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林 解 疑

     衣食无忧,方便快捷的现代生活,总是让人感到软绵绵的,似乎处于无筋无骨的状态,像鱼或者泥鳅,永远生活在水或泥潭之中,看起来接着地气,其实,是趴在地上活着,缺乏足够的勇气,挺胸昂首地站立起来。网络时代把我们带到电脑或电视机前,不是玩游戏就是侃大山,不是看恐怖大片就是听靡靡之音,将骨质浸泡得又酥又软,将意志淘洗得既薄又脆。我们的生活与黄钟大吕和英雄豪情渐行渐远。

  那年,和朋友驱车到景泰县中泉乡老龙湾石林观光,车停山下,环顾四周,呈现眼前的便是一派自然淳朴、苍茫悠远的动人景象。古老的黄河流经这里,绕了个大弯,抛南岸遍地绿锦,撒北岸满山黄绫,便掉头东去。于是,南岸阡陌纵横,绿树氤氲,房舍俨然;北岸悬崖错列,立壁千仞,争奇斗绝。这便是石林了。时至正午,金色的阳光直射下来,使本来泛黄的岩石变得黄里透红。脚下河水奔流;头顶雄鹰翱翔,显得挺拔而伟岸,嶙峋而巍峨,雄奇而威严。我一下子被这天造地设、神工鬼斧般的自然杰作所震撼。不由心中默念:久违了,黄河奇观。
  凝视良久,我不禁疑窦丛生,情思勃发,连连发问。
  俗语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们只要在土地上播下种子,有了阳光的照射、空气的抚慰和水分的滋润,就能生长出粮蔬、瓜果、花草和树木,这是谁也推翻不了的天条地律。然而,不知土地神给你们这些石头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使你们获得了生命,破土而出,拔地而起,以钢筋铁骨般的身躯,屹立于黄河之滨,这实在是前无先例,后无来者的一大奇迹,这实在让人不可思议。
  ——我问石林,石林不语。
  伫立你的脚下,潜心阅读你,品味你,如同阅读一部神话小说,品味其中的神奇与魔力。心想,这地方叫老龙湾,顾名思义,就是龙的故乡。岸上曾有龙王庙,水下必有水晶宫了。莫非你们本是龙王的龙男龙女,龙子龙孙,过腻了宫中舒适安逸的生活,耐不住宫中寂寞无聊的岁月,趁龙王鼾声未息,借着朦胧月色,纷纷跃出水面,突兀岸上,看天上日月星辰,尝地上风物人情。看着,看着,以至着了迷,以至出了窍,站着,站着,以至站成了禅、站成了神。
  ——我问石林,石林不语。
  在一般人看来,石头只不过是石头。只有曹雪芹慧眼独具,在石头的世界里,一眼便认出青埂峰下的那块石头,是女娲补天遗弃的炼石。因怨恨自己未能补天,心想投身红尘,体验一番人间的荣华富贵,便被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幻化成一块“通灵宝玉”,在贾府登堂入室,于贾宝玉胸前流光溢彩。谁知世事难料,后经几世几劫,返回原地,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镌刻其上,被空空道人抄录传世。曹雪芹识出了炼石,炼石成全了曹雪芹。世间的因果关系原是这般奇妙。
  我不妨借用曹公的眼力,步着曹公的后尘,追问石林:莫非你的前生也正是那块炼石,眼看既无材补天,又无力济世,便用足千年万载积蓄的能量,裂变为无数岩石,耸立于此,心怀“天生我才必有用”的信念,昂首向天,耐心等待,等到地老天荒之时,去实现补天的夙愿?
  ——我问石林,石林不语。
  目视你气宇轩昂的队列,那骊山下布成方阵的兵马俑又闪现于我的眼前,莫非是秦始皇在冥冥之中,梦见北方匈奴又来进犯中原大地,命令一个方阵的兵马,夜以继日赶赴黄河以北,发现这里早已是一个“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世界,大家都不愿离去。后经商议,与其在地下提心吊胆,委曲求全站立千年万年,倒不如在地上昂首挺胸,顶天立地站上一时一刻,结果感动了天地,将你们幻化为岩石,定格在这里,成了历史的永恒。
  ——我问石林,石林不语。
  仰望你威武雄壮的身影,我想起鸦片战争中,在虎门硝烟里挺身而出,浴血奋战,抗击外国舰船的水兵勇士们;想起“五四运动”中,挽手并肩,游行示威,为民主自由呼号呐喊的热血青年们;想起抗日战争中,在真枪实弹的日寇面前,筑起人墙,掩护抗日游击队员的父老乡亲们;想起解放战争中,千帆竞发,挥戈渡江,解放全中国的英勇将士们。莫非这些英烈的在天之灵,看到当今世界霸权主义甚嚣尘上,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极端组织横行于世,听到了黄河之风吹响的集结号,迅速集聚在这里,眼观四野,心驰八荒,蓄势待发吗?
  ——我问石林,石林不语。
  与你毗邻的寿鹿山上,松柏们在随山风而起舞,伴丽鸟而歌唱,观山花而欢笑,你们却总是在沉默着,威严着,冷峻着。莫非你们原本就是山上的松柏,在生命的长河中,经过风的雕琢,雨的洗礼,雷的震撼,电的燃烧,涅槃升华,进入另一个世界,于是,在沉默中孕育深刻;在威严中酿造睿智;在冷峻中培植热烈。一端是森林,一端是石林,真是一字之差,两重天地。
  ——我问石林,石林不语。
  ……
  徜徉于石林脚下,漫步于黄河之滨,已是傍晚时分,西天燃烧起绚丽多彩的晚霞,石林洋溢着委婉含蓄的笑容,好像在嘲笑我,嘲笑我的单纯,嘲笑我的幼稚,嘲笑我的无知。嘲笑我太狭隘,嘲笑我太自私,嘲笑我太功利。此时,一道流萤从眼前划过,我心头一亮,茅塞顿开,《道德经》中的三句箴言闪跃眼前:“至人无己,至神无功,至圣无名”。
  噢,原来你们站得如此之高,立得如此之久,不动神色,缄口其词,乃是已经抵达了哲学、宗教和文学的极限。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