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三五)

    史全喜当天和孙伯玉一起从什驿城里出来,一路骂着章贯川翻过了沟。在孙家塬峁头上,他们分了手,全喜一个人翻过大崾岘回了家。回家后因为走困了,吃了晌午饭就躺下睡觉了。一觉睡到大后晌,醒来后觉得一身轻松,伸了个懒腰正要下炕,忽然本家侄儿史占儒进来说,孙伯玉在什驿被保安队逮了。全喜大吃一惊,一骨碌从炕上跳下来,抓住占儒的胳膊问:“咋啦,为啥逮他?”

占儒答道:“为啥逮他说法多了。有的说是孙兴奎在保安队上打得招不住了供的他,说杀何清智之前他和孙伯玉一起商量过;有的说是孙家塬北头老四在章贯川那儿告了黑状,老四的大娃不是在保安队上吗?还有的说杀何清智这事还有你,你们事先和孙伯玉一起商量下的。我不知道这事的底细,赶紧跑来告诉你,你思想上好有个预备。”
全喜知道这些情况后,赶紧去告诉母亲,母子俩先商量一下看怎么办。
全喜母亲听了儿子说的这些情况后,坚信这件事目前对儿子全喜还没有大碍。
她对史全喜说:“据我看,章贯川眼下还没怀疑到你,也不会抓你。为啥?你想,这件事肯定不是兴奎供出来的。兴奎这娃讲义气,他在临死前决不会乱咬人。何况,杀何清智本来就是孙兴奎一个人干的,你们事先也没有商量过,他怎么会乱咬你呢?再说,这件事如果与你们有干系,那章贯川在那天晚上你们去的时候为啥不抓,非要等到第二天后晌?”
母亲的分析有道理,全喜不由点了点头。可是他又问:“那你说为啥章贯川要逮我伯玉叔?”
全喜妈说,这八成是有人在你们走后告了阴状。刚才占儒不是说了,北头子那个老四和伯玉家一向不和,他的大娃不是在保安队上吗?这事跑不了这一家子!不过,即使老四家的人日的鬼,他现在至少还不会带雪(连带,牵连)到你。
母亲这样一分析,史全喜心里明白了,胆子也正了。他问母亲:“那你说我现在该咋么办?”
母亲说:“章贯川虽然凭一两个人的几句口舌逮了你伯玉叔,但目前他还没有证据,他现在肯定急于找证据。所以你伯玉叔这几天可能已经受大苦了。你们从小到大,你有事经常寻他做帮手,现在他有难,你不能不管,而且要管还得快些管,迟了万一打得招不住,胡乱招认下什么,你想救他也来不及了。”
全喜接受了母亲的建议,连夜奔向什驿城。
进城后,全喜一时不知该找谁,急得在街上胡溜达。正走着,忽然看见了李浩天的兄弟李浩远,全喜一下子有了主意。他跑过去拉住李浩远的手热情地问候。史全喜也算个不错的人家,和李浩远家也有来往。李浩远一见是史全喜,非常热情,问他啥时候来的,来什驿有啥事。全喜就把李浩远拉到一个僻静处,说了孙伯玉的情况,并说出请李浩远出面搭救孙伯玉的意思。
李浩远也认得孙伯玉。他对史全喜说:“娃我知道,是个利气人。不过,让章贯川直接放人,光我恐怕还不行,最好由我哥出头。”
全喜说:“那最好了,不过,不知你哥愿不愿意帮忙。他这个人是个不问世俗事,只读圣贤书的人,谁能请得动哩吗?”
李浩远摇了摇头说:“你说的不对。我哥对人帮忙最热情了,特别像孙伯玉这种人,没有求不动的。我看,要请只有你出面直接去请,我说他还不一定尽快去呢!”
根据李浩远说的情况,当天晚上史全喜找到了李浩天的家。出乎全喜意料的是,李浩天一听史全喜说了孙伯玉的情况,不但答应全力以赴帮他,而且当天晚上就要去。他对史全喜说:“出这事之前,像嵇家这样拿人不当人看的行事法,我知道迟早会出事的,这是犯众怒嘛!再富再威风的人也不能把所有的人都不往眼里看嘛!为这,我还专门冒着大风找过他们老当家的,这个老东西大概福享得昏了头,竟然都没管。”
临出门时,全喜把准备好的一摞子银圆拿出来放到李浩天的桌子上,李浩天当即变了脸,一把抓起银圆就要往外摔,急得史全喜赶紧解释说:“这不是给你的,是让你拿去交给章贯川的。”李浩天双目圆睁,气哼哼地大喊道:“他章贯川疯了,敢收我的银圆?”
章贯川在办公室热情地接待了李浩天。
听李浩天说明了来意,章贯川客气地一抱拳道:“大先生,你说的这个娃娃有合谋杀人的嫌疑,我正在问。不过,大先生既然为这事黑天半夜来寻我,我章贯川不给谁面子,也不能不给大先生你的面子呀!这样吧,今黑了我打算再问一问,实在问不出大的麻达,明儿一早请大先生屈驾过来一趟,我们商量个妥帖的办法,既能救下这娃,也让兄弟我对上峰有个交代。”
李浩天本来想说:“你现在才问证据,就提前逮人吗?”可是因为要求人家,章贯川对他又很客气,硬是憋住了没有问。
别看章贯川玩弄王文深、嵇风鸣这类人物像耍猴一样随心所欲,既落了人情又得了钱,还叫你喘不出来,但在李浩天跟前他却不敢来这一套,向来一是一、二是二,规规矩矩,实实在在。这是为何?
原来,这是什驿人乃至整个陇东人的一种风尚。
陇东,历史悠久,民风淳厚。从古至今,在当地形成了一种崇尚文化,崇拜有文化、有知识的所谓“识文人”的一种社会风尚。到了陇东地区,无论庆州城、董志塬,哪怕一个偏僻山村,你都会看到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这里的人无论穷富,家家房屋里必然悬有字画、楹联之类,老百姓称其为“中堂”。即使房屋再简陋、院落再邋遢,甚至穷得吃了早上没晚上,但字画挂得还很考究,装裱得也很精致,里边不乏名人名作和艺术精品。正因为有这种时尚,所以一般人们都很尊重在文化上有素养的人。即使此人无官无位无职无权,哪怕是穷困潦倒,一文不名,但只要文化素养高,下笔成文,出口成章,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文墨深”,他就会得到社会的承认,处处受到人们的敬仰、崇拜。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