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三八)

    开始发子哭的时候,伯玉妈想劝,又一想,兴奎死了,发子肯定很伤心,当下兵的人,性子烈,就让他哭一阵出出胸中的闷气也许好一些,就没有硬劝。她知道发子哭够了,必然要冲动起来,想着为哥报仇,到时候一定要劝住,不能让发子去冒这个险,把这个娃也搭上去。现在她见发子果然冲动了,再不劝不行了,就一把拉住发子的胳膊说:“发子,你不能这样想了。说实话,兴奎当时杀何清智,事先我知道的话,一定劝他不要这样做。何清智虽然可恶,拿屎盆子往塬上所有人的脸上扣,但是,打他一顿或是直接找嵇家评理不也是办法?为啥要连自己的命都搭上呢?现在事已至此,无法挽救,咱们不能再豁上命瞎弄,送上一个又一个。人家章贯川手里有枪有队伍,上面还有唐世麟这些人撑腰,你能弄过人家?算了,娃,一口气好忍。算账不算账等以后再说,今儿你先跟我回去,你爹想你眼睛都快哭瞎了。”


  伯玉妈一番苦劝,发子才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很快吃完饭,准备启程上路。在上路前,发子才顾上把和他一起来的小伙子给伯玉妈作了介绍。

  和发子一起走的年轻人叫何明,东面沟畔人。他就是那年和福儿给沟畔拓明娃家拉长工,去西塬窑上送柴时撞了陈忠义的马头,后来与福儿一齐报名当了兵的那个人。陈忠义在兴城沟里受伤死了后,他的营被陈国璋改编成了警卫第五营,何明和发子同在炮连当兵,这几年他们都成了军官,在陕军的炮兵旅里当副连长。何明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他原来不想回来,打算再混几年手里钱多了就在潼关附近找个媳妇安家。但是,经不住发子再三鼓动,加上他又见这些陕西人日眼得很,经常抱团整他们,担心发子一走他们人更少,力量更单了,再受陕军的气。于是,就和发子一起申请了编遣。他打算陪发子先到孙家塬住上几天,然后告辞回沟畔老家,在那里托人说上个媳妇,两口子和和美美、认认真真过日子。

  话说了,人也都认识了,伯玉妈着急伯玉的事,让叔玉赶快扶她上了驴,四个人加快步子朝孙家塬赶去。伯玉妈到家后伯玉已经回来了,但人伤得重,一时清白一时糊涂,伯玉妻正愁眉苦脸地不知该怎么办。

  妈一见儿子回来了非常高兴。她是个刚强明理的人,知道只要进了保安队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挨几顿打那是免不了的。母亲把儿子全身细细地查看了一遍,觉得儿子虽然伤势不轻,但幸亏都是外伤,生命还没麻达,于是,她赶紧打发人请医生为伯玉治病。

  伯玉回来的当天晚上,来看他的人很多,连北头四爷也来了。他拉住伯玉的手说:“这是咋么弄的嘛,你不会给打你的人说,你和国甲是一个庄上的,你还是他四大嘛!”

  伯玉说:“章贯川日弄我,国甲有啥办法?我不想把国甲也带上。”

  发子和何明来的时候伯玉非常高兴,他强支着坐起来,拉住发子的手和他说话。当说到兴奎的死,他们都哭了。伯玉说:“你哥天天念叨你,后悔自己当时跑慌了,没把你引出来,不知道你是死是活。”

  发子得知伯玉为救他哥连家里最好的地都卖了,非常感激。伯玉说:“这有啥哩,当时只想着为你哥留一条命,谁还顾得上地,卖了就卖了,以后有钱了再置办嘛!”

  当听说何明要回沟畔去,伯玉和伯玉妈都竭力劝何明不要回去了。沟畔里既然没有亲随人了,还回去做啥哩!那儿毕竟在沟边上,地陡坡大,一年收成也不好,不如就在咱塬上安家落户算了,两口子人嘛,置上几亩地就够吃了,有发子我们在,互相也有个帮扶。

  何明是个痛快人,见娘母俩说得恳切,又觉得伯玉这人可交,加上发子的苦苦挽留,当即下了决心,不回去了,就在孙家塬落户,和发子、孙伯玉他们在一个庄上过日子。伯玉他们对何明的决定当然高兴。

  当天晚上,四爷从伯玉家出来后,刚回到自家大门上,就见门口拴了很多马,还站了两个背枪的。他大吃一惊,正要上前搭话,二儿子国鼎从门洞里出来了。国鼎来到爹跟前悄悄说:“爹,嵇家北庄嵇风鸣团总来了,在房里等你呢!”四爷心里一下紧张了,不知道嵇风鸣来有什么事。

  四爷在上房里见了嵇风鸣,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只见嵇风鸣穿着一身普通袍褂,人长得白净,样子也斯斯文文,不像人们传说的那个凶神恶煞般的形象。

  嵇风鸣一见四爷回来,很客气地站了起来。四爷上前一把按住他说:“啊呀呀,嵇团总,你咋能到我这儿来啦,快坐着,快坐着,你一站起来我老汉更不知道咋招呼你啦。”他当即喊人烧水备饭。

  嵇风鸣摆摆手说:“你不用招呼了,黑了吃啥饭哩,我来找你有点儿小事商量一下就走,你快坐下。”

  四爷笑着说:“有啥事哩嘛,还要你亲自跑一趟?你打发个人来通知我,我到庄上或楼子庄团上找你不就成了?”

  嵇风鸣诡秘地笑了笑说:“这一趟来回几十里路哩,我们年轻人不跑,还让你老年人跑?再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到南塬来过哩,趁黑了闲着,出来转一转,不一样散心么?”

  两人都虚套了一阵后,谈话逐渐转入正题。

  嵇风鸣说:“我来寻你是有关孙伯玉的事。”

  四爷说:“伯玉啥事,你们把人都放了?”

  嵇风鸣说:“人是章贯川放的,他放了,我还没放哩,我来寻你就是商量这个事。他合上人把我舅杀了,听说前两年我大舅那个事也与他有关。他还收留了个贼女子,弄得你也家破人亡。对这样一个心黑手硬的贼种子,还能让他安安稳稳地活着?这几天我一想这事就气得不成,来寻你商量个治他的办法。”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