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羊群

     也许是小时候有过一段放羊的经历,这二十年来,总会有一群羊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在梦里,我置身在寂静的山谷里,放牧着我家那一小群羊只,羊儿如朵朵白云零星地散落在山坡之上。山野里到处弥散着庄稼的清香。我懒洋洋地躺在山坡上,看着远处迷蒙在烟雾中的几个村庄。忽然,在山的另一头出现大批的羊群,它们浩浩荡荡,象浪头一样直向我的小羊群涌动而来,伴着羊群“沙沙”的蹄踩土地的声音,还有羊群啃食草根时发出的“噌噌”声。有时是一群羊,有时是二、三群,都带着陌生的野性,在山坡无数的草根间“沙沙噌噌”地涌过来。眼见两群羊就要“头”碰“头”了,我拼命地奔跑,我要拦住那群羊,以免我家那少得可怜的羊群被它们挟裹而去。我跑得很快,耳边有风响,但不甚烈,就在我跑到羊群跟前时,天上一块白云摇摆着飘了下来,落在山腰的羊群间,云朵散去,一位穿着羊毛长袍的人走了出来,轻轻地将手中的鞭子一挥,两群羊瞬间向两边分开了,如潮的大羊群便朝西而去,一会便没了踪影。我在梦里长出了一口气,人就惊醒了,身上有潮潮的感觉,我知道那是汗。
这个梦总是反复出现,来得快,去得也快。那么大的一群羊,在脑海中说没就没了,连一根羊毛也没留下来。在梦中,我最希望大群里的羊能落下一两只来,那样我就会把它们赶进我的小羊群里,从而在晚上回家时换得父亲的表扬。父亲带着微笑的表扬常使我激动异常,心里倍感温暖。然而在万能的梦里,我的愿望一次也没有实现过。
这梦常使我困惑。我也曾找了位解梦大师来寻找问题的答案。我给那位长着小胡子的大师敬上一支香烟,然后躬身请教一番,得到的答案是:“你会心想事成,会生活幸福。”仅这两句话而已,其他的无论我怎么虔诚地去问,小胡子大师只是把狡黠的目光收回到眼镜后面去,再也不肯多说半句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努力探寻心里想的各种好事,可惜心里想的好事实在太多,而能在生活中实现者则寥寥无几。于是我不再相信大师心想事成的话了,开始探寻起幸福来。
什么是幸福,我真的幸福吗?
这个问题又使我困惑。有个微信段子是这样说的:当你在仰视别人幸福的时候,你同时也被仰望着。
去年我们一行四人去老家的“黑池灵湫”采风,在黑池灵湫的河道里,正好碰上小时候一起放过羊的海子。见面时他仍旧习惯性地挤两下他那双毛毛的大眼睛,然后露出一口黄牙冲着我们笑,接着高门大嗓地同我们打招呼,最后他吩咐和他一起放羊的男人看好羊群,便领着我们去了他家,招呼我们吃他自家种的沙地西瓜。当冰爽的西瓜沙瓤不断地进出在我们唇齿之间时,我发现海子的脸上洋溢着满足和幸福。幸福原来如此简单。一院房子,一个老婆,一群羊,两个孩子,几亩山地,这就是海子的全部生活,但在我的眼中,海子是幸福的。
同样是我儿时的伙伴连军——一位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商人。他曾一度风光无限,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社会地位,都可谓是如日中天,但最终却因为经济问题而逃亡国外,他的生活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凡是被通缉的人,无论逃到哪里,也不会获得片刻安宁。他和海子比起来,谁更幸福呢?也许连军以前的幸福,在海子和我的眼中,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现在我和海子平淡的幸福,不正是连军所向往的吗?
儿时的一个陀螺,一把玻璃球,一只毛毽子,一张弹弓,都会使我们幸福地傻笑半天。
上学时,一本小人书,一件新衣服,一句表扬话,一段暗恋,也会使我们眼里心里都有种快乐。仿佛感动是火苗,快乐是干柴,两者相遇,必是温暖和幸福。
工作了,一个单位,一个家庭,一次鼓励,一段关怀,更是另一种的甜蜜和幸福,它们分散在日子里,在光阴的流转中渐渐沉淀,历久弥新。
幸福无处不在,它等着我们去发现、去辨识。当我们滤掉自私、冷漠与仇恨时,幸福就跟着来了。
再说说我梦中的心愿吧,假使我真的挟裹了别人的羊只,回到家中,父亲会微笑着表扬我吗?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中,我都未遇到过这样的好事,所以无法知晓父亲真实的态度。不过我那小小的“贪愿”在无所不能的梦境里都无法实现,可见梦也并非是完全自由的。也许在我内心深处,并不是真的想要那一两只羊,而是父亲带着微笑的表扬怂恿了我吧。至于我做梦的缘由,想必是睡觉时蹬了被子,与解梦大师的“会心想事成”“会生活幸福”并没有直接关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