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三九)

    一提到小儿子国瑜的死,四爷就从心里发冷。他咬牙切齿地说:“还能有啥办法,这人歪,连保安队都惹不起,我一个种庄稼的还能惹得起?你有气,当我不气?这两年一想起我娃的死,我一夜一夜都睡不着。可是,我娃都殁了几年了,他还活得旺旺的,咱能有啥办法?”

嵇风鸣说:“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个坏怂。不过,事情还得一步一步来,反正不能让他太安稳了。”
四爷问:“究竟怎么个弄法?”
按照嵇风鸣的意思,保安队刚放了人,还不好一下子明目张胆地整死孙伯玉,但现在就要下手,先逼得孙伯玉穷困潦倒、走投无路了再收拾他。
他的具体办法是,由四爷挑头,先在庄子、地上找岔子寻衅闹事,弄得伯玉在庄上难以落脚,搞得他一家子狼哭鬼嚎,到那时嵇家就会出面,甚至不惜动用嵇风鸣的民团势力,找借口逮住孙伯玉,或杀或剐或活埋到时候再说。
四爷听了嵇风鸣的计划,沉思了一会儿说:“能成,只要有你嵇家撑腰,搭到尻子后头垫着,我什么都不怕了,还怕整不倒他个穷饿种!”
事情说定了,嵇风鸣当即告辞要走,四爷热情地挽留,他说:“团总你难得到我庄上来,今天既然来了,天也黑了,你就在我这烂土炕上将就住一晚,明早亮亮堂堂上路不就成了,何必黑灯瞎火地要往回赶呢?”
嵇风鸣说:“不了,我来时引的人多,早上走一大帮子,万一叫那个货听到了风声有了警惕就不好办了。”
四爷见他这样说也就不再坚持了。
临出门时,嵇风鸣招呼人从马褥子下面一个褡子里取出一摞子银圆给四爷放下。四爷吓忙了,双手捏住褡子口死活不让打开。他急得红头涨脸地说:“这成了啥啦嘛,你能亲自到我这儿来,就已经高看我了,何况团总是在帮我嘛,咋敢叫你花钱哩!”
嵇风鸣摆了摆手,让四爷松开褡子口,以极平淡的口气说:“孙伯玉是你我共同的仇人,我们说的这事不存在谁帮谁。这点钱是我爹叫送给你的,你们老年人之间的事我不管,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四爷见嵇风鸣这样说,也就不再做作了。
嵇风鸣为什么下这么大决心、绕这么大个弯子亲自出面部署整治孙伯玉呢?事情还得从兴奎杀人那天晚上说起。
那天晚上嵇风鸣和章贯川关于要买孙兴奎一条人命、用他的头来祭奠其死去的二舅的事情说妥后,连夜赶回楼子庄,安排了几个人,打算第二天下午如约把孙兴奎接出来,再拉回嵇家北庄处置。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章贯川既想得钱又想得功,连夜处死了孙兴奎,第二天嵇风鸣扑了空。他从章贯川的办公室里告辞出来后,脸气得蜡黄蜡黄的,朝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骂道:“这个兵痞,这个贼日的,出尔反尔,真他妈不是个好毬日下的!”
骂归骂,章贯川他暂时还不能惹,只有在兴奎这件事上泄火寻事。他当即赶回嵇家北庄,将章贯川临时变卦,收了钱又不给人的情况向老爹作了汇报。
嵇登云虽然老了,但精明仍不减当年。他听了儿子的汇报后安慰他:“不给算了,钱撇了就撇了,等于喂了狗了。我想他章贯川这回拿了我们的钱事情没有办成,以后再碰上啥事找他的话他也不会推驳。不过我想,你舅这个事恐怕不是死了的那一个人干的,他背后肯定还有人。那天李浩天来寻我,说我把所有的人都不当人看没有好下场,这话恐怕是有人对他说的。我听那个伙计说,那天杀你舅时一共有四五个人呢,不知道那几个人是谁,一定要追查。另外,我又想起来那年你大舅去买地,也是冒冒失失上了人家的圈套,害得他有家难回,我们家花了钱又丢尽了人。把这两件事连上看,就可以看出,南塬上确实有人和嵇家明防暗算地作对,对这个人我们一定要挖出来,收拾了。在这件事情上决不能手软,软了以后就没有嵇家走的路了!”
嵇风鸣问爹:“那么据你看这个人是谁呢?”
嵇登云答道:“跑不了那个史全喜。这人在南塬是个富家,做事不那么平顺,着急了连他舅都不认还认谁哩。另外我听说还有个姓孙的,和史全喜有交情,这人有头脑、有胆量,经常帮着他。这几天我叫人去打听了一下,姓孙的叫保安队章贯川抓了,不知道啥事,也可能章贯川闻到了一点啥风声。你叫人查一下,杀你舅与这个姓孙的有没有关系。有没有都一样,只要他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子,和史全喜关系亲密,咱们就先拿他下手,再不说啥,先除了史全喜的帮手,拾掇他史全喜就好办了。”
嵇风鸣道:“这个姓孙的我知道,是孙家塬上人,前几年咱们这儿不是出了个大案吗?孙家塬一个老汉给儿子娶了一房媳妇,成婚那天晚上新媳妇把女婿杀了逃跑了,至今没见音讯。听说这个女子就是姓孙的这个人逃荒从外地引来的。”
嵇登云问:“这人叫啥名字?”
嵇风鸣说:“叫孙伯玉。”
嵇登云一拍大腿说:“成,就从这儿下手,打听一下这个老汉是啥情况。如果这一次保安队上不治这个孙伯玉的罪,咱们就活动这老汉以通匪罪告他。”
嵇风鸣说:“那恐怕不行,这个女子虽然是孙伯玉引来的,但他一口咬定是在逃荒路上碰着的,别的没有啥联系,至于娶亲杀人与他无关,也奈何不了他。再说,这女子杀人之前半年孙伯玉就不在家里,硬要把这事往他身上扣,扣不上咋办?”
嵇登云反问:“那你说咋弄哩?”
嵇风鸣说:“你老人家说的对着哩,我们先查。另外我想寻一下那个老汉,看是咋么个人。如果这人还有一点脏腑,我们就伙腾他出面和姓孙的闹,我们再搭到尻子后头给他撑腰鼓劲,事情搞起来了再寻疤疤子治他,还怕治不了他?治倒了这个姓孙的,从他身上我们再挖史全喜的疤疤子,看他还咋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