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三六)

    章贯川是土生土长的什驿人,从小受这方面的熏陶,当然一样崇仰文化人。他和李浩天同长在一个什驿城里,小时候他很顽皮,没大没小,天不收地不管,可是每当见到斯斯文文、受到人们普遍赞扬的李浩天,就自感猥鄙三分,这种心理一直影响他到今天。所以凡是遇上有李浩天出面的事,他都尽量收敛锋芒,小心翼翼地处理,唯恐惹恼了这位脾气古怪、性格高傲的“大先生”而使自己当面受辱。

这一晚,章贯川连夜提审孙伯玉。他要从孙伯玉的嘴里掏出合谋杀人的证据来,好把李浩天堵回去。尽管章贯川打了问,问了打,变脸吓唬,好言抚慰,孙伯玉翻过来倒过去还是一句话:“兴奎杀人前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恨何清智欺人太甚,也许兴奎不杀他我会打他一顿甚至杀了他,但兴奎杀人之前并没有和我商量,这是事实。”
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孙伯玉已经遍体鳞伤,几度昏迷。连章贯川也熬得招不住了,天明后只得下令让那两个人好好看住孙伯玉,等他醒来了再接着问,吩咐完就回房关上门睡觉去了。
刚躺下不大一会儿,有人敲门报告,说西塬王专员派人送了一封信来。章贯川奇怪王专员有啥事直接给我写信?章贯川赶紧起来接待来人。等把信打开一看,原来是让他放了孙伯玉。他不明白孙伯玉一个小百姓,怎么连王专员也亲自关照他。从王专员信上的口气看,几乎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他害怕了,心想幸亏没有把这人致死,否则万一专员查问起来还真不好交代哩。
章贯川想了一下,有了主意,起床后,立即吩咐底下放人。这时孙伯玉还昏迷着,章贯川派两个人把他抬到大门外面,通知其家里接回去。
一会儿孙国甲来了。他每次到章贯川这儿都是像贼一样偷偷溜到房子前轻声喊声报告,得到章贯川的准许后蹑手蹑脚地进来,几乎不发出一点响声。他的举动许多人都看不惯,认为这人心术不正。今天,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溜进了章贯川的办公室,问章贯川:“大队长,你要把他放了?”
章贯川鼻子里“嗯”了一声。
“逮也逮了,打也打了,事情基本有哈数(条理、眉目)了,咋能放哩嘛!”孙国甲说。
章贯川道:“我有我的打算,你不要管了!”
孙国甲再不敢黏了,又要蹑手蹑脚地出去。刚走到门边上,听见章贯川大声说道:“跑不了他,你放心!”他答应一声“是”。
孙国甲走了后,章贯川立刻换了一身便服,内穿蓝绸袍子,外套黑缎马褂,朝门外走去。守候在隔壁套间的护兵一看他要出去,马上跟上来四个,章贯川朝后摆了摆手说:“就在近处,去一两个就行。”护兵们遵照吩咐只跟去了两个人。章贯川出了保安队大门,径直朝西街李浩天家走去。多少年来,每走到这座门楼下,他都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
李浩天在他的书房里接待了章贯川。当听说章贯川已放了孙伯玉时,还以为是自己出面说情起了作用,心中很高兴,对章贯川竟破例客气起来,章贯川略坐了一会儿,来这儿表功卖人情的目的已经达到,就告辞出来了。
再说孙伯玉,被抬出大门时,来接他的是妻子和四弟季玉,还有史全喜领了史家老庄的一个小伙子。孙伯玉的四弟季玉虽然只有十二岁,但他的脾气在弟兄几个里面是最暴躁的。平时伯玉看他是妈的老生儿,小小的又离了爹,就最偏爱他,他对哥的感情也特别深,几乎是拿哥当父亲一样看待的。他一看哥哥被打成这样子,当时就火冒三丈,哭着跳着要冲到保安队里责问章贯川,被全喜他们硬拉住了。全喜劝季玉道:“你还小哩,不知道世事的深浅。人能放出来就不错了,再不敢胡拧龇了。这地方么,还能评出啥理来?”老四在他们的劝说下才逐渐平静了。几个人在什驿就地雇了一乘轿子,把伯玉扶进去半坐半躺下,一直抬回孙家塬。
伯玉妈这天早上知道王专员准了她的状,已打发人带着他的亲笔信去了什驿,觉得再等在这儿没必要了,就向门房的人打了声招呼,带着三儿子叔玉又往家里赶。打算先到家后再打发人去什驿打问孙伯玉的情况。
娘母子出了东门过了八里铺,看见一个小饭铺,妈知道出门时烙的干粮昨天下午就吃光了,就问叔玉:“宝娃你饿了吧,要不咱们就在这儿吃上点?”叔玉说:“我还不饿,咱朝前走上一截子再看。”
妈说:“反正走到阿达也得吃,不如就在这儿歇一歇,吃上点,一路走着有精神,离家还远哩。”
叔玉说:“那好。”就找了个台台扶妈下了驴。
娘母俩进到饭馆里一看,一个不大的屋子安了两张桌子,半早上吃饭的人还少,只有里面一张桌子上坐了两个吃饭的。伯玉妈搭眼一瞧,这两个斜背着身子吃饭的人都穿着黄军衣。儿子的几番曲折,连遭磨难都与军队有关,所以她一看见穿军衣的就反感。伯玉妈当即转过身没好气地对叔玉说:“宝娃,走,咱们不吃了,挨到楼子庄了再吃!”叔玉答应一声“嗯”,娘俩转过身就要朝外走。
不想伯玉妈这一声大,引起里边两个吃饭人的注意。伯玉妈刚走到外边台阶上,那个当兵的一挑帘子跟了出来,冲着伯玉母亲的背影叫:“大奶,你咋在这儿哩?”
伯玉妈吃了一惊,定睛细细一瞅,大喊一声:“发子!”立刻泪眼模糊了。
伯玉妈在庄里是个出了名的贤惠人,对谁家娃娃都像自己的亲娃一样关怀照顾。特别像老举业这种没了老伴的家庭,她更同情这些娃娃,平时一有空了就过去帮他们缝缝连连。遇上孩子们没吃的了,她有多没少地给送上点。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