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陶瓷小镇

  1

  早晨,第一缕阳光照着。

  工人、学生……急匆匆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创造、延续一座城市的繁华。

  在一座老旧的车间,阳光透过玻璃,穿过空气里的陶土灰尘,打在一只半成品的陶罐上。

  没有一个工人,静的,我听见了陶罐的心跳。

  瑟瑟发抖……

2

  “探寻黄河之美”新华社的导演是一位女同志,穿橙色的羽绒服,有着江西女孩的小巧,瘦瘦的,跟了黄河一路。

  在陶瓷小镇,她把镜头对准一只瓶子,久久凝视。

  那陶壁,正好吻合她的腰线。

3

  工人师傅,弯腰,从一堆黑色的泥上麻利地抓了抓,然后抡起胳膊,把泥块贴向旋转的模具内壁,柔软的泥顿时变得乖巧听话,竟然立了起来。

  这些黑色的泥土随着嘈杂的重金属乐,跳起激情的华尔兹,不停地旋转,锻炼成一个个臃肿的大缸。

4

  在陶瓷小镇,温度是烫的,可以是1300度。

  时间可以穿越,从新石器,到汉唐、宋、元、明、清,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器形、釉色和结晶。

  徘徊过来,流连过去,最爱还是民国的黑釉瓶。

  端庄——她的心情真的揣摩不透。

5

  在陶瓷小镇,我想起诗人安蓝,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为了五块钱,忍受着几百度的高温,背负着几百公斤的瓷砖,在一个寒风凛冽的夜里,在车间后面的土厕所睡着了,差点掉进坑里。

  她温情地写道:那段记忆像一朵窑变蝴蝶釉,装点着我的诗篇。

  这样的记忆装填了整整一代陶瓷人的生活,一座城市的开始。

6

  在陶瓷小镇,在心里,我把张克华老人又念了一遍。

  他像一只黑色的罐子,从泥里取出的一只黑陶罐,坚强了一辈子,用体内的洪荒之力和陶瓷磕磕碰碰一辈子。

  秋天的时候,突然松开手,碎了……

7

  在陶瓷小镇,“探寻黄河之美”采访团的十二辆名爵汽车潇洒地泊在十二兽首前,陶瓷泛着温润的色,汽车藏着不羁的心。

  香车配美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琴声起,黄河落,按照属相配对,追着波涛继续寻找。

8

  在陶瓷小镇,我想起摄影师刘大理老师,一个懂生活、有追求的老人,一个特别爱美,善于发现美的老人。

  住着30多年的老房子,家里空荡荡的,退休金全部用在了摄影上,生活很简朴,爱美很昂贵。

  记录着土如何变成陶,一座城的涅槃。

9

  两米高硕大的缸,都是食品加工企业的订单,酿造我们的美好生活。

  一想到它们的用途,嘴里涎水直流,是醋的酸爽;一股咸香涌上舌尖,是酱的浓烈;最迷人的是酒香,忘记了多少人的夜。

  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但我们不能忘了苦难,走过的路,使用过的器物。那些物美价廉,用途广泛的缸,曾经远销陇东、河西,甚至青海、宁夏和内蒙古,贮水、做醋、腌菜、酿酱油、装粮食……

  耐用的老伙计,平川憨厚的“老实人”,吃了苦,积了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