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〇)

    嵇登云说:“对,就这样,你先办去。”

这就是嵇风鸣夜探四爷的缘故。
孙伯玉在炕上睡了一月多,到八月头上,能起来转悠了。连着下了几天雨,地气一下子凉了,他一算,再有几天就过白露了,白露一过,就该种麦了。母亲怕他累着,到现在还不要他做活,这一月多他实在躺得难受,现在能动弹了,马上也该翻地种麦了,闲着没事,就把夏天三弟叔玉斫下捂柔了的血儿条翻出来坐下打笼,准备编上几个笼种麦前引上弟弟送粪。这天他正编着笼,忽然三弟叔玉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哥,你说怪不怪,不知谁睡糊涂了顺咱们地里栽上树了?”
伯玉一听,也感到奇怪,就问:“几棵?”
叔玉说:“就一棵。”
伯玉问:“在哪一块地里?”
季玉说:“就在顺征老坟跟前那块地里。”
伯玉眯着眼睛想,那块地北面紧靠的是北头子四爷家的地,南边靠的是庄背后大哥的地,大哥这人古怪,是不是他稀里糊涂把树栽到我们地里?他这样一想,对叔玉说:“可能是大哥弄下的,不要管他,你拿个铁锨去把它挖了去,马上要种麦了,再不挖种地就碍事了。”
叔玉走了后,伯玉脑子里总围着这件事转,他越想越不对。
“不对呀,大哥这人是古怪、糊涂,可再糊涂,也没有糊涂到把树栽到别人地里呀!”他记得那年他和妈领上一家出外逃荒去了,大哥趁二大没了,奶老糊涂看不住门了,把他们家的箱箱柜柜、镢头铁锨搬回去不少。可那是他认为这家人以后没了想趁机占便宜,现在我们人还都好好的嘛!会不会是北头老四?一想到那个四爷,伯玉有点坐不住了。他觉得如果真是老四干的,那就不是一件松凡事。老四不糊涂,决不会把树栽到他孙伯玉的地里,要栽,也是故意要和他孙伯玉弄一场事。一想到这件事的背景,孙伯玉心里的火“呼”的一下冒上来,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在偏窑里摸了把铁锨拿上,要到地里去帮着叔玉挖树。
伯玉刚走到坡上,就见叔玉满头大汗地跑回来,说北头人挡住不让挖。庄背后大哥也在那儿,他把和咱们连界的那个界石朝里头挪了足有两犁沟宽,我说他挪了他说没挪,还在那儿骂人呢!
伯玉二话没说,跟上叔玉到地里去了。
一到地头上,伯玉的肺都气炸了。原来,这一段时间伯玉病着,麦收了地里没活干,家里人也没去地里。四爷趁地里无人时,不知什么时候把靠近他家这块地的犁沟朝里挪了有两步远,还在犁沟边上栽了一棵槐树,看样子栽下至少有十几天了,因为翻起来的土都干透了。
在地南边,他和庄后头老大家交界的地方,原来埋的界石被人朝里移了足有两犁沟宽。伯玉家现在在塬上只有十来亩地了,这儿是五亩,还是先人手里留下的。这块地本来就长,五亩地只有不到两丈宽,让他们这么两边一吃,只剩下一道窄溜溜了。
董志塬人把地看得重,土地买卖不光有契约,标明买卖双方当事人的姓名、说合人、见证人,还要注明土地所在的位置,前后左右四邻地主的姓名及土地面积等。除此而外,双方还要立石为界,就是找一块大石头,刨光后写上“界石”二字,郑重其事地立在交界处的地犁沟里。
伯玉和叔玉为什么能一眼就看出界石被移动了,原因除了他们对自家这块日夜守着的土地的面积尺寸有个吃谋外,在伯玉爹手里,为了怕在地上出麻达,就在南北两边地犁沟头上栽植了两墩子马莲,这也是当地人惯用的认地办法。现在这两墩马莲被人偷着挖了,但还没有挖尽,每墩上都还留着几棵稀稀疏疏地长在那里。
从种种迹象上,孙伯玉觉察到和他做事的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是在夜间偷偷摸摸所为,否则,这些马莲在白天是不会挖不尽的。
伯玉来到地边上见南边地里庄后头大哥背了个粪笼装着拾粪正在地边上转呢,他估计这人做啥认真,为了和他在地界上闹事恐怕都转了几天了。北边地里,紧挨着老四家的地是宏祥家的,宏祥家地里站着老四家的长工马碎娃,是沟东马家沟圈人,叔玉斫树就是他挡住的。
伯玉一见这伙人早有准备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连马碎娃瞅都没瞅,进到自己地里照着那棵新栽的槐树斫了下去。
马碎娃见伯玉来挖树,对伯玉他还不敢像对叔玉这样的碎娃娃。他怯怯懦懦地来到伯玉跟前叫了声“四大”,说:“这树你不能挖!”
伯玉连头都没抬,问:“为啥不能挖?”
碎娃说:“要挖你挖自家的树,咋么挖起别人家的了?”
伯玉笑道:“树是别人家的,可怪它瞎没长眼睛,跑来长到我的地里,它当然就活不成了。”
碎娃说:“四大,我是个外路人,不和你犟嘴,但你念我吃这一碗长工饭不容易,要挖你等掌柜的来了你和他说去,他派我来挡着,说谁都不准挖这棵树,挖了就不要我了。我已经捎话去了,估计他不大一会儿就来了,来了你们说去,与我无干。”
伯玉说:“你既然是外庄人,就不要在这儿胡骚轻,他不要你吃这一碗饭了,怪你囊没本事,总不能为了自己的一碗饭,帮猪毁墙吧?”
碎娃脸一下子红了,大声道:“碎大,我一向拿你当高辈子看,我好话给你说,你咋出口骂人哩?”
伯玉道:“骂人?骂人还算轻的哩!你刚才说,你们掌柜的让你看着,谁挖这棵树了要挡住。我问你,人老八辈子,谁家地里栽上树还要派人日夜看着?这不说明这树有鬼。你既然知道其中的曲曲道道,为啥还来妄口嚼舌,我不骂你骂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